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国师他是病美人

作者:廿四铜钱 时间:2021-09-03 04:13:55 标签: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楚有位国师名唤沈辞,是个不折不扣的佞臣,掌控着皇室,操控傀儡皇帝,只手遮天。

最后被小皇帝楚阆在祭天大典上一箭穿心,落得个被后世唾骂的下场。

  重来一世,沈辞回到了祭天大典的前一个月,于是他决定辞职,这个国师他不干了。

  他带着辞呈和天子金印送进宫里,结果被楚阆撕了。

  不仅如此,沈辞连宫门都走不出去,小皇帝将他变相软禁在身边,日日看着他。

  直到某天小皇帝对着他这个国师兼帝师以下犯上,沈辞终于忍无可忍:“或许你不知道,但是我们之间确实隔着血海深仇。”

  .

  楚阆前世不听沈辞的话,错信了旁人,不仅杀了沈辞,还丢了自己的命。

  他执念太深得以重生,发誓再也不相信任何人,只是必要将沈辞困在自己身边,查清上一世的真相。

  然而他将人困着困着,发现沈辞并不似前世那般意图皇位,反而可爱得像只小狐狸。

  直到那人终于逃离他的身边,他才惊觉自己已经沉沦。

  他当真,离不开沈辞了。

  【食用指南】

  双重生1v1

  年下小甜文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辞(受) ┃ 配角:楚阆(攻)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国师今天喊楚郎了吗?

  立意:吾辈当自强

第1章 朕不能没有先生

  冬日的京都寒冷刺骨,狂风呜咽似抽打着骨髓,霜雪洋洋洒洒落满了城内城外。

  入目茫茫一片的白,却在这白色之中,有不一样的色彩。城外正举行着一场皇家祭祀,祈祷来年风调雨顺。

  那庄重肃穆的圆形祭台上画着古老的纹样,圆台中央站着一个人,他与霜雪融为一体,整个人隐藏在国师宽大的衣袍下,帽子掩住了他的面容。

  圆台之下站着许多人,大多是朝廷官员,唯有不远处的高台之上,坐着一身明黄锦服的天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白衣国师身上。

  他点了三支香,祭拜天地后朝香炉走近,他背对着文武百官,背对着天子,也正是此刻,有破风声从他背后传来,眨眼已至。

  他只觉得心口一凉,紧接着传来剧烈的疼痛,手中的香也拿不住了,摔落在地上,断成好几段。

  他难以置信地看向自己的心口。

  那本该在风雪中叩拜天地的国师沈辞一身白袍被鲜血浸染,他心口插着一支金羽箭,鲜血顺着伤口涌出,在纯洁的白袍上绽开朵朵红梅,妖冶凛然。

  狂风大作,吹得人瑟瑟发抖,白色的国师袍迎风猎猎,吹落了他遮住了面容的帽子。

  帽子下是一张惊艳的容颜,虽然面色惨白,显得有些虚弱,却是令人产生想要呵护的冲动,他眼角接近鼻梁处有一颗小痣,如同化为人形的狐狸,故而民间常传国师沈辞,乃是妖道。

  朝中大臣纵使见过他多次,此刻祭台周遭的所有人依旧生出一个想法,这人穿红衣该有多惊艳。

  沈辞站在祭台中央,思绪被心口的金羽箭充斥,疼痛席卷了全身,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动不了。

  好疼,心口被一箭贯穿,他疼得甚至无法开口说一句话。

  周遭的景物如云烟散去,他倒下之前,望向了那个坐在高台上的帝王。

  那人一身明黄锦服,头上戴着一顶垂帘冠,或许是心情激荡,掩面的垂帘微微晃动着,露出那一双带着杀意的眼眸,冷冽无比,竟比这冬日的霜雪,刺骨的寒风还要冷。

  天之骄子手持一把照日弓,保持着射箭的姿势,意气风发,仿佛又看到那个跨马扬鞭,追逐猎物,年少恣意的少年。

  沈辞对上天子眼中的杀意,勉强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他不仅是国师,还是帝师,他教导陛下面对强大的敌人需隐忍蛰伏,韬光养晦,待到时机成熟,一击必杀绝不留情。

  如今那人做到了,却原来…

  是为了对付他。

  沈辞再也坚持不住,倒在祭台上,周遭无一人呼唤他,有的只是幸灾乐祸和嗤笑。

  雪落在他的身上,企图阻挡那汩汩溢出的鲜血,寒风呜咽中,他缓缓闭上双眸。

  他这辈子不负庆德皇帝所托,辅佐陛下稳坐皇位,朝廷纷乱之中早已忘记自己是谁,只知道自己是一个臣子,一直恪守本分,可到头来,落得个被天下唾骂,被自己的学生,当今陛下亲手所杀。

  究竟是有多失败啊,他想。

  若能重来…

  他宁愿不曾上京,不曾遇见少年天子,不曾答应庆德皇帝辅佐他,或许也就不会…

  丢了自己。

  天子站在高台上神色不明,他收起弓箭,屹立于天地间,沉声道:“国师沈辞,意图借祭天大典谋反,现已被就地射杀,如有谋逆同党,归顺者既往不咎。”

  祭台惊讶之余,纷纷跪了一片:“陛下万岁!”

