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我乘风雪

作者:弃吴钩 时间:2021-08-06 08:51:04 标签:狗血 江湖武林
我乘风雪,本是归人

赵昀的意中人,龙章凤姿,少负俊名,除了不喜欢他以外,可谓无一处不好。

  *

  提示:

  cp:赵昀x裴长淮

  不是在开车,就是在开车的路上。

  剧情狗血小儿科,别太在意。

第1章 芙蓉帐(一)

  京城入深冬,下了一夜的鹅毛大雪,至天亮时初霁,白雪堆积,沉沉压在灰青色的松枝上。

  芙蓉楼的清晨没有入夜时那般热闹,四处鸦雀无声,因怕惊扰着贵客休息,连早起忙活的小厮都放轻了步伐。

  外面静,房中更静,兽炉中香烟袅袅。

  赵昀睡得不深,一早就醒了,上半身倚在床头,正望着枕边的人出神。他手下有意无意地捻着这人落在枕上的乌发,手感如小兽的绒毛一样柔软。

  赵昀捞起一绺,放在鼻端嗅了一嗅,还能闻到他发间淡淡的香气。

  这厮生得一副好面孔,玉雕似的五官,绝俊雅,绝秀美,现下只贴身穿着件丝缎的里衣,昨夜给赵昀撕得不成样子了,此刻疏散地拢在他身上。

  这副身体的每一寸,赵昀都在昨夜亲吻过,现下不算熟悉,却也不算陌生。

  里衣下的皮肤如玉,养得白皙干净,外头看着顶清瘦的一个人,赵昀抱他,都能摸到他纤瘦的骨架,不想他胸腹间的肌理却是紧致匀称,蕴藏着力量,不似寻常的小倌。

  赵昀还摸到这小倌手指上有层薄茧,大约是个会用剑的。

  赵昀倒没有疑心他会是什么刺客,否则昨夜他快死在这厮身上时,也合该动手了。大抵因京城世家里的子弟最讲究,口味也刁钻,便连这胯下玩物都调教得这样好,文武皆通。

  不过么,怕只是调教了床下的功夫,床上的功夫却生疏得很。

  赵昀原是想他来伺候自己,可细细回想一番,昨个儿倒像是他伺候这厮了。

  昨夜扬州总商的管事在芙蓉楼设宴,请赵昀来喝酒听曲,酒是一壶碧,曲是阳春雪,皆属上品。

  赵昀一时兴起,喝得酩酊大醉,总商管事就吩咐两名仆人扶他下去,到雅间里醒酒休息。

  走到二楼时,赵昀忽地听见堂下唱起《金擂鼓》,抹了油彩的武生登台一亮嗓,就震得满堂喝彩。

  他也爱听这一出,便遣走仆人,独抱一壶酒,倚着阑干,在楼廊里边饮酒边听曲。

  一曲下来,赵昀醉得更深,最后经芙蓉楼里的小倌扶着,才回到雅间里睡下。

  他随口问着这小倌的名字。

  小倌也回答,长淮。

  赵昀问他是哪两个字,能不能写来给他看一看,可惜醉得太厉害,没能听清楚他怎么说的。

  他这一觉睡到月中天才醒,夜里燥出一身热汗,起来喝了口茶水,回身时才发觉那长淮就睡在床上。

  赵昀心下纵情动欲,索性扯开长淮的衣裳,将他纳到怀里来。

  黑暗当中,长淮的背贴着赵昀的胸膛,两人都看不清彼此的脸。

  对于赵昀来说,这怀里的人不过是用来泄欲的物件,他谈不上喜欢,于是也没存多少耐性与柔情,身下阳物早已硬挺滚烫,不由分说,就往他后穴当中顶入。

  长淮本还睡着,这一下疼得清醒,下意识挣了挣,刚插进半分的阳物又脱出,疼痛中牵起一阵酥麻。长淮不禁低喘一声,开口时越发恼了:“做什么?放手。”

  赵昀听他这口气,几乎都要以为他是在发号施令了。

  “你这小郎君,怎么比我还横?”

