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当我发现我的新婚妻子是男人之后

作者:首阳八十 时间:2021-09-06 04:18:43 标签:架空 强强 宫廷 轻松

公主:没想到吧~我比你大!

新婚前夜,谢家少将军突然按捺不住对自己新婚妻子的思念,就偷偷爬上了公主府的墙,却没想到公主正在露天温池里沐浴。

  瑰姿艳逸,皎若朝霞,水汽氤氲竟翩翩不似世间之人,将军不禁看得呆了,竟忘了移开视线,少年心动只是在一瞬间。

  ……然后公主就对着他站了起来。

  阴郁占有欲强公主攻x俊逸洒脱将军受,强强,HE

  ---

  *历史为纯架空,一切为剧情服务,请勿深究。

  *文案文名轻松沙雕,实际内容文风偏正剧。

架空 强强 宫廷 轻松 正剧 HE 剧情

第1章 楔子

  临近子时,青衣江上却仍是灯火通明。烟波浩渺,水面上仿佛拢着一层雾,几艘画舫泛舟而来,琵琶声和着歌女的咿呀唱腔透过薄雾传到江面,让人心神迷醉。

  只见这画舫之上是两三个清俊公子,每人身旁都坐着个巧笑倩兮的美人儿,正和着歌调打着节拍,真可谓是迤逦风流至极。众人正谈笑间,忽地其中一个公子几步跨到了舫面的空地,侍从连忙上前递出了两把剑,这人左手挽了个剑花,右手却将另一把剑扔到了人群,同时笑喝道:“谢兄接剑!”

  众人连忙看向正中央坐着的那个男人,眼神甚至带上了两分热切之色。可那男人却好似没有发觉一般,仰头慢悠悠地喝光了盏中的酒,有几缕酒顺着这人形状优美的下巴流到喉结,又没入衣襟之中消失不见。

  却见那剑就快要至男人身前之时,这人倏地抬眸,眸子里仿佛藏着万千星辰,画舫上的众人还来不及回神,这人就已经抬手握住了剑,一个翻身立在了那位公子身前。

  月光倾泻,两人皆是风流肆意。举剑行礼,长剑如芒,气势如虹,两人身形交织,像是剑舞,却又不失凌厉之感,又像是比斗,却又衣袂翩跹。欲乘风归去一般,竟不似凡间之人。

  两人同时落招,对视相笑。回到座位,有舞女恍若无骨一般攀附在那名公子身上,软嚅说道:“公子好厉害,惹得奴家好生倾慕啊。”那公子挑起他的下巴,调笑道:“倾慕我?我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说着看向那位称之为“谢兄”的男人,惹得众人哄堂大笑。

  那男人却只是挑了下嘴角,更显得他形容疏朗,说起来他却与他身旁的舞女坐得极远,与周围的人好似格格不入,却没有人说什么。

  那名公子又开口道:“谢凌与我可告诉你,我央了你多少次你才来,今日你要是再早退,我就与你不客气了。”

  谢凌与却是嗤笑一声,眉眼间的神采惹得月光都为之停留:“许耀灵,你不说我都忘了,天色已晚,告辞。”说着放下酒杯,转身就准备离开。

  许耀灵气急,但又无可奈何,旁边的舞女捂着嘴吃吃笑道:“公子你就饶了他吧,人家家里可是还有着美娇娘呢。”

  是的,谢家少将军,武安侯长子谢凌与,已于半月之前成婚,对象还是万人之上的长公主,贺摇清。

  这本是一桩让人羡慕的好婚事,但此时的谢凌与只是略微苦涩地摇了摇头,坐在轿子上轻轻地闭上了眼。

  只能说是,世事难料。

  回到府上已经是凌晨时分,谢凌与站在卧房前,慢慢地推开了房门。

  这里面的,就是那个人人都倾羡的,他的“美娇娘”。

  屋子里只点了一盏昏黄的灯,一个人影正背对着房门坐在灯前,这人闻声身体剧烈地震动了一下,猛地回头看向来人。

  谢凌与大惊。

  都说灯下看美人,愈看愈美,这话不假。贺摇清一头乌发倾泻至腰间,眉目之间艳丽浓稠,竟能给人惊魂动魄之感,可惜眼眸之中却有着挥之不去的阴郁之色,挡住了几分神采。

  让谢凌与失态的却不是美人儿,而是美人手中拿着的刻刀,与他流着血的手臂,还有哪怕灯光昏暗都可以隐约看见的道道疤痕。

  贺摇清眼睫剧烈颤抖,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终于被当场撞见了”,不禁生出几分解脱之感。又见门口那人先是进了书房,又向自己走过来,手指用力地顶在刻刀上,几乎有些漠然地想着:“他会怎么样呢,厌恶?斥责?怒骂……”

