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G L 百合

隔山海 上

作者:流鸢长凝 时间:2021-07-02 09:14:42 标签: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重生 女扮男装

☆上辈子只是设定之一,本文没有金手指,主角成长系,感情慢热,不喜勿入。

  大梁末年,群雄割据,混战不休。

  东海景,西山柳。

  两大机关世家齐名百年,天下传闻,君临天下,必望东海西山。

  上辈子,西山柳氏嫡女柳溪与魏大将军联手灭了东海景氏一族。

  柳叶弯刀刺入心口的瞬间,

  景岚想,若有机会重活一回,定要先下手为强,先要她的命!

  谁料?再见柳溪时——

  十八修罗卫围杀景氏,她一袭嫁衣站在兄长身前,提刀厉喝:“今夜,伤景氏者死!”

  柳溪就是个祸水。

  她每次出现,东海景氏总有人会死。

  上辈子是景岚的满门,这辈子是景岚的兄长。

  多年以后——

  柳溪:“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景岚:“你敢忘记我试试!”

  心狠手辣飒姑娘X半养成小狼狗。

  双重生。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重生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岚,柳溪(百里溪) ┃ 配角:幽幽,沈将离,金铃铛,夜天心,楚夕,柳素等等 ┃ 其它:HE!

  一句话简介:踏平山海我只要你

  立意:弃恶扬善

 

第1章 灭门

  东海景,西山柳,说的是当今天下的两大机关世家。

  东海景氏善术,讲究因地制宜,万物皆可化为机关,只一个“变”字,奥妙无穷。

  西山柳氏善器,讲究巧夺天工,家传铸兵奇术,攻城略地,无坚不摧。

  天下传闻,这两大世家只须得一家相助,便可得天下。

  自古天无二日,国无二君。

  两大世家齐名百年,今日便是终结之时。

  海浪翻涌,狠狠地拍击着海崖下原本嶙峋的岩石,千百年来,无休无止,终是将这些岩石的棱角一一消磨干净。

  海崖之下,望海渡口紧连步天石峡,穿过这条石峡,便是东海景氏的海城所在。

  猩红色的余晖洒满整个海岸,步天石峡好似一条新破的羊肠,映着石峡深处的火光,透着一抹灼眼的血红色。

  飘扬着“魏”字军旗的海船停在了望海渡口。

  十八名黑甲重兵按剑从船上走下,在渡口整齐排开后,恭敬地迎下了今日的胜者。

  大梁江山飘摇,朝廷早已无力管顾京师【骊都】以外的山河。

  一年前大将军魏谏白求娶了西山柳氏嫡女柳溪后,等于是得了西山柳氏的相助,很快便打下了东浮州。

  既得西山柳,就该毁了东海景。于是,魏谏白倾尽全力把矛头指向了东海景氏。

  他今年三十出头,因多年打仗的缘故,肤色古铜,一双鹰眸中透着一股肃杀之气。特别是他的左眉,曾被利刃划过,在左眉上留下了一道极细的疤痕。

  他并不急着走下海船,反倒像个满载而归的猎人一样,享受地远望今日装满猎物的笼子——海城的两条石峡都已封死,景氏满门都围在里面,今日他将亲手把东海景氏覆灭。

  只要想到这点,魏谏白就觉得血脉中似是有什么在疯狂跳动着。此时此刻,胸甲上隐约的饕餮纹杀意森森,魏谏白手握刀柄,佩刀虽然没有出鞘,可刀鞘上镂刻的蟠龙好似随时要扑出刀鞘,狠狠将笼子里的猎物全部撕碎。

  “叮铃……叮铃……”

  原本站在他身侧的黑裳女子先他一步下了海船,她每走一步,腰间柳叶弯刀刀穗上的两颗银铃铛就会叮铃作响。

  即便是做了大将军夫人,柳溪还是不喜穿官家女人的宽袍长袖。墨色的衣料上用金丝线绣了一只浴火朱雀在心口,映在夕阳之下,极是显眼。

  她与魏谏白按捺不住的激动不同,她更多是疑惑。

  东海景氏不该输得这样容易,步天石峡也不该那么容易攻破。

  她一直引以为傲的对手,怎能这样一击即破?

