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温香艳玉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20-05-11 10:45:41 标签:宫廷 甜宠 狗血 情投意合
凌祈宴,皇嫡长子,生性浪荡、不学无术,京城第一纨绔。
  后来,他看上个穷书生,勾得人动了真心,腻味之后再一脚踢开,阴差阳错断了人仕途路。
  再后来,穷书生浴血归来,取代了他皇嫡长子的身份。
  原来,他凌祈宴不过是狸猫换太子中的那只狸猫。

  *阴郁狠戾x没心没肺
  阴郁狠戾x没心没肺,狸猫换太子
古代 宫廷 甜宠 狗血 宫廷 情投意合 HE

第1章 绝世无双
  「看他温香艳玉神清绝,人间迥别。」
  夏四月,毓王府,私庄。
  园中凉亭内,凌祈宴靠在贵妃软榻中闭目养神,七八婢女环伺左右,琴音袅袅、笑语娇声。
  有太监进来低声禀报:“殿下,显安侯府的三郎他们来了。”
  凌祈宴修长的手指轻敲了敲榻缘,未有睁开眼:“叫他们过来。”
  以显安侯府三郎张渊为首的一众华服公子进来亭中,后头跟了个四五个身着国子监校服的学生。
  来人纷纷与凌祈宴问安,张渊笑吟吟地凑到凌祈宴身边,低声与他禀报:“殿下,人带来了。”
  凌祈宴皱眉,睁眼觑向他:“什么人?”
  张渊脸上的笑有一瞬间的僵滞,无奈解释:“前几日,殿下听闻我等说起,国子监里这些个读书人……有些意思,您说想看一看,我等这才将人带来了。”
  凌祈宴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张渊这伙人都是国子监里念书的荫监,靠着家中长辈的爵位官职入的国子监,平日里书不怎么念,吃喝嫖赌倒是样样都会,狎玩美姬男宠各个都十分在行。
  前几日他们在凌祈宴面前提起,说国子监里那些各地举荐来的贡监,大多都是些穷书生,当中有不少明里暗里地与他们这些权贵子弟卖好,比之秦楼楚馆里的那些小倌人都上道,还干净,玩起来更有些意思。
  当时凌祈宴听了,随口说了一句想要见识一二,今日张渊就巴巴将人带来了他的私庄。
  那四五个学生排成一排,低着头干站着不动,像是十分紧张,凌祈宴的目光扫过去,看不清他们的脸,他有些不悦,斜眼睨向张渊:“这一个个抖得跟鹌鹑一样的?真能有意思?”
  张渊赔笑:“不瞒殿下说,带来您这里的,我都给您挑的是雏儿,那些个不干不净骚浪的,哪敢往您跟前搁,这几个人没见过世面,第一回见到殿下您这么金贵的人,吓到了罢了。”
  凌祈宴目露怀疑:“这不是你强迫他们来的吧?”
  “那自然不是,听说能见到贵人,个个都争抢着来的。”张渊赶忙道,生怕凌祈宴误会了。
  凌祈宴的视线又扫向那几人,一旁有人冲他们呵道:“见到了毓王殿下,还不赶紧请安!一个个的傻愣着做什么!”
  几人战战兢兢地跪下,唯有左侧最是高大挺拔的那个,依旧突兀站着,他也是唯一一个,见到凌祈宴没打颤发抖的。
  那人宽肩窄腰,身形颀长结实,并无那些个读书人弱不禁风之态,只低垂着眉眼,叫人看不清他样貌,单看那下颚线条,却是棱角分明、凌厉流畅。
  凌祈宴的目光落到他身上,微微一顿,立刻有人会意,一脚踹在那人后膝窝,就见他往前一步,单膝重重跪地。
  他挣扎着想起来,被人用力按住肩膀,变成了双膝跪地的姿势,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
  凌祈宴轻眯起眼,扬了扬下巴,示意他:“抬起头来。”
  那人依旧垂着眼,不吭声。
  又有人在他后腰踹了一脚,骂骂咧咧:“自己求着跟来的,到了殿下面前倒拿起乔来了,不知死活的东西!”
  少年终于抬眼,浓眉紧拧着,五官轮廓分明且深邃,周身隐隐带着一股戾气,凤目狭长锋利,冷眸中并无半分惧意。
