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路人身份的我被攻二看上后

作者:w从菁 时间:2021-07-29 08:06:13 标签:甜文 江湖武林 短篇 NP
送泥一条鱼

预警:第一人称,np,傻白甜,睡前甜饼向

虚假替身江湖古风文。   1 | 1

1. 

  今舟公子这回病得重,许久不见好,已经在青麓山住了三月有余。 

  我知道他为何不走。

  美人闵鸩三月前同武功天下第一的唐泛一起,搞砸了今家的一笔大生意。

  生意是其次,能让今舟难过这长时间,是因为他心悦闵鸩。

  闵美人却不肯领他的情,还和他的情敌一起回过头搞他。

  这实在是桩惨事,我若是今公子,没病都得气出病了。这般想着,我蹲在烧着火的炉子前摇扇子,心里不禁有些同情他。

  2.

  窗外烟雨潇潇,天气有些阴冷。

  我应先生的话,把煮好的药端给了今公子。

  我进屋时他正倚在窗边,俊秀的脸上神色忧愁。他身子骨不好,又总是吹风,原本苍白的脸就愈发苍白了。

  他听到我进门的声响,抬眼朝我看来,微微地笑道:“阿和。”

  我跟他说:“公子,您该喝药了。”

  他看了我手里的药碗一眼,摇了摇头,说:“我不想喝。”

  我好言劝他:“公子还是养好身子,才好去找闵鸩呀。”

  他这样成日病蔫蔫地留在青麓山上,怎能同唐大侠争到闵美人的芳心?

  “不……我已不在意闵鸩的事,”他犹豫了须臾,道,“是江先生配的药太苦,又不让吃些甜的缓缓,我喝了以后,总是觉得恶心。”

  这话里江先生指的是青麓山神医江琼竹,我寻常都不称呼他名讳,只同其他人一般尊称他做先生。

  他名字好听,清雅如玉,脾气却不大好,且说话总有些刻薄,与今公子有些不对付,所以他们平常几乎不见面,都是由我来送药传话的。

  我说:“先生说此药不能与糖同喝,不然药效会减半。公子忍一忍罢。”

  “假若阿和愿意先喝一口,我便会乖乖喝药了。”今公子把药碗推向我,说。

  不过是一口药的事,喝了又不会如何。我也没多想,就端起瓷碗闷了一口。

  3.

  ……要不是我及时捂住了嘴,这口药就得被我喷出来了!

  唔呃、咳咳、哇啊啊啊甚么味道!这也太难喝了!!

  怎能有药喝起来又辛又酸又苦,简直集天下所有恶心味道于一碗之中!

  我好不容易才把药液咽下去,艰难地抬头去看今公子。

  他给我推过来一颗甜枣。

  我嘴里的味道就变得又辛又酸又苦又甜,更加恶心了!

  我紧紧皱着眉头,忍着那股怪味,心道这要是多喝两口,隔夜饭都得被吐出来。

  今公子伸手来捏我的腮帮子,他看我这副狼狈模样,居然还笑了两声。

  我咬着牙,同他道:“我已经喝了,今公子就请好好喝药罢。”

  他温温和和地笑着,忽地将手一扬,就把剩下的药都倒进了种花的陶盆里。

  不过半刻钟,花就死了。

  我:“……”

  我们两人看了枯花一眼,抬起头沉默地对视。

  我含着泪问他:“我会死吗?”

  今舟抵着唇咳了声,道:“应当没事罢,我也喝了许久,这不是还活着吗?”

  4.

  回去的时候,先生问我今舟喝了那碗药没有。

  我实话实说:“他把药倒了。”

  先生眯着眼睛,说:“倒了?”

  我说:“也不能全怪他,药真的蛮难喝的。”

  先生默了片刻,抬眼看我:“你喝了那碗药?”

  我说:“就一口。”

  江先生凝视着我,眼神仿佛在关爱一个智障。

  他冷冷道:“没病喝药,是在找死。”

  5.

  我觉得江先生和今公子之间可能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纠葛。

  他那般怪脾气的人表达喜欢的方式难免同别人不大一样,专门给今公子配难喝的药,说不准是对今公子有意思。

  今舟听我这么说,噗地一声把刚喝进去的茶都喷了出来。

  他展开折扇,掩着嘴,温和笑道:“江先生不是对我有意思,他是想我死。”

  

1 | 2

  6.

  因着先生配的药越来越难喝,今公子喝了三个月后,终于痊愈打道回了京城。

  我琢磨他本来被闵鸩他们坏掉的只是一笔生意,再病上这么久,坏掉的得是几十笔生意,真是惨上加惨。

  7.

