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一觉醒来怀了崽

作者:檐上樱 时间:2018-12-23 16:13:23 标签:生子 爽文 甜文 打脸

江南的幼家富甲一方,
但是却只有幼清这一棵独苗苗,
自然是打小用蜜糖给他喂大的。
结果有朝一日,
这娇生惯养的小祖宗让从嘉王拐去了京城,
还做了他的王妃。
许是幼家人自此整日庙堂烧香又拜佛的,
于是幼清他成亲两年后——
一觉醒来失忆了,而且还怀了崽。
幼家二老:“你夫君他就是个吃软饭的,又穷又没用,乖啊,咱们回江南,给你重新挑个有出息的。”
薛白:“……”

假·闲散王爷·真·权倾朝野·薛白:本王倒要看看谁敢:)

*默认男子可婚可嫁可生子。
*打脸文(?据说需要标出来排雷)。
*脑子是个好东西,我们一起丢掉它吧QuQ。

内容标签: 生子 打脸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幼清 ┃ 配角: ┃ 其它:
vip强推奖章
江南的幼家富甲一方,但是却只有幼清这一棵独苗苗,自然是打小用蜜糖给他喂大的,把他宠得不谙世事。然而没想有朝一日,这位娇生惯养的小祖宗让从嘉王从金陵拐去了京城,还做了他的王妃,许是幼家人太过不满,自此整日庙堂烧香又拜佛的,于是幼清他成亲两年后,一觉醒来失忆了,而且还怀了崽。
本文笔流畅,情节引人入胜,是一篇轻松幽默的打脸甜文。主角幼清性格天真,莫名失忆以后,过上了吃吃喝喝打打脸的生活,且屡次试图偷离京城,只是在闹出来种种事端以后,不得已屈服于现实,乖乖待在王府养胎,再顺便做一做王妃,却没有想到自己又意外卷入十八年前的一桩旧事里,从反派人物的逐一登场到揭露真相,全文情节循序渐进,值得一读。

