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民以食为天

作者:桃子苏 时间:2019-11-10 09:31:37 标签:甜文 穿越时空 美食 市井生活
  一朝穿越,乔郁死而复生,还白捡了个弟弟,
  不得不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
  干的比牛多,吃的比......
  不,吃的绝对不能差。
  这是他对人生最后的追求。
  好在上天虽然跟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但也还不算亏待他。
  不但让他如愿过上了好日子,
  还给了他一段“天赐良缘”。
  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的乔郁:天赐良缘......老天爷你的良心不会痛么?
  十四王爷笑眯眯的站出来:难道不是么?你有什么意见?
  乔郁:......++不敢不敢,王爷有理,王爷说的都对。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美食 甜文 市井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郁,陆锦呈 ┃ 配角:乔岭, ┃ 其它:市井美食小甜文
  =========

第1章 初来乍到
  冷风呼呼的拍在纸糊的窗棂上,院落里积雪白茫茫的一片,和月光相映成辉,照的小院子亮堂堂的恍如白日。
  万籁俱寂,天也早都暗了下来,只有最西边的其中一间房子的窗户里露出一点昏黄的光。
  光束来自于窗边桌子上的一盏油灯,灯芯被细细的剪过,所以燃的还算亮堂,可惜再怎么亮堂的油灯,也连乔郁小时候只在外婆家见过的最落后的灯泡都比不上。
  就照那么巴掌大的地方,稍微远一点,就看不清楚了。
  外面冰雪寒天的,屋子里因为一个火盆的关系,倒还不算冷。
  火盆就放在床边,乔郁围着一床被子盘腿坐在床上,眼睛直愣愣的盯着火盆上面架着的一口灰褐色的陶锅。
  陶锅上还盖着盖子,热气却已经腾腾的从四面八方溢了出来。
  把个不大的屋子熏的香味四溢。
  是一锅热乎乎的让人口水都要滴下来的羊肉汤。
  这个汤已经在火盆上细火慢炖好一会儿了,稍微肥嫩一些的脂肪想必已经化在了汤里,变成了一层薄薄的晶莹剔透的油花,而那些瘦肉,一定也炖的入口即化,香的掉舌头。
  乔郁吸了吸鼻子,然后揭开盖子,给自己舀了一碗。
  肉香浓郁扑鼻,汤清肉美,咸淡适宜。
  门轻轻的响动了一下,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看了进来。
  乔郁盯着那双眼睛的主人看了一会儿,然后忍不住叹了口气,冲那个小小的身影招了招手。
  扒在门上的小萝卜头犹豫了一下,然后推开门走了进来,看起来似乎是七/八岁的年纪,挽着一个有些乱糟糟的发髻,穿着一件厚厚的麻布袄子,有些旧了,但洗的很干净。
  一进来就用那双乌溜溜的眼睛怯生生的看着他,就好像他是什么会吃人的怪兽一样。
  半晌才蚊子似的叫了一声:“兄长。”
  乔郁从被子里伸出手,在小萝卜头的脑袋上揉了一下。
  小萝卜头原本怯生生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
  “兄长,你病好了么?你记得我了么?”
  乔郁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努力聚集起自己的耐心,跟这个小萝卜头解释道:“那个,小乔岭啊,我跟你解释最后一次吧,不管你信还是不信,事情也已经这个样子了,我想了好几天,算是已经想开了,你要是想不开,我也没辙。但我真不是你哥,我叫乔郁,不叫什么乔笙,我不知道怎么会到你哥的身体里,但我想既然我已经到了你哥身体里,那你哥多半已经病死了,我这算是借尸还魂。”
  小萝卜头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眼里的那点光眼看着就又灭了。
  乔郁觉得有点不忍心,但有些话必须得在一开始就说清楚。
  “你也说了,你哥已经病了好久了,而我在那个世界应该也已经死了,所以灵魂飘啊飘不知道怎么就附在你哥身上了,这么说你能明白么?”
  小萝卜头不说话,还是看着他。
  乔郁觉得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了坏人,但他也没办法,他好端端的出门扔垃圾被掉下来的花盆砸中了头,然后醒来就进了别人的身体成了别人的哥,他也没办法接受,他找谁说理去。
