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林公子药罐子

作者:遥的海王琴 时间:2018-12-24 18:10:11 标签:豪门世家 因缘邂逅

前世因贪污受贿而死在枪决之下,醒悟晚矣,却不想这世娘亲早逝,唯一的爹又因太过正直而冤死狱中。
孤苦伶仃又体弱多病的林曦只能寄居在外家永宁侯府。
林曦本以为自己的身世已经够悲惨,却发现一山更比一山高。
睿亲王世子挂帅而去,凯旋待归,还没春风得意,却接二连三收到爹死娘死老婆死儿子死的噩耗。
面对集悲剧于一身的如此可怜人,林曦不厚道地发现自己的心灵瞬间得到安慰。

身娇力弱药罐子少爷受×鳏寡孤差一独冷面攻

排雷:
1)此文小言风格,谈情说爱为主,正经官场都是辅料
2)攻为土著王爷,霸道强横自我为中心,且有后院妾室一干,正妻已经阵亡,前面略渣
3)本文不换攻,不换攻,不换攻
4)本文不男男生子,所以受基本绝后……绝后……绝后……
5)前面1,2,3,4之后还能接受的,欢迎入坑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曦 ┃ 配角:赵靖宜 ┃ 其它:豪门宅院

【作品简评】
前世造孽太多,临死之前才幡然醒悟,却已晚矣。却不想这世娘亲早逝,唯一的爹又因太过正直而冤死狱中。孤苦伶仃又体弱多病的林曦只能寄居在外家永宁侯府。林曦本以为自己的身世已经够悲惨,却发现一山更比一山高。睿亲王世子挂帅而去,凯旋待归,还没春风得意,却接二连三收到爹死娘死。作者文笔清新细腻,行文风格自然流畅。穿越后主角面对那个集悲剧于一身的如此可怜人,林曦不厚道地发现自己的心灵瞬间得到安慰。随着情节推进,故事中两人反差较大的属性使日常相处中笑料颇多,使故事本身充满古风韵味中又不乏趣味性。
                                                                           