  赵昀也没有生气,从前见够了别人在他面前一副谄媚做低的作态,忽然冒出来这么一个胆大的,赵昀倒看他唐突得有些可爱。

  他虽算不得什么温柔的人,但在这等风月事上也不想弄得好不愉快,加上赵昀近来正当春风得意之际,心情极好,便舍出三分耐心给了长淮,没继续入他。

  那物的顶端抵进长淮的腿间厮磨,缓慢而又深入,一下一下顶弄着。

  自不必看,长淮也能清晰地感受到赵昀身下那物何等的雄伟与不善,他闭了闭眼,显然有些惊慌。

  隔着衣衫,赵昀摸到他心脏跳得厉害,一时笑了笑,将手故意探进长淮的里衣中,笑问:“凉不凉?”

  当然凉,凉得长淮一哆嗦,他忙按住赵昀的手,“你……”

  刚要说话,赵昀的气息贴近他的耳后,温热的呼吸搔得长淮腰间一软,他又闭上眼,缩了一下颈子,唇间溢出轻快的低吟。

  这赵昀予他的一凉一热,真真是折磨人,又教他清醒,又教他意乱情迷。

  赵昀的手慢慢向下,低声道:“正好,要你给我暖一暖,长淮。”

  也不知怎的,赵昀说完这句话,长淮浑身一僵,转过头来,定定地看了赵昀一会儿。

  赵昀道这小倌眼睛也生得好漂亮,漆黑雪亮,在黑暗中也流转着波光。

  他心头一热,低头轻促地吻了吻长淮的唇,问:“小狐狸眼,瞧我作甚?”

  长淮道:“再唤我一遍。”

  ——

  1v1。除了缘更,暂时还没什么雷。

  裴长淮不是小倌,当朝正则侯。

第2章 芙蓉帐(二)

  言语里的骄矜浑似天成,这下,竟连尊称都不带了。

  赵昀最不喜听人吩咐,张嘴咬在他的耳垂上。

  耳朵的疼痛和轻微的湿热意,让长淮身子颤了颤,他呼吸中夹杂着一声低吟,又很快忍耐住。

  赵昀问道:“我找了个祖宗么,你要我如何,我就如何?”

  他说话还是一团和气的,给外人听着,或许以为他们是在拌嘴,可这赵昀骨子里就不是什么善物,一贯的喜怒无常。

  方才他还觉得长淮可爱,三言两语下来,又觉得他太过放肆。

  需得经人教训的那种放肆。

  赵昀旋即翻身,将长淮压在身下。

  长淮动弹不得,一时恼得不行,连叫了两声“赵昀”,要他放手。

  赵昀听他直呼自己的名字,眼睛弯了弯,道:“既认得你昀大将军,还敢对我呼来喝去,芙蓉楼里的人,除了你,再也没有。”

  “你误会了。”

  长淮似要反抗,推搡着赵昀的胸膛,赵昀一下将他不安分的手脚牢牢制住,力道不算重,却擒拿得正好,有四两拨千斤之效。

  隔着亵裤,赵昀握住他半硬的性器。

  “你……啊……”长淮忍不住呻吟。

  赵昀手指抵在顶端铃口轻捻,随意抚弄了两把,那物很快彻底硬翘起来,在他掌中一鼓一跳,热得惊人。

  “哪里误会?”赵昀似笑非笑,“……长淮,不是么?”

