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皇恩浩荡(10)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18-12-29 20:19:46 标签:生子 宫廷

  贺怀翎犹豫之后答应了下来,与祝云珣一块回了他的寝宫去。路过东宫门口时,贺怀翎眼神复杂地望了一眼那紧闭的宫门,身旁的祝云珣轻嗤:“太子他病倒之前出宫去了一趟凤凰山的私庄,转天回来就这样了,也不知是生的什么病,还不愿给太医看。”
  贺怀翎低咳了一声,垂眸掩去眼中尴尬之色,接话道:“或许是这几日阴雨绵绵,乍暖还寒,着凉了吧。”
  祝云珣似乎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些不同寻常的味道,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又见贺怀翎脸上是一贯的冷淡,便没有多想:“谁知道呢。”
  回寝宫之后祝云珣叫人给贺怀翎奉了茶来,与他摆开棋局,一边喝茶下棋一边闲聊,贺怀翎似有些心不在焉,好几次都将棋子摆错了位置,祝云珣无奈问他:“表兄这般心神不定,可是有心事?”
  贺怀翎微微摇头:“无事。”
  “听说前几日大姑母在凤凰山的庄子上设宴,表兄也去了,就没趁机去太子的私庄那边查探一番吗?”
  “去了,”贺怀翎并未隐瞒,但也没有细说,“没找着人,或许已经不在那里了吧。”
  祝云珣闻言微蹙起眉:“按说太子将人扣在那里,轻易不会放过他,许大人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总不能是他自个逃出来的吧?”
  “不知道,若再未找到他,过段日子我会想办法再去一趟太子的庄子上。”那些难以启齿的事情贺怀翎自然不会说与祝云珣听,他本也不信许士显当真能从皇太子的庄子上逃出去,但那日祝云璟那副模样,必然是着了道,如此荒唐之事都已发生,似乎便没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了。
  这几日贺怀翎一直派人在四处查找许士显的踪迹,再过半月,等他肩上的伤养好一些,若还是未找到人,他会再去那庄子里查探一番。
  祝云珣笑了笑:“表兄对许大人倒真是恩深义重,叫人感怀。”
  贺怀翎淡道:“无所谓恩情,他是我朋友,如今身陷险境,我理应救他。”
  祝云珣赞同地点头:“是当如此”。
  出宫时又一次路过东宫,贺怀翎停下脚步犹豫片刻,走上了前去请求通传。
  暖阁之内,祝云璟正精神不济地倚在软榻上闭目养神,王九缩着身子进来,小声与他禀报定远候求见,祝云璟倏地睁开眼,瞪向对方:“孤说了谁都不见,你是听不懂人话是吗?!叫他给孤有多远滚多远!”
  王九苦着脸小声解释:“是殿下您上回说只要定远候进了宫来见二殿下,就定要将他请过来,奴婢这才特来禀报。”
  他哪里知道祝云璟反应会这般大,其他人来求见的时候太子殿下也只说不见,也没直接叫人滚的啊……
  祝云璟恼火不已,他之前说过这种话吗?也许吧,不过此一时彼一时,他现在只要听到定远候三个字,就恨不得食其肉噬其骨。
  这几日他确实病了,病得还不轻,那天夜里他就开始发高热,断断续续的不见好,小腹处更是一阵疼似一阵地发热发胀,他又不敢叫太医来看,只能生生忍着。王九去问了他比较信得过的林太医好几回,依旧没有任何办法,王九不敢直说是太子殿下要这男子堕胎的方子,林太医自然不会多想,反而义正言辞地让王九不要去钻营那些旁门左道害人害己,王九是有苦都说不出,每回回来都得挨祝云璟一顿责罚,还真不如杀了他来得痛快。
  “让他滚!”祝云璟咬牙切齿,只恨那日瞻前顾后,没有亲手手刃了那个畜生。
  王九期期艾艾地应下,起身就要退下去,刚走到殿门口,祝云璟却又叫住了他,目光闪烁了几下,改了主意:“让他进来!”
  王九:“……诺。”
  贺怀翎随着王九进来,规规矩矩地请安问礼,末了才抬眸看了一眼依旧倚在榻里的祝云璟,见他面无血色、神情憔悴,似是真的病了,不由地皱了皱眉。祝云璟将王九挥退出去,忍着不耐沉声问道:“定远候来做什么?”
