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子夜不眠待君来

作者:北乡先生 时间:2021-08-23 09:02:03 标签: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冷静隐忍谷主攻X忠犬迟钝暗卫受

·双向暗恋,双重生,撩汉宠文

  九年前,林枭捡回了齐陵,这个人身手超绝冰冷无情,似乎没有人类的感情,却唯独对他忠心耿耿。可林枭却发现自己对他的信任和欣赏不知在什么时候就变了味道。

  他把齐陵这条狼困成了自己的笼中鸟,却发现与他渐行渐远,可越是这样,他心底的感情越是疯狂,最终将两人都逼到了绝路。

  当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林枭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三年前,回到了还齐陵还没有遍体鳞伤的时候,这一次他忍痛决定放手,只和他当兄弟,然而每当子夜时分,他发现自家的这个暗卫天天都来偷偷看自己......

  天天忍出内伤的谷主不敢再暴露自己心思,可总觉得自家的暗卫越来越撩人,动不动就往自己身边蹭,他恨自己上辈子没忍住,所以这辈子就算被邪火烧成灰他都得屏住......

  可天天被人这么撩拨,又怎么可能憋得住!==#(某人蹭床板咬牙锤墙)

  另一边齐陵也是各种委屈:主上怎么不喜欢摸我抱我了?怎么跟上辈子不一样了呢......

  --小剧场--

  凌晨子时,林枭闭着眼睛躺床上,齐陵无声地从房顶跳下来,蹲在他面前,熟练地摸了摸林枭的脑袋,又悄悄地帮他盖好被子,却突然被人捉住了手。

  “又来?”林枭眯眼,咬着牙冷笑。

  “你要是真怕我冻着,怎么不上来陪我?”

  齐陵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乖乖点头,听话地准备上去陪他。

  林枭额头青筋暴起,起身拦住他:“下去!回你自己屋!”

  齐陵抿唇,眼中有些委屈,站在那一动不动,也不说话,像只被人抛弃的小狗。

  林枭扶额叹气,再次妥协:“好好睡觉,不许乱动!”

  齐陵:“好!”

  后半夜某人窒息中醒来,再次发现自己被人用被子五花大绑......

  排雷:双洁,1V1,双向暗恋

  攻【前期霸道,后期怕伤害受,始终不敢靠近】

  受【不懂感情,懵懵懂懂,就喜欢攻亲亲抱抱,于是拼命蹭蹭蹭】

  两人持续别扭,感情纠结(不喜劝退),保证不虐,日常互动撒糖糖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情有独钟重生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枭,齐陵┃配角:┃其它:撩汉,甜宠

  一句话简介:我家暗卫好撩人

  立意:喜欢一个人会希望他改变,而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便会懂得改变自己

第1章

  江湖中最令人闻风丧胆的势力之一便是血阳谷中的落日阁,只因为当初阁主林枭曾经一怒之下灭了武林世家谢家满门,将他们供奉祖先的祠堂砸成了乱葬岗,山谷中血流成河,映红了天边的夕阳。

  从此之后,人们便把那处凶地改名为了血阳谷,却不知道林枭血染江湖,为的却是一个男人。

  武德初年,正月十八,阴云蔽日,漫天飘起了鹅毛大雪,不过半天的功夫,放眼皆是一片纯白。

  在一处偏远的山谷之中,林枭踉踉跄跄地从萧瑟的密林中走出,跌坐在地上,而身后则是两行带着血的脚印,他捂着胸口回过头看了看那一路上刺眼的鲜红,眼中平静的可怕,似乎对死亡没有丝毫恐惧,甚至称得上麻木。

  杀人者,终究要做好被杀的觉悟,可林枭觉得,若齐陵还在,自己不会落入这般走投无路的境地,因为那个人把自己看得比命都重要,怎么可能让自己死在他的前面。

  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即便已经听到了后面追过来的脚步声,却懒得再挣扎或是逃跑,索性就躺在地上,晦暗的眸子中除了坦然外还有解脱。

  其实林枭自己知道今日是个死局,可对方拿出了齐陵的刀,所以哪怕他明知道这是个陷阱,也没办法控制自己跑过来,甚至都没有带上任何人,说实话,林枭已经活够了,他就是来找死的。

  林枭惨笑着捂住了脸,即便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即便他现在闭着眼睛,依然能够清晰地想起那个男人苍白清秀的面容和低沉暗哑的声音。

  齐陵,那个他深爱到骨髓里的人,那个用命保护自己的人,到底是毁在了他自己手里。

  林枭的身体渐渐冰冷到麻木,而后面的那些杀手也终于追了上来,手持着利刃缓缓地靠进,毫不掩饰眼里的杀机,可林枭已经不在意他们了,在生命终结之际,他脑海里只有一个人,齐陵。