第1章 体弱多病的林公子
  初秋的凉风前几日才将将带走夏日的炎热,整个淮州城刚舒爽了一阵。
  现在正是午后秋乏之际,而淮州知府内院的东厢房却是一片忙碌,只见几个小丫鬟在一个身着青色襦裙的妇人指挥下端着盆子进进出出,忙得脚不沾地。
  妇人虽未动作,但脸上却已沁出了薄汗,顾不得擦拭,便撩起了帘子走进去。
  她环顾了一周,屋子里已经放置了七八个炭盆,热气十足,再添置可就气闷了。她朝身后的丫鬟挥了挥手,阻止她们继续端炭盆进来,问:“闽大夫,这热度可是够了?”
  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正不紧不慢地整理他的针石布包,他脊背微伛偻,似乎有些耳背,妇人又说了一遍,动作才顿了顿。
  屋子里没有什么陈设,空旷的中央就放置了一张暖榻,榻上坐着一个少年。
  老人缓慢地走到少年的身边,握了握他的手,又细细地看了少年的面色,“可是觉得热了?”
  “嗯。”少年低声回答,抬头对着妇人说道,“闷得难受,周妈妈,把窗子打开吧。”
  妇人闻言,脸上露出心疼之色来,不禁看向老人,待见到老人点头,便立刻将窗子打了半开。
  “你们都出去吧,也别让人进来。”老人朝妇人吩咐道,接着转身对着少年,“你将衣裳脱了。”
  周妈妈退到房门的脚步一顿,便又走到少年的身边,服侍少年脱了外衫,待要换下里衣的时候就见少年摇了摇头,侧身不让了,“我自己来,妈妈出去吧。”
  周妈妈想到自家少爷已经十五了,早已经不是孩童,闻言便停了手,退了出去。
  林曦解下里衣,平躺在暖榻上,双手搁置在两侧,抬头望着屋顶的木梁。
  他不知道是否因为前世贪污太多,今世才遭了报应。可明明前世已付出了代价,被判死刑结束掉年轻的生命,却不知道这带着记忆重生到这不知名的朝代又算什么?
  刚出生之时,林曦还昏昏沉沉没有意识,当长到两三岁才渐渐了解到周围的人和事,不过那时候身体已经不好了,虚弱且常常生病,又极度的畏寒。春末夏至之时,人们都已经换上了薄衫,而林曦却才刚刚脱掉棉袄裘衣,夏季不要说用冰了,就是打着扇子也不敢用力,似乎随时随地都将迈不过那道生死坎儿。
  然而随着年龄的增大,林曦身体娇弱程度依旧是风一吹就倒,天气一冷一热就受不了。整个淮州城都知道林家少爷是走三步就喘,快跑能要去半条命的主。
  手里捧着药罐子,嘴里含着药丸子,都说这孩子活不长。
  林曦虽然运气不错,出生在富贵之家,可这糟糕的身子,他都不知道自己死去活来多少次,总觉得是前世罪孽太深,痛快地死了还不够,这辈子继续偿还。然而即使如此痛苦,可是他依旧不想死,人只有死过一次,才知道生命的可贵。
  哪怕在这世的母亲病久难医,撒手人寰,而自己高烧不退,呼吸困难的时候他都没有放弃。
  就在那时,号称杏林圣手的闽大夫被请进了淮州知府的大门。
  林知府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抖着手将林曦送到闽大夫的怀中,第二天的清晨,林曦退了高烧,平稳了呼吸。
  本以为生命有了保障,健康有了希望,却不知是否是寒气侵袭了破败的身体,林曦的寒症越发不可收拾。到如今普通的药石已罔,幸好闽大夫不亏为杏林泰斗,并未被这区区寒症所难倒,然而所用之法却让林曦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闽大夫又缓慢而细致地在木盆里净了手,擦干,打开针石布袋,放置在林曦的身侧。他没有立刻动手,目光只是在林曦的身上逡巡,似乎在细细地观察。
  “老头,你说过这是最后一次了,过了这次,我这身子就回渐渐好转,至少……不再需要针灸了吧。”没有声响的屋子让林曦的声音有些发紧,他无法忘记这五年来每三个月一次的针灸,每一次针灸全身那种疼到神经,痛倒骨髓的感觉。那种痛细密绵长,无处可躲,似乎再也熬不了一个呼吸,却又漫长地等待下一个。
  闽大夫清楚地看到林曦的手握紧又艰难地松开,泛白的骨节僵硬着,手背上的青筋却高高地突起,少年的手如同人一样消瘦,仿佛一碰就碎。没有为林曦的无礼而生气,他此时的目光并不是林曦熟知的平静,甚至冷漠,如今却充满的了怜惜及留恋,那眼中的慈爱是林曦从未见过,却也再也见不到的。
  “老头……”良久得不到闽大夫的回答,林曦的紧张地回过头。
  少年的眼里满满的是害怕,闽大夫眯起眼睛,将流露的感情掩了起来,低头执起一根细长的银针,似漫不经心地说:“老夫说过,这最后一遭,最忌心绪不稳,你这般毛躁,怕是得功亏一篑。”
  闻言,林曦瞬间放松了身体,待要保证,却听见闽大夫的声音四平八稳而来,“不过,如今这般,你想重来一次老夫也是有心无力。”
  身上徒然一阵熟悉的疼痛袭来,林曦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老夫大限将至,已没有那精神力气再施一次九转九回。”
