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耽美

骄纵

作者:觉觉今天也想睡觉 时间:2021-09-13 10:20:47 标签:强制爱 脑洞

偏执冷静疯批但无条件宠受攻X脾气差但怂骄纵受

方白景碰到了个疯子,比其他疯子要来得俊一点、有钱一点,权势大一点。

  他第一次碰到傅枫是在庆功宴上,他被撺掇着跟他敬酒,方白景勾着唇,举起酒杯自作主张地在傅枫的酒杯上碰了碰。

  脆响之下,他看到傅枫抬起眉来看他。

  第二次碰到傅枫,他拿着一份合同和支票,放到了方白景的面前。

  傅枫看着他道:“和我在一起。”

  他说的是在一起,不是包养。

  方白景还是冷笑着把面前的咖啡泼到了他的脸上,傅枫神色不变,重复了一遍:“和我在一起。”

  后来,方白景才知道,傅枫只是在通知他,并不是在和他商量。

  他尝试过逃,尝试过歇斯里底地发火,极端情况下还尝试过假自杀,但方白景发现,傅枫就是个纯正的神经病。

  但只要他乖乖待在傅枫身边,傅枫就会无条件对他好,他提出多无理的要求,傅枫都会满足。

  方白景:那我为什么不舒舒服服地谈个恋爱?

  *

  【食用指南】

  1.攻是冷静成熟的疯批,不会伤害受。

  2.非典型强制爱,其实是两个脑回路清奇的人谈恋爱。

  3.应该不虐。

  4.有娱乐圈,很少

关键词:HE 脑回路清奇 强制爱 疯批攻 暴躁受

第1章 他就是要让傅枫不痛快!

  作者有话说:来了,喜欢大家多多留评。

  烈日下的片场像是蒸炉,几个巨大的摄像机被摄影师扛在肩上,镜头齐刷刷地对准着中心的男女主。

  那么炎热的天,拍的还是古装剧,两人身上都穿着厚重又沉甸的戏服,明明热得要命,脸上还要做出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导演举起张报纸,挡在自己的额前,抬着喇叭喊道:“来来来!往前走几步……就现在,出刀!”

  “啧!”男主角反应慢了拍,导演拿报纸扇了扇风,没什么用,扇出来的风还是闷热的,他举起手喊道,“卡卡卡!再来一遍!”

  他说完,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皮看了看人群等候的方白景,跟他商量道:“白景你再等一会儿,没事吧?”

  方白景的身上也穿着戏服,他的身边围了很多导演指派给他的助理,他摇了摇头道:“没事。”

  导演听他这么说,松了口气。今天他早一步喊了这个小祖宗来等戏,天气那么热,男女主还一直拍不过这条戏,他挺怕方白景等的不爽,转身吹吹枕边风,这个剧组直接天凉王破。

  “白景。”方白景的助理纪伟乐从场务那搬了盆冰块过来,搁在了方白景的脚边,问道,“有没有好一点?”

  “还行。”

  因为天热,方白景的语气不自觉地吐露出几分烦躁,但他没因为工作跟人发火的习惯,只是一个人憋屈地拿着小型电风扇吹。

  戏服太厚重,方白景不耐地扯了扯领口,白得晃眼的皮肤一闪而过。

  但方白景又猛地意识到了些什么,手忙脚乱地把衣服往上一拽,锁骨下的红痕还没来得及露出来,就被他及时遮住了。

  神经病!

  方白景又忍不住地在心里骂了傅枫一句。

  他这次演一个天生体弱多病的小少爷,身上的衣服都要比别人厚几层。

  方白景不好意思让旁边的女生一直帮他扇风,伸手拿过了她手中的扇子,闷闷不乐地道:“我自己来吧。”

  他被捂得有些透不过气,眉头因为烦躁,微微皱了起来。

  女生看得一愣,红着脸把扇子放到了方白景的手上,她没忍住,又偷偷打量了方白景一眼。

  方白景皱眉的样子不会让人觉得他在发火,然后避而远之,只是看起来在耍小性子。

  因为要拍戏,方白景的脸上上着妆。

  他本身的皮肤底子就很好,粉底只涂了很薄的一层,没什么妆感。为了更加贴合角色,化妆师把他原本殷红的唇色遮掉了,再简单精细地描了描眉。

  配合着影视城砖红的背景,乍一看,方白景就像是从小说里走出来的世家少爷,金尊玉贵的漂亮。

  方白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展颜朝她笑了笑,女生的脸更红了。

  他还没笑完,肩膀就被纪伟乐警示性地推了推。

  方白景无所谓地翻了个白眼,恨铁不成钢地骂道:“你怎么就那么点出息!怕什么!”