  是我对不起你。

  林枭捂着胸口,只觉得心脏疼的厉害,不知道是因为那穿透身体的利箭还是因为又回忆起了之前的事情。

  渐渐地,他的视线被血色覆盖,一如两年前他无力地抱着怀里被鲜血染红的身体,除了那让他绝望的颜色,什么都看不见。

  当寒锋从他脖颈处划过的时候,林枭已经不觉得疼了,因为心口的痛足以让他忽视身体上任何疼痛,他没忘记,是他自己亲手折断了齐陵的羽翼,将其囚禁在自己身边,更不会忘记那个人挣扎时痛苦忍耐的神色。

  整整一年,是他将齐陵困住,占为己有,教导他的也不再是安身立命的本事,而是那些本不该是男人学的东西,齐陵不会,林枭便硬逼着齐陵学,直到他遍体鳞伤。

  可即便自己那样对待齐陵,齐陵从始至终都是一样的驯服顺从,全身轻颤着任他肆虐,没有丝毫反抗,只是那双淡漠的眸子里日日都开始弥漫着水雾,多了不曾有过的迷茫和无助。

  林枭闭上了双眼,手心里紧紧地攥着一枚青黑色的玉珠,那还是当初他捡到齐陵时候他身上佩戴的东西,也是齐陵死后唯一的遗物。

  “对不起。”

  林枭喃喃自语,眼前闪过的是齐陵苍白的面容和眼角微红的泪痕,那样优秀的一个男人,对他忠心耿耿,本应该是纵横江湖的人物,却默默无闻地守候在他的身后,哪怕到了最后都不曾有过逃离的念头。

  齐陵......我好想你......我错了,我不该逼你的......

  林枭人头落地的一瞬间,眼泪飞散在了冰冷的空气当中,化为细小的冰晶消失在地面上。

  他知道自己死有余辜,可还是控制不住地自责和懊悔,若是自己当初没有冲动,那齐陵是不是就不会死?如果他足够克制,那两个人是不是还可以作为兄弟好好地在一起?

  纯洁的雪地上染满了鲜红,林枭手里头紧攥着的珠子悄然掉在了地上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察觉。

  杀手们要的是他的命,也没有注意到那沉没在雪地里的玉珠,更没有注意到上面一闪而过的微光,提着他的头便离开了此地,只留下一具冰冷无头的尸体逐渐被白雪掩埋,而世界也再次化为一片沉寂。

  林枭死不瞑目,虽然看不见,可意识却在浑浑噩噩中不断挣扎,他总是能看见齐陵满身是血躺在自己怀里的模样,想要呼喊他的名字,却无论如何都发不出声来。

  过了许久,他眼皮上传来一阵强烈的刺痛,猛然睁开了眼睛,随着强烈的光线照射进来,他也终于哑着嗓子大声喊出了那个在心底无数次低喃的名字。

  “齐陵!”

  林枭的呼吸混乱不堪,锐利的眸子上布满血丝,猩红可怕,声音嘶哑,可当他发出声音的一刹那,自己却彻底惊呆了,不敢置信的摸上了自己的脖子。

  此时他的脑袋还好好地顶在上面,可那刀刃砍断脖颈的感觉却依然刻骨铭心,那种人头飞出去,还能看见自己尸体的感觉更是无比清晰,仿佛就发生在上一刻。

  他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耳边轰鸣声不断,脸上更是毫无血色,目光麻木地环视了一下四周,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在血阳谷中,而是在很早之前落日阁旧址的书房之内。

  林枭站起身来,身形依然不稳,唇瓣轻颤,目光更是一片混乱。

  他不敢相信地看着周围熟悉又陌生的一切,最终踉踉跄跄地走到了书柜前面,颤抖着手打开了一个暗格,当看见里面放着的木像时,他也彻底惊呆在了原地,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这一刻凝固。

  为什么,为什么这东西还在?!

  林枭的手剧烈的颤抖起来,甚至连指尖都在战栗,他几乎拿不住手里的东西,可当手指碰到那熟悉的木像时,清晰的触感从皮肤上传来,让他猛地打了个哆嗦,瞬间红了眼睛。

推荐文章

少帝春心

出家前怀了殿下的崽

我乘风雪

倾世哑后

八声甘州

与子同袍

路人身份的我被攻二看上后

小富贵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子夜不眠待君来

上一篇:少帝春心

下一篇:明月来相照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受和攻都好可爱呜呜呜,笨蛋与笨蛋之间的爱情kswl
个人觉得挺好看的 剧情不错 然后受好可爱哦
感觉写的夸张了
这个车写的可以啊
坐标53 有车 是文言文的
坐标35章 我觉得水温还可以^ω^
齐陵好可爱!!
冷静隐忍公主攻>w<达咩u~
主攻我来啦!
主攻啊TVT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