  柳溪走到了步天石峡的入口处,瞥见了石峡中的一具尸首——此人面带白骨面具,浑身是血。

  她不禁冷嗤道:“原来还有修罗卫。”

  魏谏白走到了她的身后,他轻笑道:“没有修罗卫,这步天石峡可打不开。”

  柳溪并没有看他,语气依旧寒凉,“我竟不知夫君是何时与修罗庭结盟的?”

  “什么都知了,岂不是无趣?”魏谏白淡淡地回了一句。

  柳溪回眸静静看他。

  魏谏白坦然对上她的双眸,语气依旧是淡淡的,“终归是我们赢了,溪儿你不高兴么?”说着,他牵住了她,在步天石峡的山壁上打量了几眼,“没有溪儿研制的火器,修罗卫再狠厉,也杀不进去的。”

  终究是西山柳氏略胜一筹。

  柳溪知道魏谏白想说这句话,确实,单这一点她就该笑出来。

  覆灭东海景氏后,天下无人能阻她们西山柳氏的机关器物,统一天下只是迟早之事。

  柳溪勾唇冷笑,她微微昂头,望着石峡尽头的火光灼灼,直到这一刻,她终于有了一丝快意。

  一将功成万骨枯。

  脚下的鲜血只是开始。

  当大红步幛染成之日,她身上绣的朱雀将真正涅槃成凤凰,魏谏白将牵着她的手,踏上骊都的宫阶,走到百官之前,听天下人山呼万岁。

  这深埋血脉中的野心勃勃,不该是男儿的专属。

  她记得,她答允魏谏白求娶前问过他——

  “你拿什么为聘?”

  “若得天下,当与柳大小姐共分之。”

  “口说无凭,当歃血盟誓!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那日的魏谏白并没有多言,若能得天下,歃血又如何?

  这天下最可笑的便是誓言。

  柳溪并不是养在深闺不知人心险恶的蠢人,开始就与虎谋皮,日后要想高枕无忧,便得留后手杀之。

  魏谏白也并非善类,他心机深沉,这枕边人到底是蛇蝎,还是绵羊,他也心知肚明,说没有半点防备,那也是假话。

  她与他不过是各取所需,相互利用罢了。

  东海景氏花百年心血建成的海城,一炬抛下,将渐渐在烈火中化作灰烬。

  残破的白玉石柱山门前,写有【东海景】三个大字的石牌歪歪斜斜地倒在石阶上。石牌周围,东海景氏的四名公子倒在血泊之中,他们身上血肉模糊,不知是被什么利器重伤如此。

  四名公子身前,还有一人浑身是血地颤巍巍站着。与其说是站着,倒不如说是用半截断枪强支着欲倒的身子——这是东海景氏最后的一条血脉,是东海景氏最小的公子景岚。

  连番恶战,兄长们俱已身死。

  身后是吞没整个海城的烈焰,身前是步步紧逼的负伤修罗卫。

  “咳咳。”景岚本想狠狠再骂几句,可这一张口,便被涌到喉间的鲜血呛得猛咳了几声。她反手握紧那杆残枪,准备与这几名修罗卫做最后的搏杀。

  即便是死,也该多拼杀一人偿命。

  只要东海景氏还有一人尚在,便不能让这些江湖败类踏入海城,玷污了海城的百年清名。

  她匆匆回头看了一眼燃烧的海城,再过半个时辰,海城所有的机关图纸都能烧个干净,东海景氏的家传绝技,绝不能落到外人的手中!

  只要……再撑半个时辰。

  景岚暗暗咬牙,早已痛至麻木,双目若血,好似随时会滴出血来。

  满面的血污,早已分不清楚哪些是泪,哪些是血?

  她的发丝散乱开来,有几缕沾着鲜血贴在脸侧,此时像极了一只从火海炼狱中爬出的恶鬼,哪里还是曾经的东海景氏最柔美的小公子?

  “叮铃……叮铃……”

  火舌呼啸声中响起了清脆的铃铛声,景岚四步外的几名修罗卫骤然收起了兵刃,纷纷后退。

  “咳咳,咳咳咳。”景岚瞪大眼睛,将来人看个清楚,也记个清楚。

  黄泉路上她会等着,等着这两人的出现,再与他们算一算今日灭门之债!

推荐文章

如她所愿

失忆后我被前任搞到手了

禁止动心

反派沉迷种田后

一眼万年

怪物女友

被茶艺反派盯上后

不饶岁月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隔山海 下

隔山海 上

上一篇:如她所愿

下一篇:隔山海 下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