  闽大夫的声音如同他的手一样平稳,待林曦身上九处大穴插入三寸长的银针,他才施施然地拭了额上细汗,“之前已讲过多遍,如今老夫再絮叨一次,若是依旧记不住,那也是天意罢了。九转九回大体可分为六步,第一步九柱针定穴,第二步二十七辅针落脉,第三步五十四从针循气泄寒,共九九八十一针。切记,任何一针都不可乱了次序,忘了轻重,不然便是一条人命。”
  二十七根两寸长的银针之后,林曦全身已是细细密密的冷汗,五十四根一寸方长的从针落下,那冷汗已经汇聚一起,顺着颤抖的肌体缓缓流入身下的暖褥。
  “待病体寒气被驱向表体发肤,针孔发紫血丝渗出,之后便是后三步,循气血流动逐一收回从针,如何循气如今你已深切体会多次,也该记清了。从针之后,辅针相随,最后便是柱针……”
  周妈妈就站在房门边上,静静地听着里面的声响,双手不住地揉搓着手上的娟帕,又忍不住双手合在一起朝天而拜,口中念念有词:“菩萨保佑,我家少爷从小心善未作恶事,老爷更是难得一见的青天,天地明鉴,之前的受苦受难都是为了今后的福泽绵长,请定要保佑少爷平安顺遂,寒症清除,活到九十九,信女愿日日礼佛诵经,勤做善事。”
  周妈妈原是林家主母的陪嫁丫鬟,配了人后来又是林曦的奶娘,因林家主母生产落了病根,林曦多数时候由周妈妈照顾着,在林母去世之后,情分更是如同母子。每一次林曦施针,周妈妈更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恨不得以身代之。如今这是最后一遭,更是日日祈祷。
  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略显慌乱,近了却是放低了声响,周妈妈抬头一看,却是本该在府衙处理政务的林知府林青。
  “周妈妈,曦儿可曾出来?”林知府显然是匆匆而来的,还喘着气,脸上尽是一片焦虑之色。身后的仆从也不禁放低了声响,悄悄地站到了一边。
  谁都知道林知府有多宝贝这个儿子,这么多年来未曾续弦也多是为了不委屈林曦,身边至今为止也不过只有一个侍妾,还是林夫人生产伤了身子才开了脸,现在这个紧要关头连露个面的资格都没有。
  “见过老爷,少爷还不曾出来,闽大夫交代,这是最后一回了,然而却是再危险不过。菩萨保佑,少爷总算可以少遭些罪了,这次定要平安无事的。”说着眼睛一红,抬眼看林知府额上有了汗,便道:“老爷若是不放心,不妨到耳房先稍坐,闽大夫说过这最后一次时辰会长一些,说不准什么时候好呢。”
  林知府看看紧闭的房门,点点头道:“不必,我就在这里等。”
  没等一会儿,就听到门房来报,“老爷,裴轩少爷来了。”
  “他还来做什么?”林知府的刚抚平没多久的眉头又深深地皱起来,摆手就让人回了。然而正当门房后退了几步转身回去,却又听见他一声叹息,“罢了,如今万事不如曦儿要紧,他是曦儿师兄,平日里对曦儿也是关爱有加,若是曦儿出来看到他也定会高兴,让他进来吧。”
  门房出去没多久,便见一刚及弱冠的青衫男子急急而入,姿容俊秀只是见到林知府脸上略微尴尬,但还是长揖见礼,他正要说话,却见林知府抬手制止,脸上一片寒肃,“没什么可商议,你素来知晓我的处事性情,你若愿还要如此行事,便不必再认我……”见裴轩徒然变色,心中顿时不忍,便放软了口气,“罢了,如今曦儿九死一生,不便与你说这个,你若是只想谈论此事,也不必多费口舌,且回去。”
  听此,裴轩苦笑一声,道:“老师,方才都是学生的不是,您要打要罚学生都无怨言,但曦儿是我师弟,每次见他如此痛苦,学生的心疼不亚于老师,如今只为了曦儿,不做其他。”
  林知府点了点,不再做声。
  房外的师徒有何矛盾林曦不知,而他现在的身体上插满了细细密密的针芒,紫红的斑点如今慢慢渗出皮肤,身上的汗液被散发的寒气一过,凝在了一起,只听到一阵牙齿颤抖的碰撞声,周围的温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降了下来,炭盆的火热气已维持不了房间的温暖。
  “记……住了……”
  林曦抖着声音,撞着牙勉强吐出这三个字,没有任何人比他清楚那是怎样一个过程。

推荐文章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重生之承续

宋帝江山

无耻之徒

长河落日圆

宝气天成

闷骚在撩我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我乃上古神草

我在古代办报纸

冲啊,太子殿下 下

冲啊,太子殿下 上

医刀在手(种田)

林公子药罐子

上一篇:儿子你还要吗?

下一篇:和亲公子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替受委屈,攻不讨喜嘤嘤嘤
攻挺好的啊,攻和受都为对方放弃了一些东西,感觉有些揪心
好看,不错,就是结尾感觉有点匆忙了
枪决??和侯府不太配啊!
我还挺喜欢师兄的ORZ
替受委屈,攻不讨喜嘤嘤嘤
是挺小言的,但是想想受绝后了又觉得挺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