  这副相貌,说是万里挑一都不为过。
  凌祈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长得好的男郎女郎他见得多了,像面前这个穷秀才这般样貌出众,几乎叫人过目不忘的,却是少见,国子监里竟还藏了个这般人物,想来是真有些意思。
  就只是这人毫不避讳盯着自己的眼神,让凌祈宴略有不爽,胆子倒是大。
  “你叫何名字?几岁了?哪里人?”
  张渊刚要帮答,被凌祈宴抬了抬手指打断,凌祈宴不错眼地看着跪在面前之人,轻勾唇角:“你自己说。”
  少年略低哑的声音平静回答他:“温瀛,年十六,冀州广县人士。”
  “冀州……,倒是离京城不远。”
  眼见着凌祈宴似乎当真对这人起了兴致,张渊殷勤地与他介绍,说这个温瀛是冀州的小三元案首,今年初才被冀州学政举荐来国子监念书,才识十分了得,深得国子监一众学官赏识,今秋就会下场参加乡试。
  凌祈宴闻言略微惊讶,十六岁的小三元案首,在整个大成朝恐怕都找不出几个,这样的人,将来不说举人、进士,就是状元、榜眼的,都有一争之力,竟也学着别人跑来谄媚权贵?
  当然了,半点身家背景没有的穷书生,哪怕当真取中一甲,进翰林院熬资历也得熬个十几二十年,若是得了哪位权贵青眼,就能走上捷径,总有那么些想要走旁门左道之人。
  虽然,面前这位看似桀骜不驯的小三元案首,看着并不像有那份心思的。
  在凌祈宴审视自己时,温瀛并未如其他人那般,低眉顺眼、小心谨慎地受着,而是坦然回视他,同样不着痕迹地打量面前这位高高在上、金尊玉贵的皇嫡长子。
  凌祈宴生得一双灿若桃花的星眸,左眼眼尾处以泪痣点睛,面如傅粉,姿容昳丽,端的是郎艳独绝、世无其二,比之他身边那些环肥燕瘦、各有千秋的美貌婢女,更叫人惊艳。
  这样一张脸,生来就摄魂夺魄、勾人心弦,但偏偏,他又是世人皆不敢亵渎的天潢贵胄。
  被温瀛直勾勾的目光盯得愈加不痛快,凌祈宴轻蹙起眉,没再搭理他,丢下句“你们各自玩去”,枕着贵妃榻,重新闭起眼。
  那一帮子纨绔将另几个学生拉走,去了外头玩乐,只留下温瀛一个,依旧跪在亭中,没人敢叫他起来。
  张渊压低声音,笑嘻嘻地问凌祈宴:“殿下,这人您可看中了?叫他伺候您吧?”
  半日,凌祈宴才闭着眼,淡淡“嗯”了一声。
  温瀛依旧面无表情跪在地上,张渊瞪他一眼,教训他道:“殿下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好生伺候着殿下,若是惹了殿下不快,仔细你的脑袋。”
  凌祈宴不耐烦地挥手,示意张渊:“你也滚。”
  张渊谄媚笑着,退出了凉亭。
  一众婢女太监依旧围着凌祈宴,抚琴唱曲、端茶递水,殷勤周到。
  温瀛跪在地上足足两刻钟,所有人都对他视而不见,
  凌祈宴终于又睁开眼,觑向他,食指勾了勾:“你过来。”
  温瀛想爬起身,被身侧一太监踢了一脚,又跪回去,只能这样跪着往前,挪到凌祈宴面前。
  凌祈宴的手指捏起他下巴,让之抬起脸来,近距离地仔细看他的长相。
  温瀛的面庞光滑,手感十分之好,凌祈宴的指腹摩挲着他下颌,眼瞳微缩。
  凑近了看,这张脸上依旧看不出任何瑕疵,虽然这双布着冷鸷的凤眼叫他不喜,这人的样貌,又确实合他胃口。
  “知道自己跟着来这里,是做什么的么?”凌祈宴懒洋洋地问。
  温瀛的神色不变,声音低冷:“殿下当真看上了学生?”
  凌祈宴挑眉:“你来这里,求的不就是这个,本王看上你,难道不比其他那些个人看上你,更合你意?”
  温瀛的眸光微黯:“若学生不从,殿下意欲何为?强迫学生,还是杀了学生?”
  凌祈宴嗤笑:“你是否以为,你身上背着个秀才功名,本王就不敢动你?”
  “殿下这般身份的,别说是一个秀才,哪怕您看上个进士,甚至朝廷命官,一样想动就动了。”
  “你既知道,还在这与本王废什么话?”

