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作者:天蝎与小妖 时间:2018-12-27 10:05:42 标签:三教九流 女装

他是为弟求医的少年侠客
他是为疯父扮作女装的少年神医
“你要娶谁?”
“你。”
他伸手执起他的手伸向身下,嗤笑,“这样,你还要娶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月倾言阑锦 ┃ 配角:月倾君岳沧翎 ┃ 其它:耽美求医


      第1章 第 1 章
一【这样呢,还要娶我吗?】

  “倾言求娶谢小姐,请前辈成全。”

  噗――

  首位上的谢老头猝不及防喷出一口茶水,还没开口,就听旁边的师弟道。

  “你姓月?”

  “是。”

  “金陵银月山庄月修苒……”

  “是家父。”

  岳沧翎打量他一眼,目光落到他膝盖上,玄色劲装下已然是血色一片,却站的笔直。

  “求亲不急,先去将伤口处理了。”

  说罢,岳沧翎扔过来一瓶药。

  “锦儿,带月少侠去休息。”

  “诶,师弟,我还没说呢……”

  月倾言握着手中的瓶子紧跟在谢小姐身后,凉风里长长的秀发在素白的衣裙上轻拂缓缓划过他的手心。

  痒痒的,还带着点酥麻。

  忽然,她转过头。

  “你要求亲?”

  他犹豫着点了点头。

  又见她问。

  “娶谁?”

  少年突然愣了下,定定吐出一个字。

  “你。”

  话落,他摒紧呼吸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可那张白皙的脸上却看不出半分情绪。

  月倾言想,她肯定是生气了。

  是啊,哪有还未表明心迹就求亲的。

  “我……”

  月倾言张口,还未来得及说话就见谢小姐伸手执起他的手。

  在他惊愕中一把按向她的身下。

  “这样呢,还要娶我吗?”





  二【相公,来快、活吧!】

  月倾言做了个梦。

  梦里,他穿着大红喜服坐在床边,旁边是他蒙着盖头的新娘子,突然新娘子一把掀开盖头,把他摁倒在床上,脸上露出狰狞的笑。

  “相公,来快、活吧!”

  梦中醒来,月倾言吐出一口气,却摸到身下湿漉漉的。

  推开窗,一身素白的‘谢小姐’在树下喂鸟,见他看来,‘她’回过头狠狠的撇了他一眼,啐道,“骗子!”

  穿着女人衫裙,挺着个大胸,到底谁才是骗子!

  月少侠莫名觉得委屈。

  “你不是为你弟弟来求医的吗!?”

  ‘谢小姐’瞪他。

  “是。”月倾言如实回答。

  “那你求什么亲!?”见他点头‘谢小姐’更气了。

  月倾言无言,他总不能说,你爹不愿意见我,若是我娶了你做了他女婿,兴许他就愿意救倾君了。

  这么说,恐怕‘她’更气了吧。





  三【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据我所知,你来药王谷是求医的?”

  岳沧翎看着眼前的少年,经过一两日的修养已然和前两日才见时大不相同。

  带着蓬勃的朝气和少年的肆意昂然。

  “是。”月倾言答道。

  “诶,你不是来求亲的……”一旁的谢老头话还未完,就被岳沧翎打断,“为何人求。”

  “家弟。”看了眼被抢了话愤愤不平的谢老头月倾言道,“家母怀家弟时曾中过毒,虽生产无虞,毒素却全到了家弟身上。”

  岳沧翎点头,“都大约什么时间发作,有什么症状。”

  月倾言一愣,顾不得细想此人的身份,马上答道,“发病时间不定,昏睡时间长,发病时全身冰冷冒寒气,气息窜动十分厉害。”

  “千日寒!”岳沧翎沉默着没说话,倒是一边的谢老头叫出声。

  月倾言脸色一变,“前辈知道这毒?”

  见谢老头捋着胡子不说话,月倾言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求前辈救救家弟。”

  “救与不救,暂且不说,现在,我问你第二个问题。”

  不远处晒着草药的‘谢小姐’见他跪下皱了皱眉,可偏偏隔的太远什么也听不见。

  “前辈请问,晚辈一定知无不言。”月倾言抬头。

  “先前你说求娶锦儿的事是真心的吗?”

  真心?求娶时自然是。

  可……

  “月倾言求娶,自然是真心,倾言在两位前辈立誓,永不负卿。”

  “若‘她’并无你所看到的这般好呢。”

  月倾言不知道他说的是‘谢小姐’的伪装,还是指‘她’的异装的癖好。

  只得言,择一人终老,无怨无悔。

  岳沧翎自是知道他跪在药王谷前那几日都是锦儿陪着他的,所以此番听到月倾言的话也并无惊讶,只道是月倾言看上了锦儿的善良。

  “这话我记住了,只希望你往后也别忘了。”





  四【叫我阑锦吧】

  月倾言又梦到他的新娘子了。

  梦里他衣冠不整地躺在床上,他的新娘子穿着大红嫁衣坐在他躺平着的大腿上,忽然他的新娘子一把扯掉凤冠,黑发散落无风自飘,然后他媳妇抬起葱白的手解起了嫁衣……

  一件……

  两件……

  三件……

  呃……等等,他看到了什么?