第1章
  小暑才过,夏日渐深,小荷露出尖尖一角。
  习习熏风吹乱凉亭四周的水晶帘,琉璃珠串“叮叮当当”脆声作响,一只白生生的手腕放在石桌上,幼清瞄了几眼坐在对面的老郎中,又百无聊赖地向外瞟去,赵氏把剥完壳的荔枝送入他口中,慌不迭地问道:“大夫,他这是……”
  老郎中沉吟片刻,“令公子的身体无碍。”
  赵氏才喜上眉梢,老郎中又缓缓开口道:“他的脉象往来流利,圆滑如珠滚玉盘,恐怕是……有喜了。”
  “啪嗒”一声,幼清抱在怀里的糕点洒了一地,他无暇顾及,只是睁圆了眼睛,茫然地问道:“娘亲,他在说什么?”
  “别吵。”赵氏随手喂给幼清一块软糕,没有理会,“只是有喜了?”
  她蹙起眉心对老郎中说道:“今儿个一早就闹着不肯待在京城,我只当他是住不惯,谁曾想多问了几句,说是先生布置的书还没有抄完,而且府上养的那只花龟看不见他,就不肯再进水进食。”
  “……但是这只花龟在两年前就没了。”
  这下子连软糕都不能堵住幼清的嘴了,他气鼓鼓地问道:“阿花死了?”
  “还不是那个沈栖鹤,跟你说什么花龟要多晒太阳才能长大。”赵氏头疼不已地提醒道:“七八月的,你把它拎到外面晒太阳,自己晒掉一层皮,几个晚上疼得没睡好觉不说,你的阿花都直接晒成乌龟干了。”
  幼清拧起眉心,“怎么又是他!”
  不开心归不开心,幼清是丝毫无半点印象。
  赵氏见状叹了一口气,回过头来问老郎中:“我儿可是得了失魂症?”
  老郎中并未立即答话,他又给幼清重新把了一遍脉,过了片刻,摇了摇头道:“应该不是。但是其个中缘由,我却是也瞧不出来,夫人还是另请高明。”
  “有劳大夫亲自登门。”
  赵氏倒未责怪老郎中,她处事周到,塞了几锭银两到老郎中手里,末了又愁眉不展地说:“还望大夫千万莫要向旁人提起我儿怀孕一事,毕竟……不太光彩。”
  老郎中对此已是见怪不怪,大户人家为了保全脸面,大都选择瞒下,鲜少有人放到明面上。他收下银两,当即应允道:“夫人大可放心。”
  老郎中才走,赵氏觑向面色红扑扑的幼清,那身鹅黄色的夏衫正衬得少年肤色白皙,更何况幼清本就生得漂亮,瞳眸乌黑,又晃着湿漉漉的水光,看起来就干净又纯粹。赵氏恨声道:“天煞的从嘉王。”
  “从嘉王?”幼清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地问道:“是不是我的夫君?”
  赵氏不愿同他提及薛白,便只轻描淡写道:“大概。”
  幼清歪着头问赵氏:“娘亲,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个王爷?”
  何止是不喜欢。
  赵氏捏了一把幼清的脸,左顾而言他:“还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小零嘴儿?娘待会让人给你送过来。”
  幼清稍微想了想,脆生生地回答:“话梅。”
  随即他低下头来,这会儿还什么也瞧不出来,只能拿手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幼清皱着一张小脸,慢吞吞地问道:“娘亲,我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他不确定地问道:“……所以我是不是以后再也不用去学堂了?”
  “……”
  赵氏居然一时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好生数落他一顿,半晌只得无奈道:“你呀,真是——”
  真是被宠坏了。
  饶是离了金陵,提起幼家来,有这么一首连三岁小儿都耳熟能详的童谣:“上有老苍天,下有幼百万,三年不下雨,陈粮有万石。”
  金陵的幼家,商号开遍大金陵北,富甲一方。时常有人打趣道:“金陵的那幼百万,家宅的瓦铺的是琉璃,地上踩的是金砖,连入了宫的大女儿,当初可是百里红妆,一路敲敲打打、浩浩荡荡地从金陵送到皇城根下,羡煞旁人。”
  女儿幼枝出嫁以后,幼老爷的膝下只剩下幼清这么一棵独苗苗,他待幼清自然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中又怕化了,打小用蜜糖给他喂大,半点苦头都没吃过,把幼清养成了如今这幅不谙世事,又天真得过了分的性格。
  否则也不会让人三言两语就拐带到了京城。
  思此及,赵氏不禁埋怨道:“都怪你爹。”
  幼老爷再宠自己,幼清还是分得清家中到底谁是说话算数的那个人,他忙不迭地附和赵氏道:“就是怪爹爹。”
  赵氏被他逗笑,遭人埋怨的幼老爷大摇大摆地走过来,“怪我什么?”
  他倒是排场大,几个小厮跑前跑后地挡太阳,侍女又是在旁边摇扇,又是提着冰鉴,还在冒着丝丝寒气。幼老爷扯开水晶帘,钻进凉亭问道:“京城这天可真是热,夫人,咱们不如回去避避暑?”
  赵氏嗔怒道:“枝枝怎么给你说的?本来我们就受人非议,惹得多少人眼红,现下又是待在这皇城根下,你还不知道收敛一二。”
  幼老爷向来惧内,闻言连忙一挥手,身边的人鱼贯而出,连冰鉴里冻着的酸梅汤都没敢要侍女留下来。他摸了摸鼻子,问幼清:“郎中是怎么说的?”
  幼清慢吞吞地回答:“郎中好像说我怀孕了,而且、而且……”
  “我还失忆了。”
  幼老爷手上的力道一时失了轻重,好几条琉璃珠串被拽下来,骨碌碌地滚落一地。他勃然大怒道:“那劳什子的从嘉王居然敢碰你?”
  幼清偏过头来,“爹爹你也不喜欢从嘉王呀。”
  而后他好奇地问道:“从嘉王有这么讨人厌?”
  幼老爷正寻思着要不要趁机诋毁那从嘉王一番,赵氏掐上他的腰,状若随口道:“从嘉王还不知道清清怀孕了,至于郎中那边……我已经打点好了,不该说的一个字都不会说出来。”
  她瞟一眼幼老爷,幼老爷立刻了然于心,这两人一拍即合。
  幼老爷说:“从嘉王?那就是一个棺材脸、阴险狡诈、混吃等死、没有多大出息的闲散王爷。”
  赵氏不咸不淡地说:“把你哄得服服帖帖,就跟被鬼迷心窍了似的,吵着闹着要跟他到京城,结果真来了又整日不在府上陪着你。一个游手好闲的王爷,又不需要日理万机,却会抽不出来多少时间陪自己的王妃。”
  她无比嫌弃道:“连你爹都不如。”
  幼老爷:“……”
  幼清嘀咕道:“连爹爹都不如,那我肯定是被下了蛊。”
  赵氏面不改色地问他:“再过几日我们就要回金陵了,你是和从嘉王留在京城,还是与我们同下金陵?”
  幼老爷连忙补充道:“近日你还能跑能跳的不肯走,过段时间肚子显形了,你再闹都走不了了,受不得舟车劳顿。”
  幼清当即答道:“回金陵。”
  他自然是不晓得,先是幼枝入宫做了贵妃,后来自己又做了薛白的王妃,幼老爷和赵氏便于京中购置了几处房产,在这边安置下来了,一年到头,他们待在京城的时间不比金陵要少。
  至于过几日回金陵,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
  幼老爷沉不住气,喜滋滋地说:“金陵好啊,金陵它好就好在金陵好。”
  赵氏瞥他一眼,对幼清说:“我们让人给你阿秭传个口信儿,你且待着别乱跑。”
  幼清点了点头。
  夏日炎炎,水晶帘碰撞出一片脆响,池塘里的红尾锦鲤一再跃出水面,水花溅上荷叶,清凌凌的。幼清光是坐着不动,就出了一身汗,他蔫蔫地趴到石桌上,越想越不得劲儿,一张小脸都鼓成了一团。
  他就是睡了一觉!
  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夫君,还多了一个……
  幼清低下头,戳了几下自己的肚皮,小声地问道:“有人吗?”
  打这会儿就开始犯起傻来。
  他在这边愁眉不展,赵氏与幼老爷倒是喜上眉梢。
  “绝对不能让从嘉王知道清清怀孕了。”幼老爷自个儿琢磨了一路,提议道:“要不然我再让人给那郎中多送些银两?购置几处房契也不是不可以,定要把他的嘴堵得严严实实的。”
  “老爷这么大张旗鼓的,生怕人家不多想?”赵氏传完口信儿,斜睨他一眼,“原本只当是哪户人家为了顾全脸面,不肯声张,结果这当口儿又是送钱又是送房契的,事出反常必有妖,再往外稍微一打听,清清可就带不回去了。”
  “必须要带走!”幼老爷气不顺了两年,舍不得责怪幼清,这笔帐就必须要算到薛白头上。他怒道:“薛白拐走了我儿子,我要连清清带他肚子里的那个一起拐回去。”
  赵氏凉凉地说:“咱们带清清回家养胎而已,哪里是拐?”
  幼老爷深以为然,“夫人高明。”
  传信的人一时半会回不来,赵氏又命人给幼清送了些零嘴儿过去,待到他和幼老爷晃晃悠悠来到凉亭时,人已经趴在石桌上睡着了,手里还捏着一颗话梅。
  “自己都还没长大呢。”
  赵氏怜爱地摸了摸幼清的头,见到少年乌黑的发被濡湿,紧贴在白皙的脖颈处,便向侍女要来一把团扇,轻轻地给幼清摇着。
  幼老爷如临大敌地问道:“会不会这一觉醒来又想起从嘉王了?”
  赵氏懒得搭理。
  没过多久,传信的小厮找来凉亭,“夫人,老爷,贵妃娘娘宫中有请。”
  说完,他又望了一眼正睡着的幼清,犹豫道:“娘娘还交代让小公子一起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又名《王妃带球跑》、《岳父岳母总想撺掇王妃和本王和离》

