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逆水横刀

作者:香小陌 时间:2018-12-29 01:36:59 标签:强强 江湖恩怨 相爱相杀 美强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还是不能避开。
刀锋血影,逆水行舟,此一战你我天涯陌路。

两个有故事有经历的坚强的男人,相爱相杀鏖战江湖、再联手复仇所向披靡的传奇。现代都市架空,剧情人物完全虚构,无逻辑勿深究,主角光环金手指,过程四处洒狗血,1V1,Happy Ending。

关键词:美攻强受,相爱相杀,江湖恩怨
CP:复仇蛇蝎大美人攻 X 江湖浪子被命运拖不垮打不死的小强受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相爱相杀
主角:严小刀,凌河 ┃ 配角:薛谦X梁有晖 ┃ 其它:美攻强受


作品简评
津门刀客严小刀自幼孤寒经历坎坷甚至不知生身父母,少年落难有幸得到义父戚宝山的仗义相救,干父子之间恩重如山。然而,严小刀却在一次为干爹而接近仇家的使命中,在豪华游轮上与身份神秘容貌倾城的凌公子狭路相逢。彼此性情和心灵的相通令严小刀一步步深陷。然而凌河却为复仇而来,十五年前的惊天血案,事实真相究竟谁是谁非?沐浴在碧海蓝天下的正义与隐藏在阴暗中的邪恶又将鹿死谁手?本文以严小刀的经历为叙述视角,一桩陈年悬案与说不清缘由的两代恩怨为引子,在出人意料的情境下让神秘人物凌河横空出世。凌河嬉笑怒骂之间开口生莲艳惊四座,也让文章在充满悬念的气氛中层层推进,一幕一幕揭开不为人知的往事。两位主角皆是精彩绝艳的人物,情节引人入胜步步为营,感情悄然生发之下又有怎样的高潮迭起,且看全文后续将真相层层拆解。






