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耽美

没骨日

作者:人可木各 时间:2020-10-29 08:10:10 标签:校园 破镜重圆
太阳 毁灭太阳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校园 - 破镜重圆 - 直掰弯
  【1993】牙套、暗恋和红白机。
  【2000】炒冰、囚禁和摄像头。
  故事发生在1993年和2000年,非传统破镜重圆和强制爱。
  希望有人喜欢

第1章
  卢宋手机响起来的时候,正在晚市上吃烧烤。他把羊腰子顺进嘴里,侧头打开手机。现在已经不早了,晁鸣一般不会这个时候找他事。
  他接通电话。
  “你在哪?”是晁鸣的声音,有点哑,但听起来精神不错。
  “万福路这儿。”
  对面没说话,应该是觉得太远了,啧了一声后才说:“赶紧来鼎苑。”
  “您受伤了?”
  “别人,”晁鸣在抽烟,“不是我。”
  前几天风很大,把市里的云吹散了,所以晚上格外亮,天是黑蓝色的,可以看见星星。卢宋打了辆出租,他出来的时候没开车,晁鸣的语气听起来可不像是小事情,他要赶快过去,免得真惹出点什么来,这小少爷要他好看。
  给司机加了钱,让他跑近道。
  卢宋在门口下车,鼎苑是市里的第一批集体别墅小区,入住率不高。这房子是晁大少爷晁挥在晁鸣读研那年买给他的,划在晁鸣名下。卢宋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照顾晁鸣,虽说他今年就要毕业,但这几年可没少找自己的麻烦。好听点他给晁鸣管事,难听点他就是给晁鸣擦屁股的。
  今天,这爷指不定又搞了什么幺蛾子。卢宋开门,客厅灯关着,黑、乱七八糟的一片。打开左侧的小夜灯,沙发和地毯上有凌乱堆叠的毛衣和裤子,他以为是晁鸣的脏衣服,就随手捡起来,却在最底下看到一条被撕烂的内裤。
  尺寸绝不是晁鸣的,卢宋掂起来看眼,这腰太细了。
  卢宋扶额,有非常不好的预感,他战战兢兢往楼上走。晁鸣的房间在最里面,现在透着一条缝,卢宋能看见从里面溜出来的暖黄光,他竖起耳朵听,很安静。
  “卢宋?”
  里面突然传出晁鸣的声音,在他还没来得及回答的时候又催他,“磨磨蹭蹭找死吗,赶紧进来。”
  “来了。”卢宋小跑过去,如果不是晁挥压着他,他简直想一脚踢爆晁鸣的头。
  卢宋进去的时候看见晁鸣正站在窗户旁边抽烟,他飞快地扫了眼晁鸣和他脚下堆成小丘的烟屁股,真没事。正在准备松口气的时候,卢宋看到掉在床下的毛巾和床单。
  上面是血,红的,花朵状的血。
  “操,”卢宋往后退了一步,“晁鸣,你杀人我可真管不了了,打电话给你哥吧。”
  晁鸣侧着脸用眼剜他,叼烟,头发扫在眉毛上,那样子像极了他哥,把卢宋吓得手抖。只见他没说话,伸手朝床上点了两下,力道很大,仿佛戳的不是空气而是卢宋的脑袋。
  卢宋笑了笑,小步挨到床边。
  床上躺着个人。
  瘦瘦的薄薄的,藏在厚实的被子下面,似乎就消失了一样。卢宋看到几撮头发,他掀开被子的时候不小心碰到那些头发,软得勾人异常。他吞口水,总觉得这过程是这样慢,仿佛在徐徐打开一幅世界名画。可他也确实没想错,就在他看到这个人的第一眼。
  应该是和晁鸣一样的年纪,在上大学。甚至更小。
  他背对着卢宋躺,卢宋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是在睡觉还是在昏迷,脖子细长得过分漂亮,一块突出的骨头,牵引整架脊椎,像荆棘丛里的暗河,向下流、向下流,流进臀里,流进焦干的土地。
  还活着,在呼吸。颈部有一条很细的银链子,有锁,接连到嵌在墙里的环。卢宋拨他的肩膀,他就轻飘飘地平躺过来,卢宋这才看仔细了,在他叠满玫色淤青的脖子上有一只颜色更重的手印。
  有人要掐他,有人要让他死。
  卢宋往窗户那边瞥了眼。
  这个人就是晁鸣,毋庸置疑。
  卢宋小心翼翼地把他身上的被子往下推,被吓了一跳。他瘦得狠,瘦得不匀称,有种常年营养不良的脆,肋骨隆得很高,小腹既窄又扁,同样布满手印和吻痕。
  血来源于他的臀部,腥味很大,卢宋却奇怪地发现,他对眼前这个青年很难做到恶心厌弃,用手分开他的两条腿,血和精液糊满他的整条臀缝。
  “你疯了吧?”卢宋缩回手,扭头冲晁鸣喊。