  “我之前态度不太好,因为这事儿实在是太扯淡了,我有点不能接受,我跟你道歉。但这几天我想清楚了,事情已经这样了,我多半回不去,你哥多半也回不来了。如果你能够接受,我就勉为其难的还当你哥,不管以后怎么样,我罩着你,有我一口吃的就绝对少不了你。如果你还是认不清现实,那我只能跟你说声抱歉,我也没别的办法了。就算我现在死了,你哥也不一定能回来。”
  乔郁一口气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完,然后端起桌子上的那碗羊肉汤,递给小萝卜头乔岭。
  “刚刚在厨房墙上取下来的,我知道你这些天都没舍得吃,我给炖成汤了,喝点吧,然后告诉我你到底怎么想的。”
  乔郁私心还是希望乔岭这个小萝卜头能接受他,他醒来这几天几乎都在床上躺着,虽然知道自己穿越了,但对于外面到底是什么地方,他现在到底是什么处境,他心里一点数都没有,乔岭相当于是他和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之间唯一的联系。
  说起这个,乔郁就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在刚醒来的时候,没有装失忆,可能那个时候太震惊了,震惊到除了“卧槽”之外脑子里根本就是一片空白。
  乔岭垂着头,没有接乔郁递过去的碗。
  紧接着碗里“吧嗒”一声,乔郁有些吃惊的抬头。
  乔岭这小萝卜头哭了。
  从他醒来到现在,已经是第四天了,乔岭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到后来的习以为常,最多也就只红了个眼眶。
  要不是身高相貌摆在那里,这心理成熟度简直让乔郁觉得这就是个大人。
  七/八岁在他眼里还是跟父母撒娇耍赖的年纪,而据乔岭自己透露,他这个身体,也就是乔岭他哥乔笙,已经缠绵病榻大半年了,乔岭的个子比灶台都高不了多少,却已经会熬药洗衣服做饭了。
  而现在这样一个坚强的小朋友被他三两句话说哭了。
  乔郁顿时觉得自己心里那三分的过意不去,硬生生的变成了九分。
  不过没等他搜肠刮肚想出什么安慰的话。
  乔岭又已经伸手把那个碗接住了。
  “其实你醒过来的那天,我就已经知道你不是兄长了。”
  乔岭红着一双眼睛抬起头来看他。
  “我知道兄长已经死了,因为你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刚刚咽了气。”
  乔郁大吃一惊。
  没想到还有这一茬。
  “可我不想一个人,爹娘死了,乔家散了,我只有兄长了,要是兄长也死了,我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乔岭小声的抽噎着,看的乔郁也跟着心肝抽抽的疼,不知道到底是他难受,还是这个身体在难受。
  他又伸手揉了揉乔岭的头。
  “我说了,只要你愿意,我就还是你兄长。”
  这是他想了好几天之后,得出来的决定。
  哪怕他并不是他哥,但也占了他哥的身子,所以他不能丢下乔岭,于情于理都不能。
  乔岭又看了他一眼,然后猛地放下碗扑进了乔郁怀里,嚎啕大哭。
  再怎么心智成熟,到底还是个孩子。
  乔郁叹了口气,拍了拍乔岭尚且稚嫩的肩。
  乔岭大概是把攒了几天的眼泪一次哭完了,这才止住了声。
  抬起头来不太好意思的看着乔郁。
  然后吸了吸鼻子。
  “好香啊,我能喝一点么?”
  乔郁没说话,直接将碗里的汤倒进锅里,然后换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重新递给他。
  乔岭捧着碗,一口气连汤带肉的喝了个干净。
  倒是乔郁被这么一闹,没什么胃口了。
  思考的时候必须得做点吃的是乔郁的习惯,他原本也就不是为了饱口腹之欲的。
  不过这两天一点荤腥都没沾,看乔岭又喝的这么香,他最终还是有些嘴馋,重新拿了一只碗,跟乔岭两人将一锅鲜美的羊肉汤分了个干干净净。
  乔岭回去睡觉的时候,还回头说道:“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谢谢......兄长。”
  乔郁笑着朝他摆了摆手,让他赶紧回去睡觉了。
  然后乔郁仰头倒在床上,看看这个有些破旧的房子,一时思绪万千。
  他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穿越了。
  还这么稀里糊涂的多了个弟弟。
  还刚刚吃光了家里最后一块肉。
  以后的日子到底要怎么过呢?
  他得好好想想。


