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耽美

海中月

作者:funny2333 时间:2021-09-10 03:22:16 标签:民国 NP 男男
海岛冰轮初转腾。民国主受万人迷。

他捡回了旧时衣冠,重新像个人一样,站到了乱世潮水中的戏台上。

  酒色财气,功名利禄,招之即来,挥之不去。层层加身,进退失据。

  明知身为戏中人,所爱却非座上宾。

  奈何海中泡影,偏偏如月之明。

  n ≥2,万人迷苏苏苏警告,三观不正强制警告

第1章

  六姨太既然敢在这个点儿孤身出来,必然和其他女人有所不同。

  她的凭恃无非来自一点莽撞,一片贪心,一腔炽烈难言的情欲,和一把打得极精的如意算盘。

  她过门的时间尚短,短到那一身从舞厅沾惹来的风流习气都还热乎着,本来么,以梅家的富贵,还算得上一桩上好的皮肉生意。怪只怪梅老爷在床下也还是个体面人,等裤腰带一解,就处处显出合乎年纪的疲软了。

  呸,银样蜡枪头!

  她心里幽怨,身上半边被夜风吹得发冷,半边却是从心底里开始燥热。软缎鞋面虚虚拢在脚上,走起来拖泥带水,她能看见自己瘦削青白的脚背,在薄薄的缎面下闪烁,恰似水中一钩伶仃的月亮。

  夜里风大,她不知第几次抬手压了鬓角,发间掖的那一串宝珠茉莉都揉皱了,东边厢房的灯依旧没点起来。

  梅家大少爷刚留洋回来,昼夜颠倒不过来,白日里总恹恹的,除了三餐连人影都见不着,规矩得堪比闺中小姐。等入夜了,梅家二十几年以真金白银浇灌出的纨绔习性就冒了头,家里的下人没少见他出去鬼混。

  鬼混得好,正愁他不肯出来。

  六姨太倚着井沿坐了一会儿,鞋尖在苔藓上划了不知多少道心烦意乱的一字,她若是把守盘丝洞的妖精,恐怕连天罗地网织了三个来回。

  夜里风大,她等不住了,正要咬牙起身,却听见门轴里“吱嘎”一声胡弦似的轻响,没来得及冒尖,就被一只手掌轻轻隔住了。

  她一颗心怦怦乱跳,知道越是这节骨眼儿,越是不能显出刻意来,只仿佛受惊似的一偏头,松松挽在鬟燕尾里的翡翠双尖簪子,立刻知情识趣地滑脱出来,撞进了井里,铛的一声响。

  “哎呀!”她急急起身,两手支着井口往里看,那一头带鬈的黑发如虿盆里摇曳的蛇蝎一般,纷纷散乱在后背上。

  就抬手撩头发的当口,有个影子落到了她的后背上。

  梅大少爷长身立在她身后,睡眼朦胧地问:“红姨,这个点了,还出来洗漱?”

  “说起来就来气!”六姨太嗔道,“我早知道,我们欢场出来的,入不得大户人家的眼,谁知道连下人都敢踩高捧低!银铃这小蹄子心野,刚入夜就跑得不见人影,连洗面的热水都敢克扣我,我这胭脂口红都没卸呢,大少爷,可惹你笑话。”

  她为人泼辣,说起话来难免夹枪带棒,好在那一口苏白,把咬碎银牙的火药味祛了九成,反倒更烈、更艳、更添几分带着蝎尾钩的娇蛮。

  她最清楚这个,因此也不避忌,梅大少爷果然不负浪子的名头,也陪她长长叹了口气。

  她心里有数,这出戏还能唱下去,于是伸出一根指头,用力去揉嘴唇。她深知女人面上的七分颜色,都落在唇红齿白上。因此唇上用丹祺唇膏精心描摹过,手指一揉,就如一颗绽了口的,猩红柔软的樱桃。

  就这么漫不经心地搽了几下,梅大少的手帕就递到面前了。

  “抹不干净,擦了吧。”

  “嗳呀,怎么好意思拿你的帕子。”

  “拿着吧,不是我的,”梅洲君道,“是你上两天差人丢我窗户里的。”

  六姨太还以为自己听岔了,惊疑道:“大少爷,你说什么?”

  隔窗递帕,这种不动声色的勾引,要怪也只能怪东风做媒,怎么能说破?梅大少这种在花丛里做惯了窝的男人,要是这么不知情识趣,恐怕早八百年就被挠花了脸!

  她心里的犹疑刚升腾起来,就听梅洲君又狡猾地让了一步:“我刚刚听着响动,什么东西掉进井里了?”

  六姨太这才又一摸鬓发,叫道:“真是冤家!我的簪子!”