推荐文章

重生之承续

宋帝江山

无耻之徒

长河落日圆

宝气天成

闷骚在撩我

劝君莫惜金缕衣

窈窕君子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一觉醒来怀了崽

上一篇:重生之承续

下一篇:儿子你还要吗?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题材挺好,受的性格也挺讨喜,但有点傻白甜过头了。另,既然是写古耽,那么受的爹娘言行举止未免太过放肆,毕竟在古代太注重尊卑贵贱,士农工商,受的爹娘即为商贾,那么攻作为王爷,就算攻没有实权,他们对于攻的态度也不符合古代人物设置。而且,受虽为男子,可出嫁从夫,受的爹娘想让受走就走,也未免太藐视王权了。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受的父母就算再爱自己的儿子,就算是受单纯被攻骗走了(受的父母自己认为),但是自己儿子待在攻身边那么久,不会总傻到连好坏都分不清吧,而且事实上攻对受是真的好,而且受也很喜欢攻,不知道受的父母怎么想的偏要把受从攻身边带走,这占有欲太强了吧,这父母看得我好气啊
而且受失忆了,受的父母不告诉受,攻是他的男人,跟受说攻是坏人,受怀孕了,受的父母告诉受不能告诉攻,到后面还是攻自己猜出来的,当然也是受说漏了嘴,不过真是迷之父母???
受的父母就算再爱自己的儿子,就算是受单纯被攻骗走了(受的父母自己认为),但是自己儿子待在攻身边那么久,不会总傻到连好坏都分不清吧,而且事实上攻对受是真的好,而且受也很喜欢攻,不知道受的父母怎么想的偏要把受从攻身边带走,这占有欲太强了吧,这父母看得我好气啊
不知道为啥,明明是个甜文却看得我这么憋屈,我觉得受的父母有毒......
傻是傻,但是也算是惯出来的天真
受就是个傻白甜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受是天真吗???仿佛智障
有吗?我觉得挺可爱的啊
受是天真吗???仿佛智障
不知道为什么,只想看攻受以外的剧情,攻受的氛围太难受了,非常别扭,没有cp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