推荐文章

一世权谋

所闻皆虚假

傻子

锦衣卫

替嫁将军

相见欢

妆成万骨枯

王爷在上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热夏

丹霄万里

焚心[ABO]

你个骗子

温香艳玉

浮生梦

天骄

沉溺

上一篇:一世权谋

下一篇:捡到狂犬的病美人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超级好看啊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没心没肺说白了就是不爱啊,什么当初不懂爱,有苦衷都是借口呀。只有不爱才会轻轻松松放手。这种攻受cp组合一般就是受轻轻松松一脚踹开攻,但攻是舔狗呀,被受踹了就功成名就再追回受。最后攻受在一起大概是因为有且仅有攻才会不遗余力舔受。
说的好
因为知道结局,所有有恃无恐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要点b脸?宁看的是盗文
你的脸皮有多厚
都是来看文的,谁又比谁高贵?宁看的不也是盗文,宁就有b脸了?点进来看的不都是盗文,合着宁的意思,来这看文的都不要b脸
你要点b嘴的,宁没资格指手画脚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要点b脸?宁看的是盗文
你的脸皮有多厚
都是来看文的,谁又比谁高贵?宁看的不也是盗文,宁就有b脸了?点进来看的不都是盗文,合着宁的意思,来这看文的都不要b脸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其实为什么现在的人都喜欢没心没肺的小受,喜欢看小受把攻甩了,几年后攻怎么样怎么样功成名就啥的,然后以报复的名义跟受在一起,然后受在几年后可可爱爱,什么当年不懂爱或者是有什么苦衷啥的,你们都喜欢这种吗?这种没心没肺受?
不喜歡
这不和渣攻贱受一个道理吗?有人喜欢就有人不喜欢,没必要跑到别人喜欢的下面喷一口恶了别人的心情。
这就算喷了吗。。。。。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要点b脸?宁看的是盗文
你的脸皮有多厚
要点b脸?宁长的是触手
要点b脸?宁看的是盗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没心没肺说白了就是不爱啊,什么当初不懂爱,有苦衷都是借口呀。只有不爱才会轻轻松松放手。这种攻受cp组合一般就是受轻轻松松一脚踹开攻,但攻是舔狗呀,被受踹了就功成名就再追回受。最后攻受在一起大概是因为有且仅有攻才会不遗余力舔受。
说的好
好看啊~甜的很。不甜不要钱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其实为什么现在的人都喜欢没心没肺的小受,喜欢看小受把攻甩了,几年后攻怎么样怎么样功成名就啥的,然后以报复的名义跟受在一起,然后受在几年后可可爱爱,什么当年不懂爱或者是有什么苦衷啥的,你们都喜欢这种吗?这种没心没肺受?
不喜歡
这不和渣攻贱受一个道理吗?有人喜欢就有人不喜欢,没必要跑到别人喜欢的下面喷一口恶了别人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