  梅洲君的影子果然在井水上晃了一晃,变得近切了。

  梅大少皮相绝佳,别人是临水照影,他却是明月清辉,恨不能反过来把井水照得焕然生光。一时间,除了晃眼,六姨太倒也分不出心思去细细打量他的眉毛眼睛,只觉无处不好看,就是洋裁缝在缎子上打出的花样子,也没这么潇洒流丽的款式。

  六姨太心神摇荡,忍不住伸手轻轻推了他一下,嗔道:“大少爷,这可得怨你,平白无故夜里推门吓唬人。”

  梅洲君笑道:“这也能怨我。”

  他一瞥着井水,就忘了找簪子这档子事了,把自己从头照了一照。男人整理起衣冠来,比女人还旁若无人,因此六姨太那只手拂过来的时候,他避也不避。

  六姨太一喜,五指正好拂过他西装马甲的口袋,腕骨上的翡翠坠不经意地一绞,拖出来一串怀表链子。

  “哎呀,好险好险,瞧我这笨手笨脚的。”六姨太急忙用手兜住了,一手去解,只是她心里存了莫名的念头,五枚涂了鲜红蔻丹的甲片又委实太过圆滑,一时半会儿哪里肯解开?

  梅洲君只是半侧着头,心不在焉地看着,半点没有搭手的意思——对于这种短暂的肌肤之亲,他显得异常狡猾,只肯吃饵,不肯上钩。

  六姨太在他的凝视下,勾勾缠缠地解了半天,见他不搭理,就有些唱独角戏的狼狈,恼怒之下,拿眼角飞了他一眼,把链子扯得哗哗作响。

  梅洲君在一旁乘着风凉道:“你得使劲,扯一把就开了。”

  “大少爷,你倒是搭把手啊,又不会少你一块肉。”

  “我可没干过这个。解不开也不妨事,你拿回去吧。”

  “我难道是贪你的怀表不成?再说了,留个大男人的怀表在枕头边,这算什么回事?”

  梅大少懒洋洋道:“那你就扔了罢,不值几个钱。”

  当一个男人开始揣着明白装糊涂,他就是一只撬不开嘴,还又臭又硬的死蚌了。

  “呆子!”她啐道,捏紧了怀表,骤然起身。她在苔藓上布的盘丝阵这才显出厉害来,软缎鞋踩不住,就这么一滑,合身朝梅洲君身上跌了过去。

  她惊呼一声,下意识去抓梅洲君的胳膊,谁知道这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大少爷,竟然比她还娇贵,就这么往斜侧里一闪,唯恐被她轧着了。她一抓之下,人没捞着,反倒握住了什么又冷又硬的东西。

  她骇了一跳,连依偎过去的娇态都忘了个一干二净,忙把手丢开,只见梅洲君递过来的,赫然是支红木嵌银的文明杖!

  那支文明杖轻轻把她一隔,这拒人千里的架势,仿佛她就要像只虱子似的,跳到他身上吸血去了。

  梅洲君一手掸了掸领口,笑道:“好险,我刚折好的口袋巾。”

  这么会有这么骄矜到可恨的男人!

第2章

  六姨太今夜没能遂愿,心里酸溜溜的不是滋味,那眼里的幽怨简直能和井里的月光一起泛出来。

  奈何她这是俏媚眼抛给了瞎子看,梅大少只是笑,仿佛倚在台下风风光光看了一出戏,便宜都占尽了,独独没有掏出赏钱的意思。

  六姨太一跺脚,又没法留他,只好眼睁睁看着他披了西装外套,打角门里出去了。

  他走得很快,脚下带风,仿佛刚刚那场还没尽兴的眉眼官司,转瞬就化作了一把胭脂刀,要割他的后脖子。

  她想得不错,梅洲君确实是在躲她。

  这一躲,就躲进了小轿车里。

  司机吴丰是家里的老人了,连着两三天夜里送他出去,不消他吩咐,就绕过来给他开了车门,还朝他面上看了两眼。

  “这就对了。”

  “对什么?”

  “大少爷今个要往哪儿去,小的全凭一管鼻子闻出来了。”

  “你又闻出什么了?”

  “好大一股风流味儿。”

  梅洲君抄起手杖照他头上那顶水獭皮帽子来了一下。

推荐文章

我是一个超大号的套套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炮楼

明知做戏

暗恋翻车后

大哥的女人

失忆后怀了情敌的崽

我在真人秀里出道封神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海中月

见雪深

上一篇:我是一个超大号的套套

下一篇:后来那个人成了我男朋友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这个作者听说是写海棠市花的那位
哭了,看的好难受呜呜呜不是不好看的那种难受,好揪心啊这些角色,六姨太真的死了吗救命……
还没看完,真的很绝,作者真的把人物都写活了
好绝!非常的emmm引人入胜
绝绝子!!!!!
坐标119
肉在哪里
好看,作者这文风对我胃口,肉也香但偏少
有人下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