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耽美

听说有人要养我

作者:荒川黛 时间:2019-04-16 08:23:45 标签: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FRG战队来了个新老板。
  这个新老板不仅烫手还事儿精,娇气的捧在手里都嫌条件太差睡不好。
  荆修竹嗤笑:“你只要能在游戏里杀我一次,别说捧着,天天抱着都行。”
  后来,荆队长回回把人堵在决赛圈,百般逗弄。
  “你这辈子,永远赢不了我。”荆修竹居高临下的欺近他:“小朋友,知道什么叫一辈子吗?”
  “我要是赢了你,不要你抱。”
  宁见景扯着他的领子,“我要你,跪在我面前,给你粉丝直播。”
  谢绝扒榜/拒绝人身攻击/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见景,荆修竹 ┃ 配角:完结文《不及你甜》《求你别再撩我了》 ┃ 其它:


第1章 见景生情(一)
  晚上八点。
  秦城的商业区、娱乐区灯火通明,彼此交错的霓虹将夜色照的和白日一般,正是夜生活刚开始的时候。
  偌大的包间里人声鼎沸,激烈又刺耳的歌声恨不得平白生出两只手,把人的耳膜狠狠撕裂。
  “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卖……”
  “操别唱了,太他妈难听了,给老子拿个盆儿来。”
  “要盆干嘛?”
  “难听的我要吐了。”
  明明灭灭的灯光下,烟酒和各种味道的香水混在一起,营造出一种无法名状的纸醉金迷。
  灯光虽然极暗,但隐约能看的出这群人都非常年轻,脸上还有一股将褪未褪的少年气,便马不停蹄地奔着成年去造作。
  “小宁爷,来喝酒啊,在那儿装什么深沉呢。”
  宁见景坐在一张离得稍远的单人沙发上,没有叫姑娘陪,修长细致的手指上拎着个酒杯,不知是打算喝还是不喝。
  他是这群人里头最小的一个,今年才十七岁,还有两个月成年,但却是这群二世祖里最不争气的那个。
  “哎纤纤你去,哄哄小宁爷高兴。”坐在正中的男人松开怀里的小模特,往她手里塞了杯酒,“去,逗笑了有的是好处。”
  这群二世祖有的是钱,陪谁都一样,但宁见景不同,他长得漂亮。
  不像其他欢场里玩儿的人那么下流,骄矜中带着几分放纵,和他们相比,更像是个偶尔消遣的矜贵小少爷。
  女人掐着纤细腰肢曼妙的走向角落的宁见景,即便没有好处,跟他一夜也不亏。
  “小宁爷。”
  宁见景懒懒的嗯了声,眼皮都没掀,任由她趴在自己胸口,解开了自己衬衫的几颗扣子,领口敞的从精致的锁骨风光一路连绵到细致漂亮的腰腹曲线。
  “喝酒吗?”女子呵气如兰的靠近他,手指顺着他的胸膛大胆的往下摸。
  宁见景睁开眼,微微挑起的双眼皮浅浅一道折痕,一丝似有若无的少年气被隐藏在勾人的眼神里,他伸出食指挑起女人的下巴,表情淡的看不出情绪。
  “想伺候我?”
  他的声音非常好听,带着一股沁透薄雾的凉意,又有些独一无二的倦懒意味,听的人心尖发痒。
  “是呀,小宁爷看看纤纤伺候的好不好。”她拿起那半杯烈酒喝了一小口,垂首凑近了唇去喂他。
  包间里的乐声小了不少,不知是谁起哄似的吹了一声流氓哨。
  宁见景看着欺近的红唇,在堪堪贴上那一刻别过了头,指尖点在她精致描绘过的红唇上,“没人告诉过你,我不喝别人碰过的酒?”
  “我……”纤纤尴尬的眨了眨眼睛,有些下不来台,“小宁爷……”
  “起来,压得我难受。”宁见景皱着眉,被她身上的廉价香水味和胸前那两团肥腻压的喘不开气。
  纤纤有些尴尬,干笑着去摸他的胸口,调笑道:“小宁爷心情不好吗,哪个人敢不给宁家面子,让您……”
