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天骄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20-01-17 13:24:59 标签:破镜重圆 生子 HE
  为助兄长图得大业,祝雁停施计送走萧莨的未婚妻,取而代之,骗婚生子,又抛夫弃子。
  到头来大梦一场空,幡然悔悟时,忠犬早已黑化成狂犬,连所图大业,都成了对方的囊中之物。
  *渣受追夫火葬场,古耽生子文

  架空 破镜重圆 HE 生子

第1章 灯火阑珊
  酉时,华灯初上,喧嚣满城。
  王朝末年,山河凋零、民不聊生,唯有这圣京城中,依旧歌酒不夜、金翠罗绮,处处是笑语盈盈。
  马车停在西大街的进口处,小厮躬下腰,低声提醒车内之人:“郎君,到了。”
  一双金丝掐边的黑色暗纹长靴自车内踏出,少年人一身火红长袍,身披狐裘大氅,如玉面容在风雪中模糊不清,唇角噙着隐约的笑,灯火映在那双淡漠的凤目之中,又漾进深不见底的黑瞳里。
  小厮撑开伞,祝雁停接过手炉,拢在袖中,淡声道:“走吧,进去看看。”
  上元节花灯会,风霜漫天挡不住长街人潮如织,火树琪花从街头一路漫至街尾,灯火通明、人影幢幢,仿若身处太平盛世间。
  沿街有摊贩叫卖吆喝,祝雁停歇下脚步,漫不经心地晃眼打量摊上的东西,随手捻起个造型别致的鼻烟壶,指腹轻轻摩挲,摊主笑眯眯地奉承他:“这位小郎君好眼光,这鼻烟壶是前两日才从南边运过来的,别的地儿可没得卖。”
  祝雁停眉目微垂,目光落在掌心的小玩意儿上,须臾,意味不明地一声轻笑:“南边不是听说乱得很吗?你倒是还敢过去做买卖。”
  摊主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面前一身华服的贵公子,脸上赔着笑:“这再乱总还得讨口饭吃,更何况,乱的也是这底下的平头百姓,那些达官贵人们,该享乐还不照样要享乐,买卖嘛,什么时候都有得做,这世道越乱,银子才越好赚,只看你有没有这个胆。”
  祝雁停轻嗤:“你倒是会盘算,也敢想。”
  “嘿,为了养家糊口罢了。”
  祝雁停的唇角轻勾了勾,放下东西,继续朝前走。
  小厮举着伞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祝雁停的脚步放得很慢,忽而又低笑一声,像是在与身旁的小厮说话,又像自言自语:“这上元节的花灯会果真热闹得很,只看这里,谁又能想到祝家的江山已是气数将尽了。”
  三百年一个轮回,历朝历代似乎都逃不开的定数,大衍朝享国至今已有三百六十余年,如今四处风雨飘摇、危如累卵,眼看就要到穷途末路之时,只谁都不愿认,谁都不敢认。
  小厮低垂着脑袋,噤若寒蝉。
  一声些微的叹息飘散在风雪中,小厮微微抬眼,只看到祝雁停冷冷清清的一张侧脸。
  长街尾,十四五岁的少年拉着另一个比他略长几岁的从马车上跳下,雀跃不已:“走走,二哥你别整天窝在屋子里钻研那些破玩意,难得上元节,我带你去见识些好玩的。”
  萧莨被拉扯得脚下趔趄,无奈停下脚步,提醒对方:“三弟,不得莽撞。”
  小少年神采飞扬:“行啦,好不容易将哥哥你请出来,你就别端着了,这地方可好玩了。”
  萧莨揭穿他:“你自己想玩,却非要拉着我一起,无非是担心母亲不肯放行罢了。”
  萧荣心虚地转动眼珠子:“二哥疼我,这样都肯跟我出来,就别笑话我了,既然都来了,就随我到处看看呗。”
  俩人说话间,几个与萧荣年岁相仿的少年郎迎面过来,萧荣举高手用力挥了挥,偏头小声告诉萧莨:“二哥,他们都是我在国子监的同窗,今晚约好了一块出来玩。”
  萧莨无言以对,过来的几人听罢萧荣的介绍,毕恭毕敬与萧莨见礼。
  他们还都是学生,萧莨却已入仕,还是前科的探花,现下在工部做个六品官。
  萧莨没有官架子,与之同辈论交,一众人沿着灯火长街前行,风雪已停,长街上愈加繁华喧闹。
  都是少年人的心性,萧荣他们如鱼得水,四处钻去,转瞬没了影子。
  萧莨驻足在花灯摊前,各式灯盏高挂一排,每一盏下都坠着写有灯谜的红纸,萧莨的目光随意扫过,兴致寥寥。
  摊主似是看出他的心思,笑道:“郎君若是看不上这些浅显的,您也可自个出个谜面,买盏灯将之挂在这里,若是之后有人解中了,小的便替您将这灯送与他,若是亥时之前一直无人解开,这里最好的灯,任您随意挑。”