  馒头?

  谁他妈告诉他,洞房夜他媳妇胸前兜俩大白馒头干什么?

  洞房饿了好吃上两口???

  在他目瞪口呆下,他媳妇又将手移到亵裤上头慢慢的拉下――

   月倾言又从梦中惊醒。

  窗外的天还朦朦亮,他揉了揉眼看见正精神抖擞往架子上摊草药的‘谢小姐’。

  想到昨夜夜里的梦,他本想避开,又想到才在两位前辈面前说了誓言。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走上前。

  “谢……”

  月倾言有些叫不出口,虽说在两位前辈面前已经到求亲地步,但是对于这位‘谢小姐’的全名他还真不清楚,也还是在初见时‘她’一句,我姓谢才得知‘她’的姓氏,后来又听岳沧翎叫‘她’锦儿,谢老头叫‘她’绒绒。

  ‘她’全名叫什么。

  明明是男儿身,又怎么会扮作女儿家。

  而岳前辈又怎么会问出那样的问题,难道他真的要把‘谢小姐’嫁给他?

  而自己的师伯要把身为男儿身的自己嫁给一个男人,‘谢小姐’又他知道吗?

  一时间他脑袋闪过很多思绪。

  ‘谢小姐’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见他也不说话,便自顾的忙自己的去了。

  “我……该怎么称呼你?”

  ‘谢小姐’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随口道,“叫我阑锦吧。”





  五【翩翩佳公子,濯濯少年郎】

  阑锦……

  月倾言在心里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

  真配他啊,如果他能换成男装。

  只是不知道他穿成男装怎么样。

  他的皮肤很白,虽然扮作女子却并没有女子矫揉造作的姿态,反而很大方洒脱,他的脸部线条很柔和,眼睛不大,属于狭长的丹凤眼,一笑便形成了浅浅的弯月,他的头发很长,大约是因为学医的缘故,发质保养的很好,乌黑顺滑。

  月倾言想,如果他换成男装,定然又是一翩翩公子。

  “不准盯着我看!”

  真不可爱,明明初见时那么温顺烂漫的。

  “明日……我就要下山了……”

  “慢走,不送!”

  月倾言望天,看来自己还真是不招待见啊。

  “锦儿,去收拾一下,今天跟我们一起下山。”岳沧翎师伯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可以吗?”

  阑锦雀跃地回头,待听到岳沧翎应声立马放下手中的药杵,然后一溜风地快步回了房间,又出来。

  这速度,这是多久没下山了。

  月倾言有些惊讶。

  岳沧翎出来见阑锦还是一身女子装束,眼神暗了暗。

  “出门在外,女装多有不便,换身男装吧。”

  话落只见阑锦不可置疑的看向岳沧翎。

  “去吧。”

  岳沧翎又开口。

  月倾言站在一旁,眼睛下意识地看着紧闭的门。

  直到门又被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人。

  一身牙白色云纹锦袍,袖口紧束黑色,腰间黑色玉扣腰带,行走间玉扣磕碰的声音非常清脆,直到身前。

  “喂,我这样穿……好看么?”

  月倾言回过神,轻咳一声随即看向他仍旧半披着的发。

  认真建议道,“头发束起来会更好看。”

  见他面有愠色,月倾言突然有些明了,为何他女装时头发也是简单的半挽了。

  “我给你束发。”

  解下阑锦头发的发带,月倾言摸着手中的长发有些着迷。

  真软,真滑,还带着点芍药的清香。

  “好了没?”

  “好了。”月倾言回道,握着手中顺滑的墨发,略一思索将头上的玉冠摘了下来。

  庭院中一坐一站着的身影,一时间竟出奇地和谐。





  六【再动要掉下去了】

  “喂,不要以为你帮我束了发,我就会感激你了。”

  果然,和平相处什么的都是在做梦。

  “举手之劳而已。”

  “你能这样想最好。”

  说完,他欢快的一蹦一跳的往山下走,月倾言沉默地看着。

  “为什么只有两匹马?”

  到了山脚,月倾言也意识到不对,三个人,只有两匹马,那么,谁和谁一匹?

  阑锦和岳沧翎师伯?

  还是……阑锦和自己?

  这么一想,少年的脸莫名的有些红。

  “你不会骑马,让月少侠载你。”

  “那我和师伯一匹。”阑锦咬牙。

  被拒绝的月少侠有些失落。

  “师伯有事要先走一步,到金陵再汇合。”话落岳沧翎扬起马鞭走了。

  走了……

  竟是连师侄都不要了……

  月倾言见阑锦无措的眼神只觉得心底不忍,“暂时先与我一匹吧,到下个城镇我再去买一匹马。”

推荐文章

和亲公子

林公子药罐子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重生之承续

宋帝江山

无耻之徒

长河落日圆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上一篇:和亲公子

下一篇:奉旨拆婚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很暖心,甜甜的 很平淡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