第一卷

第一章 严小刀
  津门重地,毗邻燕都,熙熙攘攘中蕴藏着沉厚与淡泊气质的一座城市,在港湾一臂环抱之间岿然而立。泛出新绿的远山与更远处的海天连成一片,波涛浩瀚。
  山脚别墅区,大片新派的小洋楼将这座老城的一隅唤醒了几分时髦气。
  严小刀多年养成早睡早起的武人习性,从床上翻身而起,窗外微熹斜打在他剑眉星目十分出众的侧脸上,染了一层舒云淡彩的晨光。
  房门外传来呼哧呼哧的粗重气息,无法忽视的存在感填满了不止一个角落方位,已迫不及待拱着门板。
  越是新房建筑质量越是捉襟见肘,都禁不住细细地敲打琢磨,门框扑扑簌簌开始掉灰。严小刀开门的瞬间,两头毛茸茸胡须拉碴的巨物撞入他赤裸的胸怀,用沾满口水的糙舌头把玩儿他的下巴、脖颈,对清晨时分这样的亲昵习惯经年。
  严小刀一双大手,粗暴地抓弄着一头大宝贝儿的脖颈鬃毛,亲吻的瞬间伸出舌头狠狠对舔了一下,舔过雄狗一排利齿,毫不吃亏地互相占个便宜,然后把那蠢萌的大脑袋推到身后:“滚了,熊爷,先漱口撒尿去。”
  另一头蠢货前仆后继,不甘心地直接跳上,前爪轻车熟路袭上主子大爷的肩膀,一头黑白灰相间顺滑漂亮的毛发胡乱蹭你一脸。
  这货却还嫌不够亲密,被一掌拍下去的同时伸爪子来了一招雌虎掏裆。
  “诶?跟哥耍流氓啊三姑娘?!”严小刀笑着挡掉企图撩开他大裤衩子的肥爪。
  严小刀一路下楼,中途拎了盆、一条白毛巾搭到肩上、又顺手往身后丢去几块犒赏的牛肉干,听到那些呼哧喘息迅速变成欢悦着大快朵颐的一阵咀嚼。
  清晨室外寒凉,小风敲过染绿的树梢再掠过肩膀,在光裸的后背上不经意吹起一阵涟漪。
  他弯腰在院子里用冷水洗涮,用力搓过肩膀、腰腹,呼出白气,任水珠争先恐后沿着腹肌的沟壑流下去,打湿全身。
  湿透的背影轮廓硬朗而鲜明,颇有北方汉子的男子气概。
  院子里各屋兄弟从眼前晃过,有光着身子说笑着刷洗的,纷纷抬头往这边喊了一声“大哥”。严小刀直接将半盆子冷水泼过去,当作打招呼,随即招致好几盆水从四面八方的群起攻之,兜头盖脸把他淹得快要漂起来……
  “没大没小啊你们,我操!”严小刀从发梢甩出一圈水瀑布,笑骂。熊爷与三娘从房里撞出来,两团彪悍健壮的身躯在水地里撒欢蹿了一圈,摇头摆尾,眼睛都笑眯了,用直白的肢体语言告诉小的们,泼得好啊!
  没人怕他,有人还比严小刀大一两岁,但还是都叫他“哥”。
  有人从房里拿出一根三节棍模样的家伙事,扎了步子立于院中,往身上摔摔打打。
  冷水洗过全身,严小刀又打来一盆温热的水,唯独把他的一双大手小心翼翼没入温水之中,泡了又泡。
  看手背,这是一双很俊的男人手,五指修长,指甲也生得匀长好看。
  不是娘们儿的秀嫩玉手,也不见狰狞的青筋或粗壮的肌肉,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地好看。
  他的手掌翻过来时,却有一片如同刀劈斧砍过后被掀开肉、再泛着白的伤痕,触目惊心!新伤不断再摞上旧的,岁月经年,早就没有任何疼痛感,旧皮磨掉再换新的,最终都化作一层厚皮老茧,中间夹杂着七扭八歪抹不平的刻痕。
  也只有这些无法掩饰的刀痕,还显耀着这双手的主人十余年浪迹江湖、走在刀刃上的血性和荣光。
  严小刀与兄弟们合桌吃了顿早饭,他吃半锅咸卤豆腐脑加三个油饼、四个茶叶蛋。
  他回房,脱光换上出门的衣服。
  腰间勒一层很厚的黑色护腹带,有意无意藏住了腹肌。左右肋的位置各有三至四把轻刀,小巧轻便,有短有长。最长的约莫才十寸,尺寸型号也没显出多么吓人。后腰还有一把斜背的方口花纹钢战刀,有些分量。
  这一切暗影刀光,最终都安稳妥帖地裹进一身衬衫西装之下。一排刀尖,排列整齐错落有致,闪出一道似水寒光,安静含蓄地收拢到白色衬衫之下。
  严小刀将西装穿得规矩挺拔、人模人样的,眉眼间没有戾气。他一如平常地整整衣领,嘴角擎个淡淡的笑,在熊二爷与三娘子夹道欢送的簇拥阵势下,出门去了。
  ……
  生意场上人尽皆知严小刀的身份。这人厉害,是津门大佬戚宝山的干儿子。
  严小刀少年时是个孤儿,爹未知,娘不详,没人要,就是寒村蔽路边瑟缩着的一丛瘦骨,低入尘埃里微不足道的一条小贱命,再多捱一个冬夜他就死了。
  他被个善心的农村妇女捡了收养,喂他吃上了一口囫囵的饱饭,在烧砖厂、煤山、挖沙工地和海边湿洼的野荡子之间长大。他上学之余做工挣钱,机缘巧合认识了他后来的义父。
  他义父那时候也是个穷光蛋,在城郊工厂做工,却待他很好,兜里十块钱只够买四个猪肉大葱包子,一定分给小刀两个。
  严小刀跟着这人打工,倒腾小买卖,摆摊赚钱,被地头蛇敲诈追打,与人干架,被人砸铺子烧毁摊位……干父子俩也曾经十分落魄,身无分文,寒冬腊月在城里桥洞下裹着烂棉被睡觉。他干爹在老城深夜唏嘘萧索的灯火中支个破摊,卖些不上档次的鞋子和便宜玩意,小刀就拿棍子帮干爹打狗,与野狗掐架,打小就是个铁骨铮铮的小爷们……
  戚宝山也是个经历过风浪的奇人。没人知晓这人当年是怎么突然发迹的。