  倒是个会做生意的,萧莨扔下两个铜板,挑了盏枫叶状的花灯,略想片刻,提笔在红纸上落字。
  「一叶兰舟,便恁急桨凌波去。」
  摊主接过写好的谜面,细细看了看,问他:“这是隐的什么?”
  “字一。”
  摊主看了半晌,没看出个所以然,笑着竖起大拇指,帮之将灯挂起。
  萧莨轻勾唇角,在另张纸上随意写下谜底,搁了笔,踱步进街边的玉器店,萧荣与几位同窗好友正在里头选购佩饰。
  承国公府中什么样的宝贝没有,萧荣偏偏对这满店并不稀罕的玉器好奇得很,千挑万选了一块雕刻麒麟的暖白玉佩,付了银子当即便挂到腰间,又见萧莨只看不买,凑过去撺掇他:“二哥,你自个不买,好歹给将过门的二嫂买样东西,送去讨讨他欢心吧。”
  萧莨不为所动:“他不喜这些。”
  “送都没送呢,你怎知他不喜,而且就算原本不喜,二哥你送的便不一样啊,”萧荣自顾自地说着话,“可惜二嫂他要准备下月的春闱,不然今晚可以邀他一块出来玩。”
  对那位尚未过门的男嫂子,萧荣抱有十分好感,那人与萧莨青梅竹马、志趣相投,于他亦如兄长一般。
  萧莨低眸沉思片刻,挑了个孔鸟状造型十分别致精巧的白玉笔搁,叫掌柜细致包好。
  自店中出来,几人正欲离开,那卖花灯的摊主笑着喊住萧莨:“郎君,你那字谜方才已有人解开了。”
  萧荣一个挑眉,先一步走过去:“什么字谜?给我瞧瞧。”
  枫叶花灯还挂在原来的位置,下头坠着的红纸已经取下,萧荣拿在手中细看,轻声念出萧莨给出的谜面,再翻过去,是另一人信手写下的龙飞凤舞的一个「必」字。
  萧荣一愣:“这么简单?”
  摊主笑道:“可不就是这么简单。”
  萧荣不可置信地转身问萧莨:“真是这个?”
  萧莨淡淡点头:“嗯。”
  他随手留下的字谜,要解中并无多难,但越是简单的东西往往越易迷惑人心,没曾想他才进店里转了不过一刻钟,就已经有人解开了。
  萧荣好奇问那摊主:“什么人解中的?怎么这花灯没有拿走?”
  “一个小郎君,他说不要这个,”摊主抬手一指,“喏,就是他。”
  街对面,祝雁停似有所感,缓缓转过身。
  一众人顺着摊主指的方向望过去,那人立于阑珊灯火中,流光溢彩在他的一双黑眸里晕漾开,如夜星璀璨。
  萧莨有须臾的晃神,一旁的萧荣与人小声嘀咕:“咦,那不是怀王府的小郎君吗?”
  “是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可巧。”
  几人交头接耳一阵议论,萧荣凑过去告诉萧莨:“二哥,那人是怀王的弟弟,也在国子监念书,我与他见过几回。”
  祝雁停已信步朝他们走来,两步之外停下,噙着笑与萧莨信信一拜:“萧大人,久仰。”
  萧莨后退半步回礼,祝雁停笑道:“久闻探花郎出身承国公府,学识渊博、气度不凡,颇具先祖风范,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萧莨不露声色地回道:“郎君谬赞,愧不敢当。”
  萧荣好奇问祝雁停:“方才那灯谜真是你解开的吗?”
  祝雁停笑着点头:“兴之所至。”
  “我二哥才叫人将灯谜挂出去,你就解开了,可真厉害。”萧荣赞叹道。
  “凑巧罢了,不值一提。”
  “为何不要这花灯?”萧莨忽然出声。
  祝雁停眉目含笑,眼波流转:“先前不知这灯谜是萧大人亲手所题,失礼了,萧大人可还愿将这花灯赠与我?”
  四目相对,祝雁停的眼中隐有促狭笑意。
  萧莨亲手将花灯取下,递过去,祝雁停拢在袖中的手抽出一只,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搭上萧莨递来的灯柄,轻轻握住。
  霞红色的火光映得他如玉的面庞一片柔和,唇角的笑愈加惑人:“多谢。”
  萧莨垂眸:“不用。”
  霜雪如絮再次纷洒而下,小厮重新帮祝雁停撑起伞,萧莨低声提醒萧荣:“落雪了,我们早些回去吧。”
  萧荣不肯:“别啊,这才刚出来,才什么时辰啊,这点雪有什么所谓,雪中看灯岂不更好?”
  “赏雪赏灯也不必站在这里,”祝雁停笑着提议,“不知诸位可愿赏个脸,前头拐角处有间茶楼,愿请诸位一同前去品茗赏景。”
  其余人自无不可,他们本就是同窗,虽不算熟识,祝雁停好歹是宗室子弟,总有人存了攀交的心思,如今祝雁停主动投枝,岂有不接之理。
  萧荣亦觉得祝雁停这人颇有些意思,与他先前在书院里见到时的冷然模样大不相同,他亦起了结交之意。
  祝雁停笑吟吟地凝视着萧莨,直到他点头应下:“好。”


