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我是你爹

作者:李狗血 时间:2021-09-07 10:39:19 标签:甜宠 武侠 ABO 先婚后爱 生子
你是沧海一粟,也是我的沧海。

美貌掌门攻(司劫)×魔教教主受(厉执)

  【狗蛋篇】

  厉狗蛋最爱的事,是他爹厉执躺在小河边晒太阳,晃着二郎腿色眯眯给他讲:说起你娘,那是肤白貌美,细腰长腿……

  他蹲在旁边咔咔搓衣服,能听到太阳落山。

  直到有一天,村里真的来了个肤白貌美大长腿。

  却对他说:我是你爹。

  【厉执篇】

  厉执记得他和司劫统共就见过三回。

    第一回 ,厉执被司劫揍成一条死狗,半月没能下地。

    第二回 ,教内遭屠,厉执又分化为地坤,穷途之际遇到司劫,厉执心想,自己这滩污泥,偏要弄脏他这朵高岭之花。

  此后星霜荏苒,七年苟且,司劫还是找上了门。

  这第三回 ,却不是预想中的打骂杀伐。

  厉执百思不得其解,怀疑他是不是要偷孩子。

  【司劫篇】

  并非只有三回。

  他一日认不出来他,那就,多日。

  古风abo(天乾a*和元b*地坤o),强强,走心走肾,甜虐,HE。

  甜宠 武侠 ABO 先婚后爱 生子

第一卷 神酒

  1.狗蛋

  傍晚,阴雨连绵,灰矮的破房子孤伶而立,一方草顶堪堪封住天空,雨水托着零星几块斑驳的碎瓦,支楞巴翘的茅草被风吹乱,像流浪汉的碎发,贫穷得稍显滑稽。

  “钱呢?”

  屋内,厉执哼哼唧唧舒展四肢,朝厉狗蛋一伸手,手指猥琐地来回捻着。每月焚骨烧心的几日终于熬过去,他只觉浑身清冽畅快,嗓音虽然还有些沙哑,却透着无比惬意。

  厉狗蛋仰头看他又生龙活虎的模样,没吭声,只转身出去,不一会儿带着一身潮气回来,把早就准备好的一盆水端进来。

  木盆放下的时候到底还是洒了一些,厉狗蛋生来手脚有疾,做事没法和寻常人一样平稳。眼下爷俩自然是早就习惯了,厉执看着他蹲在地上费力拧了块粗布,熟练地爬过来给自己擦这几日熬出的一身汗水,舒服地哼了一声,以为他没听见刚才的话,又问了一遍。

  “钱呢?”

  “……”

  感觉到厉狗蛋动作明显顿了一下,厉执突然眯起眼,将人一把揪到身前,单手拎着他瘦小的身板,瞪眼道:“这回的沙果又脆又甜,你可没给我贱卖了吧?”

  “没有,”厉狗蛋晃晃悠悠地看向他,稚嫩的小脸竟露出不耐烦,“爹,放我下来。”

  厉执一愣,以为弄疼他了,神情讪讪的放开他:“那你赶紧把钱——”

  “没钱。”没想到厉狗蛋一落地,立刻笃定地开口。

  “啥玩意?”

  厉狗蛋低头捡起刚掉在地上的粗布,又重新放盆里拧了一遍,低声道:“都被我吃了。”

  “……”厉执显然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张着嘴巴问,“你,你再说一遍?把啥玩意吃了?”

  厉狗蛋抬眼:“你躺着的这几日,我实在饿,就把沙果都吃了,没有卖钱。”

  “……”

  屋内一阵静默,只剩房檐滴滴答答继续落下的声响,墙面如皲裂的糙掌,沧桑而执着,与厉狗蛋波澜不惊的眼神搅在一起,难免愁人。

  厉执不能理解:“你把那一箩筐的沙果都吃了?你饿的话,不是叫你去卖了钱再买些米么——不对,那筐呢?筐也被你吃了?”

  厉执视线扫了一圈,确实连那破破烂烂的箩筐都不见了。

  “嗯,”厉狗蛋表情依旧不变,挂着不属于七岁幼童的淡定,解释道,“筐受潮烂了,我给扔了。”

  厉执再忍不住,一巴掌拍过去:“臭小子!”

  厉狗蛋被他拍得一个趔趄,差点踢翻木盆,便站在原地不动了,也不说话。

  厉执气鼓鼓盯了他半晌,一开口还要骂人,肚子却先一步叫唤起来。

  咕噜噜几声,话到嘴边又变成:“那你也没给我留点儿?”

  家里米袋早就见底了,所以他才采了野果打算拿到村口卖,要不然他们爷俩又得饿肚子。

  他每年入秋都会去山上采野果,专门挑普通百姓采不到的地方,尤其猛兽出没的深处,往往能采到品相滋味都特别好的,能卖个好价钱。

  可惜这次情期莫名提前,要是等结束了再去村口集市肯定要烂掉很多,没办法,只能叫厉狗蛋替他走一趟。

  本以为一睁眼就可以哗啦啦数铜板,哪料到厉狗蛋风轻云淡的几句话,竟是把他辛辛苦苦精挑细选的货物都给吃了?一颗都没给他留?

  窸窸窣窣的动静响起,厉执一肚子火,越想越气,却见厉狗蛋摸着身前破旧的布衫,突然摸出一小团皱巴巴的油纸包,递过来。

  “给你留了这个。”

  厉执没好气地抓在手里,一打开,扑面一股甜香。

  是他最爱吃的糖藕片。

  厉执疑惑看向厉狗蛋:“哪来的?”

  “阿眠姐给的。”

  阿眠算是村里和他们关系最近的人,倒确实经常给他们送些吃食。

  然而厉执又直直看了他片刻,心情却并没有转好。

  “都快长毛了!你还给我吃?”