  大楚终究是要变天了。

  众人不由得再度望向祭台上那道红白交织着的身影,也不知道当初国师沈辞杀了庆德皇帝,转而扶持小皇帝楚阆时,可有想到今日?

  楚阆脱离了国师的掌控,如日中天,将大楚治理得井井有条,盛世繁华莫过于此。

  然而谁也未曾料到,一年之后,大楚灭国,皇帝楚阆驾崩于御书房。

  大楚繁华就此破灭。

  .

  …

  “啊呀,国师大人这一觉睡得也忒久了,这陛下还等着呢,棠梨姑娘,您再去催催吧?”

  耳边隐约传来十分轻的声音,仿佛在很远的地方,却让他听了个一清二楚。

  脑海仿佛被搅拌似的,疼痛与昏沉齐至,沈辞费力地去睁眼。

  房门也在此刻恰好被打开,一缕光从门外透进来,打散了屋内袅袅缠绕的熏香,照进床帘帷幔内的人。

  沈辞彻底清醒过来,却还无法动弹,身上仿佛压了千斤重担,连动一动指尖的力气都没有。

  “主子,您醒了吗?”床边传进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清脆婉转,令沈辞陡然一惊。

  这分明是他府里贴身小丫鬟棠梨的声音,怎么会再一次听到?

  莫非他死后满门抄斩,他们在地府重聚?可这里似乎是他的国师府,这帷幔房梁,萦绕在空中的熏香,都如此熟悉。

  沈辞有太多的疑惑,却在心口作痛的一瞬间烟消云散,他忍不住低低呼了一声。

  棠梨听见动静,连忙拉起了帷幔挂在一边,床上的人脸色有些白,棠梨将沈辞慢慢扶起来,靠在床柱边:“主子,赵公公在外面催呢,您似乎不大舒服,要不和赵公公说说,晚些再进宫?”

  沈辞按着心口轻轻咳了两声:“赵公公可有说,陛下让我进宫是为何事?”

  他的心中滋生出一种荒诞的想法,虽说上辈子想着若能重来,却也没有想到会真的发生“重活一世”这种事,他需要确认。

  棠梨拿过一旁一直备着的水递给沈辞:“说是请您共商祭天大典的日子和一些事宜。”

  祭天大典…

  那些痛心疾首的记忆纷至沓来,他感觉心口一阵绞痛。

  既然重来,为何不再往前回溯一些,偏偏要回到祭天大典的前一个月?

  若他没有记错,这一次进宫,他便是和楚阆商定了祭天大典定在一月之后,那个飞雪满天的日子,也给足了楚阆筹划杀他的时间。

  沈辞眸中微微翻涌着,他说过,若能重来,他定要抛弃这京都的一切喧嚣。

  沈辞撑着身子从床榻上起来,眼前微微一黑,棠梨眼疾手快将他扶住。

  沈辞一向身子骨不好,但不至于如此孱弱,这是重生的影响吗?

  沈辞轻轻皱眉:“我这身子…?”

  棠梨在旁边叹气:“主子之前说窥探太多天机容易出事,没想到却是折损自己的身子,长此下去可如何是好?”

  “罢了,”沈辞摇了摇头,“你去回赵公公,说我一会儿便会进宫的。”

  棠梨欲言又止,点了点头,出去了。

  沈辞穿上外袍,并不着急出门,反而在书案前落座,提笔在明黄的折子上这下两个字——辞呈。

推荐文章

明月来相照

子夜不眠待君来

少帝春心

出家前怀了殿下的崽

我乘风雪

倾世哑后

八声甘州

与子同袍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国师他是病美人

上一篇:明月来相照

下一篇:被敌国皇子巧取豪夺后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这还能he?倒不如be了算了
姜子牙疼 的原帖:
一篇优质的厕所读物
这还能he?倒不如be了算了
真的是攻杀了受?没有误会没有错手就是攻想杀了受?那还he个屁啊
结局有点草率
好看吗?
匿名 的原帖:
下水了记得捞我
匿名 的原帖:
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   救命,我看不懂“捞”字
匿名 的原帖:
姐妹,你吵到我的眼睛了[~e.jy~]
匿名 的原帖:
眼睛没了。。
文案有点戳我欸,下水看看
匿名 的原帖:
看到63页了,有种不祥的预感,不会要be了吧……
匿名 的原帖:
哎嘿嘿嘿嘿嘿,结局很好,嘿嘿
文案有点戳我欸,下水看看
匿名 的原帖:
看到63页了,有种不祥的预感,不会要be了吧……
好看吗?
匿名 的原帖:
下水了记得捞我
匿名 的原帖:
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捞   救命,我看不懂“捞”字
匿名 的原帖:
姐妹,你吵到我的眼睛了[~e.jy~]
有人吗?人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