第2章 人各有志
  在高楼上凭栏而坐,十里长街、明灯映雪,尽收眼底。
  少年郎们吃着茶果谈笑风生,高声议论着京中大大小小的新鲜趣事,祝雁停眼眸低垂,轻抚茶盖,嘴角噙着笑专注聆听,并不多言。
  萧莨赠与他的那盏枫叶花灯就搁在手边,有微风过,灯中烛火晃晃悠悠,烛光散碎,一如他眸中带笑的目光,难以琢磨。

推荐文章

成化十四年 下

成化十四年 上

独步人

天一少年行

风雨无极

独宠娇夫

晓星孤屿

基建狂潮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热夏

丹霄万里

焚心[ABO]

你个骗子

温香艳玉

浮生梦

天骄

沉溺

上一篇:成化十四年 下

下一篇:大唐崛起[系统]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觉得后面虐的不够劲
看完了,觉得受不算传统意义的渣,一直喜欢的都是攻,只不过前面对攻即喜欢又利用,但看到后面觉得他真的活的挺惨,被自己最信任的哥哥欺骗,前半生都活在谎言里,为了小时候的一个报恩辜负了对自己好的攻,中间虐心成分比较多,后面甜回来了。对于喜欢狗血的我来说,这文真是长在我的萌点上啊,特别是攻从一个风光霁月的公子别成杀伐果断的狼犬,真的好看!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这个受我真的一言难尽。坏事都做尽了哪来那么大的脸求原谅。
同感,越看越气
这个受我真的一言难尽。坏事都做尽了哪来那么大的脸求原谅。
受好婊啊,我的天哪,就这就这就这就这?
受真的,,,,一言难尽,攻磨磨唧唧在受的方面优柔寡断,攻你但凡有点骨气能不能和受一刀两断,该杀杀该剐剐,纯膈应人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狗血文爱好者觉得还行,甚至还觉得不够狗血,渣受追夫还不够火葬场
加一,当初被文案骗了,后劲不够
受是sb sb sb 我不管我不管他就是SB
啊,信了你们的邪,甜饼
狗血文爱好者觉得还行,甚至还觉得不够狗血,渣受追夫还不够火葬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