  可他却突然呆住了。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出现的药膏和一小袋蜜饯,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谢凌与叹了一口气,弯下腰把他紧紧握着的刻刀收到自己手里,又迟疑地轻轻摸了摸他的头,一句话也没说,把药和糖放进了他手里,转身离开了卧房。

  留下贺摇清目光直直地看着自己的手。

  他自认是如此的阴郁、恶劣、自私、胆怯,不讨人喜欢,他已经习惯了被呵斥嫌恶,确信自己将会以扭曲的面目过完一生。

  可要是有人突然递给他一块糖,他却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

  贺摇清蓦地低低笑了起来,可这笑声实在是不怎么好听,却更像是哭了。

  作者有话说:

 

第2章 闹市惊马

  长安自古繁华。

  车马粼粼,行人如织,喧闹之声连绵不绝。谢凌与倚在酒楼窗边垂眸看着楼下过往的路人,神色郁郁。

  “这春风楼的春日醉可是一绝,你可快要尝尝。”说话的是一个貌若好女的公子,只见他眉眼一挑,竟妖异地有些肆意了,只是他嘴上说着这话,却反而将剩下的酒全倒进了自己的杯里。

  另一个白色衣袍的公子皱着眉有些无奈地看着他:“许耀灵,馋酒的好像只有你一个吧?整壶酒差不多都进了你的肚子,再喝下去你就要醉了。”这位公子跟许耀灵倒好似是两个极端,哪怕身处酒楼,可他的坐姿却端正得好似正立在书桌之前,眉目间清冷逼人。

  许耀灵颇为夸张地叹了口气:“行行行,司逾明你快别啰嗦了,怎么跟我娘一样。”手上却将酒杯搁下了。

  谢凌与静静地听着他俩耍宝,紧锁着眉头并不插话,往日灿若星辰的眼睛里好似蒙了一层冰霜。

  两人见他神色依旧如此都不免叹了一口气,尤其是许耀灵,往椅子靠背上一靠就是一副混不吝的样子:“我说你到底纠结得有什么意义,你还能不娶那公主不成?”

  谢家为开国功臣,历经三代,权倾朝野,越发为皇家所忌。此番联姻已经不止事关两个当世人,更代表了皇家与谢家的态度,所以势在必得,更不会为谢凌与个人意愿所累。

  “再说,”许耀灵将杯子倒扣在桌子上,连头发丝都透着“不正经”三个字:“传闻长公主风姿无双,你也断不会吃亏,要我是你,早就偷着乐了。”

  司逾明瞪着他,眼光里是满满地不赞同:“你真是枉读了圣贤书,越发没个正形了!”

  许耀灵听见这话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几乎快要一个白眼翻过去了,真不知道这两个性情完全迥异的两个人是怎么成为至交好友的。

  谢凌与神情依然没有变化,身为谢家长子,他对自己的婚姻大事早有预料,可事到如今,心情还是不免低落。

  正百般聊赖地看着楼下的风景,却见突然之间——远处传来一阵骚乱,路上行人惊叫地散开,一辆马车横冲直撞,带着烟尘滚滚而来。

  闹市惊马,可不是一件小事。

  谢凌与神情倏然严峻,眼下可不是犹豫的时候。只见他一个利落的翻身,直接从二楼跃下,惊慌的人群互相推攘,逃到路边,这马车上没有车夫,可能是已经被发疯的马儿甩下去了,疾驰之处空无一人,于是直立在正中央的谢凌与便格外显眼。

  有路人慌忙喊道:“公子!快躲开——”却见那马车临近之时,谢凌与猛地倾身,凌空而起,眨眼间就跨上马背,拉紧了缰绳,马儿仍然形态癫狂,只是速度渐渐慢了下来,终于嘶鸣一声,停下不动了。

  谢凌与这才松了一口气,又见这马车造型古朴却很是精致,门帘上还挂着香囊,隐约可以闻见一股淡雅的香气,一看主人就是个姑娘,不禁忧虑,这人到现在也一声不吭,是被吓晕过去了吗?

  于是只得掀开帘子,语气中带了几丝歉意:“在下唐突了,姑娘还好吗?”

推荐文章

被敌国皇子巧取豪夺后

国师他是病美人

明月来相照

子夜不眠待君来

少帝春心

出家前怀了殿下的崽

我乘风雪

倾世哑后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当我发现我的新婚妻子是男人之后

上一篇:被敌国皇子巧取豪夺后

下一篇:我是你爹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8页上岸了,至少到现在剧情都很流水账,公主被驸马攻略感动的点也很emmm就这?作者好像不擅长写情感的转折变化
公主这个设定和成因过于离谱,槽多无口
雖然喜歡沙雕文,但只看10p就沒有想看了,開頭吸引讀者很重要,很少人可以把開頭寫的好,這文給別人潛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