  宁见景不知道被那句话戳的眉尖一皱,原本还算柔软的话一下子变得冷硬,“你太重了,压的我难受,听懂没有?”
  纤纤脸色瞬间白了,难堪的看着他,明明刚才她解扣子的时候,他还没那么大反应的,为什么突然生气了……
  “嗨嗨嗨起开,有点眼力见儿,没见我们小宁爷今儿心情不好吗!”说话这人名叫陈觉明,和宁见景一块长大,不成器的程度不堪上下,一个靠爹一个靠哥,同样的不成气候。
  “我们小宁爷那个身娇肉贵的身子你也敢压,伤着了你赔得起吗!”
  宁见景没理这个打趣,仍旧闭着眼睛,睡着似的。
  陈觉明觉得宁见景今天情绪不太对,咳了声又打岔说:“来人,给我小宁爷上杯果汁,要鲜榨的,搁一秒的都不行!”
  宁见景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就在陈觉明以为他要开口的时候,忽然站了起来。
  他走到酒桌中央,拎起刚倒的半杯烈酒,仰头一口气灌完,指尖松松将杯子送进陈觉明怀里。
  “我小宁爷就是豪气!”
  “行了吗。”宁见景站在斑斓的灯光下,眼角微弯的笑了下,狭长漂亮的扇形双眼皮开合之间,有种格外惹人的气质。
  他胸口被纤纤解开了不少扣子,若隐若现的露出一截细白胸腹,在灯光下,好像包了一层炫目的光晕。
  宁见景扫了一圈,视线最终还是落在了陈觉明脸上,“不够?”
  “够、够了吧……”陈觉明张了张嘴,原本就喝这么点儿就那肯定不行,但今天的宁见景有些异常,他被吓了一跳。
  甚至有些害怕,跟换了个人似的。
  陈觉明抬手去摸宁见景的脑门,担忧的说:“小宁爷,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宁见景格开他的爪子,拎起自己的外套,朝身后摆了下手:“走了。”
  陈觉明看着他誓不回头的架势,想不通的去戳身边的发小严海:“不是海子,小宁爷今儿咋回事啊?吃错药了?”
  “跟他哥掐架呢。”
  “啊?掐什么架?”
  严海正喂姑娘吃水果,被他戳的一歪,顺势亲了一口:“宝贝。你先过去洗牌,我马上来。”
  等姑娘走了,他才别过头跟陈觉明说:“好像是他哥要断了他的经济来源,兄弟俩正闹别扭呢,也是,毕竟不是亲生的,谁能真心看待啊。”
  陈觉明一愣,皱眉靠近严海小声问:“断经济来源?这一出不是要他命吗?”
  “他在宁家什么地位你又不是不知道,也就大宁哥一个人对他好,现在老爷子刚死,家里还有个货真价实的私生子呢,不过我听说一个事儿……”严海勾勾手指,等他附耳过来,又说:“大宁哥有意跟小宁爷分家,先给他个FRG玩玩儿。”
  “那是什么玩意?”陈觉明一脸茫然的猜测:“车?”
  “……”严海要被他的天真无邪打败了,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说:“你好歹也关心一下时代发展,那是个豪门电竞战队,前两天惨败了这次的世界联赛,网上都炸锅了,从队长到队员都被吊起来处刑。”
  陈觉明:“那跟我小宁爷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他让输的。”
  严海忽然往后偏了偏头,奇怪的看了陈觉明一眼:“你不知道FRG这个战队是宁家资助的?俱乐部就在小宁爷名下啊。”
  宁见景关上门,隔绝了里头的嘈杂,随手把扣子系上,边往外走边翻电话簿打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伴随着一声文件翻动的声音,男人开口:“想通了?”
  “不是,我想什么通,你连我这么点儿芝麻绿豆的生活费都断,宁氏要倒闭了?”
  “暂时不会。”男人顿了顿,没打算多跟他客套,冷冰冰的说:“考虑清楚了再给我打电话,我跟俱乐部打声招呼,免得他们不认识你这个躺尸老板。”
  “你真让我去?不怕我把你这破俱乐部也弄倒闭了?”