  贺怀翎一时有些语塞,他也不知道自己特地进来请安是想要干什么,只是那日的事情,始终耿耿于怀,虽是阴错阳差,而且祝云璟很大可能还是害人不成反害己,他却到底占了便宜,做下了枉为君子之事,因而心中不安,愧疚万分。
  “殿下……身子不适,为何不传太医?”
  祝云璟吊起一侧眉梢,嗤笑道:“侯爷这是在关心孤?孤没听错吧?侯爷什么时候有了这份闲情逸致?总不能是因为那日之事侯爷食髓知味,对孤起了心思吧?”
  贺怀翎的眉头蹙得更紧,他以为祝云璟会羞于提及那日之事,没想到他半点不避讳,还能用之讥讽自己。
  见贺怀翎这般反应,祝云璟的声音更冷了三分,字字句句都带着怨毒:“贺怀翎,收了你的心思,少想那些有的没的,孤迟早要杀了你。”
  贺怀翎心下一声叹息,方才语气里那一点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出来的温柔亦随之散去:“臣说过,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是许士显,他当真已不在殿下庄子上了吗?”
  既然已经得罪了祝云璟,不防得罪个彻底,没有必要再拐弯抹角。
  “许士显许士显!你到现在还找孤要许士显!”祝云璟气极,抄起手边的一方砚台就朝着贺怀翎扔了过去,贺怀翎没有避让,砚台砸在他胸口掉落地上,四分五裂。
  门外的王九听着里头的动静,缩了缩脖子,暗叹这定远候也不知是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怎么偏偏就把太子殿下得罪狠了,火气全撒他身上了。
  暖阁之内,祝云璟恨道:“孤告诉你!许士显他跑了!他若是还在孤一定先杀了他!你现在就给孤滚!别再踏进东宫大门一步!”
  贺怀翎深深看着他,祝云璟眼角发红,眼里的愤怒已经快要化成水溢出来,僵持片刻后,贺怀翎垂眸,拱了拱手:“臣告退。”
  贺怀翎没有犹豫地起身离开,身后再次响起了瓷器摔碎的声响。祝云璟满头大汗地倒回榻里,双手抱住不断痉挛的腹部疼得直抽气,该死的……他要杀了贺怀翎,一定要杀了他!
  从宫里出来后贺怀翎便去了衙门办差,一直到日落才回府,刚进家门,管家匆匆来报,说下午的时候有人送了两样东西过来:“是用一块黑布包着的,我只瞅了一眼,不敢擅作主张,还请侯爷定夺。”
  管家将东西呈上,贺怀翎掀开黑布一角,里面赫然是一封呈给皇帝的奏疏,下头还压着一本账册。贺怀翎将那奏疏打开,目光当即便沉了下来,这封奏疏竟是那已经被砍头了的景州知府杜庭仲所书,是为弹劾江南巡抚方成鹏、盐运使廖炳丰等十数官员与景州盐商勾结、沆瀣一气,贩运私盐!
  按杜庭仲奏疏中所言,那本账册是出自景州当地最大的盐商之手,里面记载着的全是贩运私盐和贿赂官员的证据,后其家中管事因与主家不睦,生了嫌隙,才将账本偷出,交到了杜庭仲手中。
  贺怀翎翻了翻账本,里头飘出了一张没有落款的信纸来,贺怀翎拾起,看清楚信纸上的字迹,他瞳孔微缩,眼中滑过了一抹惊喜。写信之人言简意赅地述说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这是杜庭仲的第二封奏疏,前一封早在他出事之前就已经派人送上了京,却石沉大海,等来的只有皇帝将他拿下狱的圣旨,好在他之前就预感不对,将第二封奏疏和账册交给了一个密友先一步带走。如今杜庭仲全家已死,只求这封奏疏和账册能呈到御前,使真相大白、蒙冤之人沉冤得雪。
  信的最后,只有四个字“安好勿念”,贺怀翎看着那熟悉的笔迹和语气,长出了一口气,片刻之后,他将信纸送到烛火之上,火苗迅速窜起,将信纸吞噬。
  这段时日他一直派人在江南搜集证据,如今就有人将之送到了手上,便再好不过。
  贺怀翎问管家:“下午送东西来的是什么人?”
  “一个七八岁的乞儿,是个机灵的,没有找门房,就蹲在门口守着,看到我出来才故意撞上来将东西塞给我,后来我再想找他,人已经跑了。”
  贺怀翎点了点头,如此也好。