  干爹穷得照顾不上儿子,那年临走时把身上零钱和家当都留给小刀,到外地去闯一闯。两年后再回来的时候,戚宝山是揣着大兜子钱回来的,发了一笔来路不太明正的财。
  严小刀十六岁从职高辍学,从此与他干爹闯荡江湖。
  戚宝山的生意一直半白半黑,没有什么不能做或者做不来的,那个年月就看你敢不敢下手、敢不敢做。这人先是砸钱将他们当年摆摊位的服装鞋帽大卖场整栋楼租了下来,从遭人排挤欺凌的穷屌丝一跃做了老板,再一个一个收拾料理远近十街八道尚不服气的小业主们。两年后,城北区最大的四家家居灯具鞋服商城全部收归麾下。
  再数年后,东区那两家拥有民国老建筑的过气饭店,旧貌换成了新颜,同时换了招牌和老板,且与衙门里数得上名号的人物都有生意往来;地方电视台每晚头条新闻里经常露面的熟面孔,私下都出入这些饭店。再有数年过去,这座老城开始波澜壮阔的旧城改造运动,无数新式酒店和商城平地拔起,港口打造临湾经济新区,跨洋运输贸易与港口加工业目睹了疯狂做大的繁荣阶段……
  有一些人白手起家,筚路蓝缕,凭的就是胆大手黑敢挣,也能熬得艰辛吃得苦。
  严小刀一直在戚宝山身边,两把绣纹钢刀扎场子,在看得见和看不见的硝烟中往来征伐,背上刀痕无数。
  如今早已苦尽甘来,金盆洗手,生活的富足随之而来是静好的时光。戚爷这几年也收了手,尊奉上面的政策大环境变化,审时度势,收敛锋芒,远洋公司及旗下地产酒店的账面做得非常干净,安分守己挣点老实钱,跟各路人马皆相交深厚,谁也别得罪。
  严小刀听从他义父的,也认同这些观念。年轻时候争勇斗狠拿命挣来大把的金钱,这钱你有命挣,也得有命去花!
  初春时节快速路两侧花香、树香阵阵,混杂了汽车尾气与工厂白烟,调成一股子属于北方城市特有的厚重余味。仓促追赶的绿化成果与高速膨胀的人口交通狭路相逢,颇显无奈和无能为力,渣土车后方时不时扬起一片尘沙,天空像蒙了一层灰蓝色的罩布。这是个发展日新月异的大都市。
  严小刀在车里坐成个豪放舒畅的姿势,偶尔手指伸出去掸一掸烟灰。黑车呼啸行驶,车窗开一道窄缝,燃着的烟如红星一闪而过。
  开车的是他一个形影不离的兄弟,平头圆脑,一双细眯眼,手脚利落,也能聊。大名杨喜峰,绰号爱称就叫峰峰。
  “大哥,快速路到机场很快,今天咱们出来有点早嗳,到那儿也是等嘛。”杨喜峰叼烟,驾驶平稳熟练。
  “峰峰,再两个出口,下去一趟,我买个东西再过去。”严小刀将车窗全部打开,半条胳膊搭在窗沿上,手指一点。
  “买嘛?买烟啊大哥?”杨喜峰问。
  “买件外套吧,还是有点凉。”严小刀说。
  杨喜峰转脸看了他大哥一眼,俩人穿的都不算少。
  严小刀很随意地解释一句:“从最南边过来,可能没穿厚外套,我出门前忘了拿,正好给干爹买件新外衣。”
  他们就是去机场接人的。杨喜峰一副少年老成样,很懂似的点点头,笑说:“大哥,戚爷回来有事儿要办吧?临湾分局里边换届了,给新来的局长递过话,戚爷好像约了过几天跟人家在佰悦吃个饭,大哥您也去?”
  严小刀对这些习以为常:“知道,去。”
  他是戚爷在应酬场合唯一每次必带的跟班,别的且不论,让他陪着喝酒去,再见见人。
  严小刀做事利索大方,长得也不错,出去见客很能给自己人长脸的。
  他是个匀长瘦削的脸,黑眉朗目,身材挺拔。
  这两年开始流行花样美男和整过容的鲜肉脸。若论五官模样,严小刀也并不十分俊俏耀眼,比不上那些油头粉面。但是,他的眉眼长得很有味道,富有男子气魄的一双浓眉仿佛斜入鬓间,却又没有过分凌厉戾气之相。未开口一双眼先带几分好整以暇的笑意,眉梢轻轻挑动,眼光总好像“还藏了一句体己话没讲出来”,富有一段悠长的深意,让整张脸很有神采。
  他鼻尖一侧,细看有一颗小黑痣,小而细致,让颇具阳刚气息的脸恰到好处地揉进一丝生动和温情,十分能打动人。因此,严小刀这个人男人缘、女人缘、甚至路人缘、老人缘,都非常不错。
  眼瞅着临近目标出口,前方几十米开外突然挤拥成一团,车辆像受了惊,蹦跳着互相乱了道次。危险的车祸转眼而至。

推荐文章

奉旨拆婚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和亲公子

林公子药罐子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重生之承续

宋帝江山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与敌同眠

逆水横刀

警官,借个胆爱你

醉拳

干爹

我等你到风景看透

悍匪[强强]

上一篇:奉旨拆婚

下一篇:叛儿嬉春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好看极了,严小刀和裴河两个是我最喜欢的强强cp,真的感觉这世界就不需要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