  眉毛一竖,厉执手指头戳上厉狗蛋脑门。

  厉狗蛋一直绷紧的面容终于出现少许松动,凑上前不信道:“怎么可能——”

  却不等话落,厉执已经捏起两块粗鲁地塞进他嘴里:“你自己尝尝!”

  然后不顾厉狗蛋呛得咳嗽,厉执捞过人,三两下就给他衣衫解了,摁在腿上噼里啪啦几巴掌。

  “臭小子,知错了没?”

  厉执喘着粗气,咬牙切齿问。

  厉狗蛋趴在那,伸手擦擦嘴角的糖渣渣,隔了半晌,竟真的垂下头:“知道。”

  “错哪了?”

  “……不该偷吃沙果。”

  “……”厉执闻言眉头皱得更紧,又一巴掌落下的同时开口,“你给我在家里接着反省!”

  说完,他再待不下去,凶神恶煞地冲出了屋。

  头顶细雨,雨丝附着七年艰难竭蹶中早已不那么细腻白净的面颊凝成水珠,和身上未干的汗水相融,凉凉痒痒的,他却没心思擦一下,只一路施展轻功,形如鬼魅般将本就不大的兑水村翻了个底朝天,不出一炷香的功夫,就找到了心中所猜测的情形。

  厉狗蛋心智再成熟,也不过垂髫小儿,撒起谎来其实漏洞百出。

  厉执蹲在通往村口集市的一条小路,看着地上残存的烂果子,以及不远处被踩扁的箩筐,心里已然有了眉目。

  什么狗屁的肚子饿全吃了,刚才掀他衣衫都看见了,小肚子瘪瘪的,哪里像吃了一箩筐沙果?

  那臭小子,分明是又被欺负了!

  看地上这些沙果的腐烂程度,起码也得有几日,怕是他一出门就遇上了麻烦。厉执仔细又看了看,果然从泥土里翻出几颗被啃过的果核,上头的齿痕参差不齐,对方明显正逢龀齿,不是村里那群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皮猴子还能有谁?

  意识到厉狗蛋在自己情期这段时间很可能只吃了些阿眠给的糖藕片,还要惦记给他留着不敢多吃,不惜编瞎话也要隐瞒他,厉执把拳头捏得嘎嘎响,脸色比头顶的黑云还要阴沉。

  “二柱哥,那小残废这几天都没动静,不会跟他爹告状了吧?”

  赶巧,厉执正琢磨先从哪家的皮猴子开刀,这就有送上门的。

  无声无息地藏身在繁茂的树杈间,厉执垂眼看树下三五个小娃娃一边欢快地踩水洼一边越来越近。

  “怕什么,他敢告状下次还收拾他!而且我娘说了,那小残废肯定是捡来的,他爹一点都不在乎他,你看他一瘸一拐的还要干活呢。”

  脆生生的童音掺杂在雨丝里,钻进厉执耳朵,像是一根根小刺。

  “再说,你还怕他那个孽种?上辈子不知道造了多少孽才会变成这样——”说着,叫二柱的小娃娃双手夸张地摆动,双脚迈着别扭的内八,抖来抖去学起厉狗蛋走路来。

推荐文章

当我发现我的新婚妻子是男人之后

被敌国皇子巧取豪夺后

国师他是病美人

明月来相照

子夜不眠待君来

少帝春心

出家前怀了殿下的崽

我乘风雪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我是你爹

你接着忽悠

这破镜又大又圆

上一篇:当我发现我的新婚妻子是男人之后

下一篇: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文笔挺好的 就是磨难也太多了心疼人物 他们结局之间一起生活的故事看不够啊
本来很吃魔教受的,然而这受莫名不讨喜,也不知道为啥
文筆還可,閱讀算通順
剛看1p,受 :碰巧遇上你练功行动不便,就……强迫你操了我。但我可以发誓,我没想要真的跟你有什么关系,结契的事纯属意外!”
要別人上他,受想一夜情跑掉不負責!?又說沒想跟攻有關係,什麼爛受啊。
匿名 的原帖:
更正是2p。第3p哇~寫得好像去酒吧喝盲後誤闖房門跟人有連續七日情。嘖嘖,是我就去自殘了
剛看1p,受 :碰巧遇上你练功行动不便,就……强迫你操了我。但我可以发誓,我没想要真的跟你有什么关系,结契的事纯属意外!”
要別人上他,受想一夜情跑掉不負責!?又說沒想跟攻有關係,什麼爛受啊。
主角的父亲真的离谱,唉,他现在和那些自诩正道的人有什么区别吗,都在害死一些无辜人的生命,我觉得他脑子有坑
唉,受有亿点惨了,攻总是在关键时刻不在,让我觉得攻也没什么用了,攻控可看,但受控还是算了。。。
主角的儿子好惨。生来有疾,还经常被自己爹欺负。
匿名 的原帖:
其实那个不是欺负,原文有解释的,是受的原话,看仔细一点受对他儿子细节里都是父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日认不出来就多日笑死我了,爱狗血人士咕噜咕噜沉水
匿名 的原帖:
卧槽第一页我就好喜欢,受是疼他儿子的,打都怕打疼了下手重了,谈话的时候发现了儿子其实没有吃东西,估计把糖饼塞到儿子嘴里了。我很喜欢这种对方都不说但是都替对方着想的相处模式,各人喜欢叭
匿名 的原帖:
有点虐啊好像,,,这个受有点过于惨了,攻……居然是受惨的一部分原因,这就有点,,虐,不知道后来攻能不能放下姿态来,如果还是这种姿态试图制服受那就非我想要看的狗血了QAQ
匿名 的原帖:
还行,攻有时候也挺可爱的,但是文章节奏不是我喜欢的,先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