  晁鸣把烟在窗户上按灭,慢悠悠向卢宋走来,“怎么,他这样子要送到医院吗?”
  “你……”
  “如果能弄好,就别送去了,说不清。”
  “会出人命的,晁鸣。”
  “我没想这样,”晁鸣耸肩,“我告诉他只有一条规矩,就是别逃。他太不听话。”
  “你这是囚禁。”
  “这不是,”晁鸣坐到床沿,伸手摸了摸青年的脸,“他喜欢我。”
  卢宋一时间失语,不知道该说晁鸣什么好,“先带他把下面清洗干净,我再来上药。”
  晁鸣没动。
  “不是,”卢宋提高声音,“您难道要我去给他洗吗?”
  晁鸣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钥匙,把青年脖子上的银链打开了,“我抱他去洗,你去楼下储藏室拿药箱。”
  卢宋轻车熟路找到药箱,自从晁挥让他照顾晁鸣开始,晁鸣大大小小的伤和病都是他给治的。拎药箱坐到卧室里的沙发上等,卢宋总忍不住把目光递向浴室,水声和着刚才留在记忆里青年的颈和后背,流到他心里。
  在他还在发怔的时候浴室门开,晁鸣从里面出来,怀里抱着赤身裸体的青年。晁鸣把睡袍脱了,只穿着一条平角裤,青年的身体恰好装在他的手臂里。卢宋看晁鸣的眼睛,里面有道貌岸然和粗鲁,可就在他熟练地蹭掉青年鼻尖的水珠时,那样不可理喻的恶就转换成沉醉和怜惜。
  青年的整个头都埋在晁鸣的肩窝里,颤动头发密密丛丛,他长在他身上,他依偎他,他被决定。不像是被刚刚和他做过爱的人抱着,他倒像一只秋日里迷失的幼羊,被一头发情期的狼叼走。
  不仅要被肏,还要被吃掉。
  真是可恶的死小孩,卢宋暗骂晁鸣。
  “让他趴在那儿。”卢宋说。
  晁鸣把青年放在床上,冲卢宋扬下巴,示意他过来。卢宋把准备好的酒精棉和小灯带过去,他看着那个被掐得通红的屁股,左右不知道如何下手。
  “外面没事,里面,”卢宋注意到晁鸣的手在摸那青年的脚腕,不自在地咳了两声,“里面可能有撕裂擦伤。”
  “最好涂点药就行。”晁鸣说这话的时候蛮不屑的,眼角是压不住的傲慢和轻俏。
  卢宋把药给晁鸣,让他处理青年的后面,自己则是用酒精棉给青年身上的伤消毒。
  青年脸侧躺,对着卢宋,这让卢宋总不敢去看他的脸。就在要擦拭他乳头部位的咬痕时,卢宋突然觉得手底下的心脏跳得更快。这时候整个房间里鸦雀无声,卢宋耳朵里只剩下心脏鼓点,他的和他的,绞在一起。
  他忍不住瞥向青年。
  平的,死的,一只眼睛。透过蝉翼样的眼皮和浅珍珠红色眼睑中的隙瞄卢宋,当他想要把眼睛睁大,睫毛跃高,那只眼睛才亮了,才更活泼些。
  “你,”卢宋发现这个字说出来就是一口气,根本没有声音,于是把话丢给晁鸣,“少爷,他醒了。”
  卢宋被晁鸣赶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立刻走,他靠在门口的墙上等了会,又听见里面传来细微的争吵声。晁鸣的声音很好辨识,卢宋把耳朵贴在墙上,主要是想听听另一个人的声音。
  他听见那个人说“滚”,哑得不清。
  随后是肉体和被褥摩擦的窸窣声,金属链子的碰撞声,卢宋歪头往里面瞅了一眼。
  晁鸣正掐着青年的脖子吻他。
  收藏评论我爱你^3^


第2章
  回到家后卢宋才让脑子冷静下来,他从冰箱里拿啤酒,然后坐在沙发上把电视打开。这个时候的卢宋有点后悔,后悔之前对晁鸣生活的太不在意,他完全不记得晁鸣生活中曾经出现那个人。

推荐文章

恶性依赖

和渣攻离婚后我怀崽了

怀了前任他弟的崽

诟病

滚你的破镜重圆

共生关系

全世界我最爱你

看你往哪飞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没骨日

上一篇:恶性依赖

下一篇:玩脱了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点点是超级大笨蛋
点点是大笨蛋。
点点是笨蛋。
反正就是双箭头啦,两个人互相喜欢互相折腾
妈呀,是真的雷,这个风格太眼熟了,典型的三观不正
妈的,好好看,好喜欢!雷这种的或许会觉得雷但是好刺激,疯子和疯子最般配!(要是大哥和卢宋也有自己的番外就好了……我总觉得大哥也不直嗯,而且卢宋设定太棒了,大狗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