  他声音低沉许多,将长淮二字唤得暧昧不清。

  长淮只顾着急促地喘气,话也说不出来,淬玉似的脸颊浮起一层淡红。

  不消片刻,那物的铃口处淌出一丝银液,腻在赵昀指间。赵昀见他得了趣儿,手指趁势探到后穴处,略有些艰涩地进了两指。

  长淮“唔”了一声,眉头紧紧皱起。

  方才他还不大喜欢与赵昀亲近,这时听他唤了两声自己的名字,眸子不再那么清亮,丢了魂似的,望着上方的赵昀。

  湿滑紧致的肉壁裹住赵昀的手指,一吸一吮,缠得他手指麻了半边,他不由地心道,这儿的嘴比上头的那张不知巧了多少。

  长淮咬住牙关,忍着很久没叫出声,复又主动攀上赵昀的肩膊,纵情去亲吻他的嘴唇。

  两个人大概都不擅长此道,亲吻时,牙齿磕磕绊绊,一个不小心,赵昀给这厮咬了一下舌尖,不禁轻轻嘶了一声。

  长淮立时要退却,与他分开些许,还不及他问赵昀疼不疼,赵昀一手拢住他的脸颊,越发深沉地吻下来。

  唇舌缠绵间,赵昀搅弄他下身的手指更加毫无章法。

  长淮口中支吾低吟,情欲渐渐被赵昀撩拨起来,火一样灼烧着他的神智,烧得他不大清醒,双目紧闭,任自己往欲海里沉沦。

  赵昀捏着长淮脸颊的那只手向下游走,指腹掠过他的下巴,喉结,还有锁骨,最后停在长淮颜色浅红的乳首上,又捏又拧。

  长淮身上痛,也痒,给赵昀治得一时生、一时死。

推荐文章

倾世哑后

八声甘州

与子同袍

路人身份的我被攻二看上后

小富贵

代嫁

第一纨绔

王爷家的小哑巴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我乘风雪

上一篇:倾世哑后

下一篇:出家前怀了殿下的崽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有没有清冷受古代耽美,姐妹们推荐下
匿名 的原帖:
水大的逐王
匿名 的原帖: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我爱耽美 的原帖:
千万不要看二哈,渣攻贱受,一点也不清冷,无条件包容渣攻那种,且没有追妻火葬场
匿名 的原帖:
二哈受控就快跑吧,毕竟作者自己都是攻梦女妄想当攻的同妻,受根本就不清冷好吗?上赶着倒贴那种的
匿名 的原帖:
我是没看出来受倒贴,我也不懂你们好好的骂人贱干什么,是觉得这样特别厉害么
呜呜,为什么我还是更喜欢赵昀
超超超超超级好看!
有没有清冷受古代耽美,姐妹们推荐下
匿名 的原帖:
水大的逐王
匿名 的原帖: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我爱耽美 的原帖:
千万不要看二哈,渣攻贱受,一点也不清冷,无条件包容渣攻那种,且没有追妻火葬场
匿名 的原帖:
二哈受控就快跑吧,毕竟作者自己都是攻梦女妄想当攻的同妻,受根本就不清冷好吗?上赶着倒贴那种的
好爱长隽啊wwww心疼死我了,姐妹们这文是可以入坑的相信我,剧情挺好的
匿名 的原帖:
啊是从隽
好爱长隽啊wwww心疼死我了,姐妹们这文是可以入坑的相信我,剧情挺好的
有没有清冷受古代耽美,姐妹们推荐下
匿名 的原帖:
水大的逐王
匿名 的原帖: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我爱耽美 的原帖:
千万不要看二哈,渣攻贱受,一点也不清冷,无条件包容渣攻那种,且没有追妻火葬场
匿名 的原帖:
渣是有原因的好吧,为了师尊承受了八苦长恨花,所有善意的记忆都会消失,且受人控制
有人说读到54页就读不下去是因为什么?我读到67页,还兴趣正浓,其实还不错啦,可以入坑了,姐妹们
有没有清冷受古代耽美,姐妹们推荐下
匿名 的原帖:
水大的逐王
匿名 的原帖: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我爱耽美 的原帖:
千万不要看二哈,渣攻贱受,一点也不清冷,无条件包容渣攻那种,且没有追妻火葬场
有点类似琅琊榜的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