第2章 家徒四壁
  乔郁没像他以为的那样彻夜失眠,他甚至没有思考到后半夜,就被汹涌而来的困意打倒了,睡了个日晒三竿。
  还是乔岭蹑手蹑脚的把手放到他鼻子上的时候才醒的。
  见他睁眼,乔岭着急忙慌的把手缩了回去。
  乔郁睡眼朦胧的看了他一眼。
  “干嘛?怕我想不开寻死啊?”
  乔岭转了转眼珠子,说道:“我把水烧好了,你今天要出去看看么?”
  乔郁本能的想摇头,但忍住了,他已经在床上窝了三天了,除了上厕所,连房门都不出,一方面是因为“乔笙”这个身体缠绵病榻太久了有气无力,另一方面是他借着这个房子来逃避他不想面对的现实。
  但昨天晚上都已经把话说开了,他再扭扭捏捏的也不像话,而且总不能逃避一辈子然后靠个小孩子活着吧,说出去不够丢人的。
  乔郁一翻身把被子掀开了。
  然后被寒冬腊月的冷空气冻的一哆嗦,又慌忙把被子盖上了。
  “快,把衣服给我递过来。”
  乔郁缩在被子里把袄子穿上了,然后一头雾水的研究了半天,系上了外袍上无比繁琐的扣子起了身。
  屋子里的火盆已经灭掉了,阳光透过纸糊的窗子,变成一团一团模糊明亮的光,寒冬凛冽的空气吸一口都是透心的凉,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乔郁觉得吸进去的空气格外的干净,说不上来的沁人心脾。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再世为人的感觉吧。
  乔郁咂了咂嘴,觉得自己格外矫情。
  这个身体比乔郁想象的还要差,昨天他进进出出了两趟似乎都没什么大碍,今天被太阳一照,却莫名其妙的有点头晕眼花,归根结底到底还是个病秧子。
  他一把拽住乔岭:“快,扶我一下,晕。”
  乔岭使劲托住他的手,怕他一跟头栽下去。
  乔郁深呼吸了好几下才缓过劲来。
  然后他在乔岭怪异的目光中绝望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果然可怜的没有一丁点多余的肉,更别说乔郁之前花费了大半年时间才练出来的腹肌了。
  他又长长的叹了口气,还没来得及哀叹自己说没就没的腹肌,乔岭就已经扶着他进了厨房。
  厨房在院子的南边,昨天晚上乔郁来拿锅和肉的时候来过一次,不过那时候就点了一盏油灯,除了眼前那一块什么都看不清楚,所以他也没仔细看,现在才总算是正儿八经的仔细看了一眼,却发现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的。

推荐文章

并帝莲

失散多年的徒弟终于找回来了!

小皇帝

陛下曾经嫁过我

病秧子的冲喜男妻

独钟

顾命大臣自顾不暇

皇上有喜了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民以食为天

上一篇:并帝莲

下一篇:人不如狗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哇  结尾好好看,好甜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哎,很喜欢这种文!顺便求一个以前看过的文,打算重新看看:
小受穿越成为哥儿,也带个弟弟,攻是将军/王爷(?)。刚开始受和弟弟买了个别院,每天都去街上推车摆摊,后来发展到开酒楼,还收了个秀才当收钱先生
我在大宋卖火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哎,很喜欢这种文!顺便求一个以前看过的文,打算重新看看:
小受穿越成为哥儿,也带个弟弟,攻是将军/王爷(?)。刚开始受和弟弟买了个别院,每天都去街上推车摆摊,后来发展到开酒楼,还收了个秀才当收钱先生
这篇文不就是吗?我和你们看到的不一样?
不是。还有一篇这样的。我也看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哎,很喜欢这种文!顺便求一个以前看过的文,打算重新看看:
小受穿越成为哥儿,也带个弟弟,攻是将军/王爷(?)。刚开始受和弟弟买了个别院,每天都去街上推车摆摊,后来发展到开酒楼,还收了个秀才当收钱先生
这篇文不就是吗?我和你们看到的不一样?
开头中间内容有点水
小说一般吧,剧情有点拖沓,主线不明确,说美食文其实算是一个甜宠文,文荒的时候看看还行
哎,很喜欢这种文!顺便求一个以前看过的文,打算重新看看:
小受穿越成为哥儿,也带个弟弟,攻是将军/王爷(?)。刚开始受和弟弟买了个别院,每天都去街上推车摆摊,后来发展到开酒楼,还收了个秀才当收钱先生
作者后面越写越好了
可以哦,体检
好文,攻好深情a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