  虽然傅枫这个神经病肯定往剧组里插了眼线,但方白景觉得,笑一下而已,总不能这点事情都要跟傅枫汇报。

  等的时间久,太阳的光影有了些偏转,方白景原本等着的阴影处莫名地被照得发烫。

  他的屁股底下坐的是剧组的道具轮椅,方白景对这个角色唯一满意地就是这张椅子,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树的木头做的,效果和普通的轮椅差不多,可以自己控制前进和后退。

  方白景转着椅子往前挪了挪,重新躲到了阴影处。

  他把导演塞给他的助理都找了个借口撤开,只留下了纪伟乐在身边。

  纪伟乐从他一出道就跟着他,方白景是窝里横的个性,使唤起他一点也不客气。

  他懒洋洋地坐在轮椅上,催着纪伟乐道:“快去把那个冰块搬回来,我要热得中暑了!”

  纪伟乐任劳任怨地把化了不少的冰块搬了过来,还去帮方白景拿了瓶冰水。

  他上衣的背后都湿了个透,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祖宗,这大热天的,你一定要接这个剧本是为什么?”

  方白景喝了口透心凉的冰水,扯了扯自己的假发,理直气壮地道:“因为这个剧本的男二和女主有很多亲密戏啊!”

  他又一捏瓶子,愤愤不平地道:“可傅枫又让人给我把这个剧本改了。”

  方白景把水瓶重重地往轮椅上一敲,光明正大地骂道:“他越不让我拍亲密戏,我就越想拍!”

  纪伟乐头更加痛了,他把方白景手中的水瓶抢了过来,劝道:“你一定要那么倔,吃亏的不都是你吗?”

  “不然呢!”方白景的眼睛瞪大,他一急就容易口不择言,“不然我还得乖乖给他……给他……”

  他的脸一点点变红,最后一个字怎么样都说不出来。

  方白景只能用力地一甩脑袋,语调有些委屈:“反正他让我不痛快,我就要让他不痛快。”

  待在傅枫身边不是方白景乐意的。

  傅枫的掌控欲又太强,时时刻刻都有可能变成个犯病的疯子,从他被傅枫划分到领地内之后,傅枫就不允许让他再接有亲密戏的剧本。

  方白景的咖位又不够去演那些没有感情线的大制作,他也不稀罕让傅枫给他砸钱。

  一来二去之下,他反而变成了男二、男三甚至男n号专业户。

  而现在拍的这个剧本是他强烈要求接的。

  方白景还记得那一天,他把剧本摔在了傅枫的办公桌前,横眉冷对着傅枫,气势汹汹地道:“我要演这个男二。”

  傅枫当时看了他很久,好像是忽然笑了声。

  方白景觉得自己当时自己的态度已经很强硬了,表情已经很凶了。

  但傅枫却把他拽进了怀里,方白景一个猝不及防,不小心就坐到了傅枫的腿上,差点被亲了个半死,亲完还要被屈辱地揉着头。

  方白景气得当场挥拳,拳头还没落下,就被傅枫捏住了。

  傅枫敛眉随意地翻了翻剧本,答应了:“去拍吧。”

  入组的第一天,方白景才看到已经被改得面目全非的剧本,他气得直接把剧本当场撕烂。

  当晚回去也没给傅枫好脸色。

  傅枫知道他在气什么,他没事就喜欢把方白景抱在怀里,但方白景那晚不愿意给他抱。

  虽然最后在床上的时候,方白景还是哭着求搂他的肩,但傅枫还是很不满意。

  他掐着方白景的下巴抬起来,低声问道:“就这些亲密戏,连个亲都没有,只有牵手和拥抱,砍掉了也不影响戏份和剧情,你在气什么?”

  方白景红着眼睛,骂了句:“你滚!”

推荐文章

和死对头结婚后

我的体育生老公

同学婚约

凤凰男

后来那个人成了我男朋友

海中月

我是一个超大号的套套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骄纵

监守被盗

横刀夺爱

上一篇:和死对头结婚后

下一篇:撞了型号怎么办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我竟不知道说他沙雕还是蠢,就很想笑
确实很娇气的小少爷和喜欢他全部的大总裁
匿名 的原帖:
的确
看到第十页了,nmd受真的很作,说的特别难听点真想把他的嘴给撕了,他说的话太气人了,还有现实生活中远离攻这种病娇,遇到了快跑
匿名 的原帖:
受作妖+没脑子
说实话这个受真的让人很不爽,就是很没脑子,也不明白攻为什么喜欢他。。。。。。。
受真的……一言难尽,不甜很憋。
就不能直说嘛?看得我直恼火,啧
真的是很别扭的恋爱方式,看的我没一个脚趾头是直的(ノ๑`ȏ´๑)ノ︵⌨不过还好,最后是甜的
嗯_(:τ」∠)_吃
为什么,今天推的文,都这么一言难尽呐,,退了退了
不甜,全程皱着眉看两个人比较幼稚地作妖,傲娇和强制爱的爽点挺难把握的。
看到第十页了,nmd受真的很作,说的特别难听点真想把他的嘴给撕了,他说的话太气人了,还有现实生活中远离攻这种病娇,遇到了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