  “如果你有本事的话。”
  宁见景正好走到车边,下意识就想抬脚往自己前几天新买的超跑轮胎踹,一腔怒火还没散发出去,那边又说:“一年为限。”
  “什么玩意?”宁见景娇惯了,怕疼,脚一顿,收了回来。
  “以公司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为赌约,如果你能在俱乐部上一年的班,约定日期结算,收益算你的。”电话那端的嗓音间歇,翻动文件的声音却没停。
  “如果赔了,交出你手里所有股权。”男人一顿,声音微扬:“怎么样,敢吗?”
  宁见景抬眸看向漆黑的天宇。
  原本眼底深不见底的空洞好像被一瞬间填进了什么东西,却又立刻消失的悄无声息,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成交。”
  **
  半夜十一点半。
  荆修竹睡不着,打开微博看了几秒又关了,铺天盖地都是处刑FRG的贴子,战队和俱乐部官博下面尤其惨烈。
  从各类社区到网站盖满了数十万高楼的帖子,甚至有人做了失败剪辑的视频放到了各大网站,无数黑粉狂欢着他们的失败,将他们死死地钉在耻辱柱上。
  荆修竹作为队长,这次总决赛的惨败,全网的苗头都指向了他,就差给他冠上FRG罪人的名号了。
  从失望到嘲讽到辱骂,现在无论黑粉还是真爱粉,都在逼迫荆修竹和FRG出来道歉,给他们一个交代。
  交代个鬼。
  荆修竹起身,随手拿起队服披着走到外面去抽烟,结果路过青训营的时候,发现灯还亮着,就收起烟走了过去。
  有人察觉到了,下意识的站起身:“荆、荆队!”
  小朋友们集体站起来,呼啦啦带起一阵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数双眼睛紧张兮兮的看着他,却没人敢说话。
  “继续训练,我看看。”荆修竹嘴角弯起一点笑,肩上搭着要掉不掉的队服,细长的眉眼略有些疲倦,脸色一如既往的苍白。
  荆修竹在屏幕后看了一会,时不时开口指导,声音很低很沉,带着一点无法形容的哑意,像是略微粗粝的指尖薄茧,在心上不轻不重的拂过。
  “不必一味追求好枪,不顺手的话,就算给你把98K都不一定有AKM用的好。”
  “压枪太颤了……”
  青训生们生怕他对自己印象不好,可越想表现越是出错,到最后反倒连枪都握不稳了,直接放了一个空枪,暴露了位置导致被击杀。
  小队员看着自己的角色变成盒子,紧张的冷汗都出来了,不敢看荆修竹,连耳边轻轻的呼吸声都像是在凌迟他。
  荆修竹垂眸,“紧张?”
  小队员紧张的咽唾沫,轻轻点头又迅速摇头:“不、不紧张。”

推荐文章

一夜暴富后我把渣男甩了

不不不是巴结

彼此彼此

学长,断袖吗

稚气

我怀了情敌的孩子

转发抽中的老公

前男友是影帝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和Alpha前男友闪婚离不掉了

死对头痴迷我尾巴/少年臣

长官,信息素要吗

我想要你的信息素

教授,抑制剂要吗

听说有人要养我

求你别再撩我了

长生棺材铺

上一篇:一夜暴富后我把渣男甩了

下一篇:巨星手记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只有我还想知道当年是谁带走了宁见景嘛
+1 我也很好奇 哈哈哈
只有我还想知道当年是谁带走了宁见景嘛
特喜欢作者对于衬衫的描写,我看了就会脑补一个傲娇的花花公子一个毒舌的斯文败类
作者文笔不错,但是。。剧情实在不合理
年龄设置的不合理,看着难受,谁特么18岁小孩儿这么厉害?感情戏还可以,只能假装把俩男主年龄当成一样的20几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