第14章 殿下有喜
  晌午过后,一辆十分不起眼的灰布马车停在了僻静街巷上的医馆门口,一身仆役装扮的王九从车辕上爬下来,小声提醒车内之人:“殿……少爷,到了。”
  半晌,里头才传出祝云璟懒洋洋的应声:“嗯。”
  王九拉开车门,小心翼翼地扶着祝云璟下车来,祝云璟穿了身普通富人穿的绸衫,黑纱帷帽遮了脸,身形消瘦,看着仿佛就只是个不打眼的富贵人家的病秧子。
  祝云璟抬头看了一眼医馆门前的牌匾,皱眉道:“这地方靠谱吗?”
  王九回答他:“自然是比不上太医院的,不过里头的大夫都是名家,京中的富贵人家都会来请这里的大夫看病。”
  一刻钟后,医馆坐堂的大夫指尖搭在祝云璟的手腕之上,细细听着,若有所思。
  祝云璟默不作声,脸上的表情隐在黑纱之后,看不真切,王九咽了咽口水,问那大夫:“怎……怎样?”
  “是喜脉,已有月余了。”
  王九只觉五雷轰顶,当即腿一软好悬没跪到地上去,哭丧着脸说不出话来,即使祝云璟没吭声,也能感觉到他周身四溢的寒气。半晌之后,祝云璟才哑声问道:“确定吗?”
  “出不了错,就是喜脉。”
  “可有办法打了?”
  那大夫瞪他一眼:“你这小公子是怎么回事?不要命了?”
  男子怀胎不能打是常识,竟还有人不知道?老大夫实在没好气,但见这一主一仆藏头藏脑鬼鬼祟祟的,便知这孩子定不是正经来的,生子药虽说不能私下买卖,但总有人有钱有势不受这些拘束,现在整出了人命才想着来补救,晚了!
  祝云璟几乎要咬碎了一口银牙,即使早有心理准备,但总还是藏着侥幸,如今脉相得到证实,又再次亲耳听到人说没办法打胎,他怎能不恼。
  那老大夫行医数十年,这般情况也并非没见过,心知是怎么回事,并不在意祝云璟的羞恼,只问道:“这一个月,你身子可有不适?”
  祝云璟不答,王九吞吞吐吐地替之说道:“一直发热,前头十余天还高热不退,吃不下东西,肚子也总是疼,时时一身虚汗,个把时辰就要换趟衣衫,半夜总是惊醒,腹痛难忍。”
  大夫闻言皱眉:“这般严重,怎么不早点来看医抓药?”
  王九有苦说不出,宫里一堆太医呢,可也得祝云璟愿意找人看啊!自那日回宫之后祝云璟称病窝在东宫休养了好几日,因为不肯传太医后头昭阳帝都亲自来东宫过问了,祝云璟不得不强撑着身体重新出现在了人前,每日出门前都得靠王九给他涂脂抹粉才能勉强遮掩脸上的病气,但因着休息不好,身子越发虚弱了,有两次都差点晕倒在朝堂之上,如此不得已,他才终于肯出宫来找民间大夫看诊。
  王九无奈解释:“之……之前不知道,以为不严重……”
  “荒唐!非得等一尸两命了才觉得严重吗?男子怀孕本就不同女子,稍不注意就得出大事,你们还真敢乱来,当真是不怕死!”大夫气得吹胡子瞪眼直摇头,他最见不得的就是有人这般胡乱糟蹋自个身体,嘴上念念有词地教训着祝云璟两个,提笔迅速开了张方子出来,然后叫身旁的小厮先去熬锅药出来,让祝云璟喝下再走。
  王九小心翼翼地看了默不出声的祝云璟一眼,问大夫:“这是什么药?”

推荐文章

叛儿嬉春

逆水横刀

奉旨拆婚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和亲公子

林公子药罐子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热夏

丹霄万里

焚心[ABO]

你个骗子

温香艳玉

浮生梦

天骄

沉溺

上一篇:叛儿嬉春

下一篇:昔年万里封侯路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要看格局格局大的我推荐你去看将进酒
真的好看,甜甜的恋爱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我记得太太说过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受也是个太子,太子下嫁也算是皇恩了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