  江先生一面记账一面冷声同我说:“难怪院中花草枯死大片,敢情药都被他拿去浇地了。”

  这都是因为我消极怠工,没监督今公子喝药。

  先生很生气,于是今舟走后,我被迫闭门思过半个月。

  思过到第十六天,先生把我拎了出来。

  他去西面的山里采药,这青麓上只有我一个杂役,所以我得去负责背他采的草药。

  路程很远。

  先生又不爱搭车,一走就走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以前觉得如果先生出门不带我,肯定会觉得路途很闷,但跟出来之后才发现,如果他带我出来,那闷死的一定是我。

  当我讲笑话给他听时,如果讲得不好笑,他就根本不会理我;如果好笑,他就面瘫着脸,“呵”地朝我笑一声,极大挫败了我的热情。

  好生气,感觉自己像舔狗。

  8.

  终于爬到那座山上时,我立即去找了条山溪洗澡,再换了身干净衣服。

  先生出门带的钱少,这一个多月风餐露宿地走过来,我已然成了个臭人。  

  我时常怀疑江先生在我睡着时溜出去洗漱,不然他怎么走了这长时间都还是干干净净,衣服上还留着一股子好闻的药香,这好不公平!

  9.

  风吹林叶,沙沙作响。我背着药筐跟在江琼竹身后,留意着各处花草的形态。

  然而出师不利,没走多久,我们就碰上了歹人。

  歹人是位衣衫不整的妖女。她酥胸半露,眉眼含春地看向江先生,娇声道:“妾身正正在愁找不到人快活,公子二人不如一同来……”

  我见的世面少,这是第一次看到女子作这般打扮,一时间不禁愣了神。

  但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长相,我脸上就被先生猛地洒了一包胡椒粉。

  ……

  呃啊啊啊!好辣好辣好辣!!我睁不开眼睛,还控制不住地刷地流下了两行清泪,啥也看不见,只能闻到浓烈而呛鼻的胡椒粉味。

  我是不是甚么时候得罪先生了!他为什么不阻止那妖女,反而痛击自己人!

  正用衣袖擦着脸时,我听到他对我说:“非礼勿视。”

  我哭了:“那您不能叫我直接闭眼吗?”

  10.

  脸上怎么也擦不干净。

  我还在原地被辣得闭眼流泪时,江先生就和那妖女突然就打起来了。他们二人打着打着,不知打到了哪里去,甚么声响都没有了。

  我正有些心慌时,蓦地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那人踩着枝叶朝我走过来,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腕。

  等我勉强地睁开眼,才发现面前的人是今舟。

  今公子不知是从哪里出来的,也是一副衣衫不整的模样,且脸色酣红,好似醉了酒一般,可我从他身上闻不到半点酒味。

  他掌心热得很,握上来时把我的腕骨都烫了一下。

  我愣了愣,连忙出声问他:“今公子,你中毒了吗?”

  他神情有些恍惚,朝我笑了笑,伸出食指在唇间一点,说:“阿、阿和,我好难受,你随我来……来帮帮我……”

  我又揉了揉眼睛,左顾右盼了一通,四处都不见先生的影子。

  今公子的呼吸愈发急促了起来,似乎真的很难受似的。

  我担心他出甚么事,深呼吸了一口气后,便应下了他的话。

  

1 | 3

  11.

  今公子拉着我踩过枯枝落叶,钻进了一处光线昏暗的石洞里。

  他的手愈发地热了,我在自己怀里摸出了两瓶药丸,对他说:“先生给了我这丹药,说中了什么毒都可以吃,公子你快……”

推荐文章

小富贵

代嫁

第一纨绔

王爷家的小哑巴

龙涎香沉之我家龙后有问题

嘿呀!你竟敢把朕当替身

套路敌国皇帝后我怀崽了

勿失勿忘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路人身份的我被攻二看上后

向神诉说的他

我是主角的恶毒继弟

土拨鼠受和少女攻

关于主角团都成了反派爱慕者这件事

上一篇:小富贵

下一篇:与子同袍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下來吧(招手
南極抓企鵝 的原帖:
是死亡召唤么?
下來吧(招手
^qUxJg$c796406cad895f81d6e6462768788fc6b3256763c
闵鸩正激情咒骂着唐泛和今舟,忽然鼻头一阵发痒。

  他觉得这个时机不能错过,连忙把脸转向唐泛,打了个巨大无比的喷嚏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大大所有的文都看过!超好看!!!强推!
很少有喜欢的第一人称的文 这本绝对是其中之一 好看!!!
感觉好可爱…!
這個作者的文總是歡脫又好看!有肉有劇情夠精簡
很好,很甜
这个作者的受都属于傻纯笨但不失可爱那种  纯欲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