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皇恩浩荡(18)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18-12-29 20:19:46 标签:生子 宫廷

  祝云璟放下药碗,头疼不已,犹豫片刻,他吩咐道:“叫太医回去吧,去与父皇回个话,就说孤无碍,只是有些疲惫而已,劳父皇担心了。”
  小太监点点头退了下去,祝云璟瞪了王九一眼:“以后不许再自作主张,只要是父皇派人来传,一定要让孤知晓。”
  王九低头应道:“诺。”
  喝完药祝云璟再次躺下了身,就在他又昏昏欲睡之时,王九匆匆过来,满头大汗地喊他:“殿下您快起身,陛下来了!已经快到东宫门口了!”
  祝云璟倏然睁开眼睛:“父皇来了?”
  “确实是朝着东宫来的,方才小圆子去将您的话回给陛下,陛下就过来了,似乎是要亲自过来探望您!”
  “快扶孤起来!”
  这会儿祝云璟也顾不得许多,立时坐了起来,王九拿着布带手忙脚乱地给他缠肚子,腹中的小东西似乎是觉得不舒服了,挣扎得十分厉害,祝云璟脸色惨白,咬牙忍着疼痛不适,一声未吭。
  刚把外衫胡乱罩上,昭阳帝便进了门来,祝云璟悚然一惊,慌慌张张地跪到地上请安。昭阳帝见他面无血色、形销骨立的模样,不由地皱起了眉:“你怎么病得这般厉害却不传太医?跪着干嘛,赶紧起来,身子不适就去床上躺着。”
  王九将祝云璟扶起身,祝云璟还没想好怎么说,昭阳帝便已将跟随他一块来的太医叫了进来:“去给太子看看。”
  祝云璟的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慌乱,王九更是慌了神,昭阳帝的眉头紧拧着:“怎么了?”
  “无……无事。”
  祝云璟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示意王九扶他上床,幸好来的是与他相熟的林太医,祝云璟想着,只要一会儿稍稍暗示一番,林太医应该会替自己瞒下来。
  昭阳帝是真关心儿子,就站在一旁紧张地盯着,他越是这般,祝云璟倒还能勉力保持镇定,王九却是惊惧极了,微微颤抖着将祝云璟扶上床,祝云璟心里也乱得很,便并没有注意到王九这过于反常的慌张。
  祝云璟躺下后,王九往后让开了一步,腿一软差点跪到地上去,身子也向一旁歪了歪,一个没注意便撞倒了床边的一尊落地花瓶,一声脆响后,那花瓶四分五裂,王九发出一声惊呼,匍匐到地上,再站不起来了。
  有什么东西从碎裂的花瓶里蹦了出来,正落在昭阳帝脚边,昭阳帝瞳孔微缩,他身旁的太监上前一步将之拾了起来,看清楚那是什么后太监白着脸战战兢兢地跪到了地上:“陛……陛下……这个东西……”
  祝云璟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强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就见昭阳帝从太监手里接过那个东西,脸色骤变,眼中瞬间涌动起滔天怒火,将那东西狠狠砸向了祝云璟:“你给朕说清楚!这是什么!”
  东西砸到祝云璟身上又掉落地上,祝云璟慌乱地从床上爬下来,没站稳直接摔了下去,他顾不上浑身剧痛,捡起那东西,只看了一眼,双手一抖,手中之物便又滑落下去:“儿臣不知道……这是什么?……儿臣这里为何会有这个东西?!”
  那竟是一个刻着昭阳帝生辰八字的木偶,脑袋和胸前都扎着银针,触目惊心,分明就是自古以来历代皇帝都最忌讳的巫蛊厌胜之术!
  祝云璟完全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疼痛更让他没法理智思考,昭阳帝勃然大怒:“你不知道?!这东西出现在东宫而且就在你的寝殿里你告诉朕你不知道?!你想做什么?!诅咒朕吗?!”
  “儿臣没有!儿臣没有啊!”祝云璟似是终于反应了过来,挣扎着跪起身,着急辩解道,“儿臣真的不知道为何这个东西会出现在这里!儿臣是被冤枉的!是有人故意陷害儿臣!”
  “谁会用这种东西陷害你?!谁又有这么大的能耐?!”昭阳帝气极,“方才朕进来的时候你就一脸慌乱心虚!你还敢说不是你做的!”
  “不是!真的不是!儿臣只是不想看太医,儿臣并不知道这个木偶为何会出现在儿臣这里啊!父皇您相信儿臣!儿臣真的不会做这样的事!真的不会啊!”
  祝云璟声泪俱下,扑到昭阳帝面前哀求他,昭阳帝怒到极致,一脚踹过去,祝云璟瞳孔猛地一缩,下意识地抱住肚子旋身躲开了,只背上生生挨了暴怒中的昭阳帝一脚。这一举动却更加刺激了昭阳帝,他一阵气血上涌,身子打了个晃,身后跪了一地的宫人慌乱地爬起来扶住皇帝,昭阳帝一想到前些日子自己还大病一场,这段时日时时头疼心悸,却是因为他的太子诅咒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行事荒唐做出种种有悖储君德行的行为朕都帮你兜着,外头那么多人参你要朕废了你朕一力压着!可你做了什么?!你用这种下三滥的东西诅咒朕!你是不是盼着朕早点死了你好早点继位便可以为所欲为?!”
  “儿臣没有……真的没有……”祝云璟趴在地上,已经动不了了,泪流满面来来回回地重复着同一句话。
  “你实在,太叫朕失望了。”
  留下最后这句,昭阳帝拂袖而去。
  当日,皇城禁卫军包围东宫,所有宫人都被带走下狱,祝云璟被押在东宫等候处置,禁卫军统领亲自率队进去挨个宫室搜查,又在东宫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搜找到了埋在地下的巫蛊木偶四个,这是厌胜之术里十分恶毒的一种叫被诅咒之人永世不得超生的邪恶阵法,听闻禀报,昭阳帝震怒之下竟是当场吐血,昏死了过去。
  皇宫里封锁了消息,第二日早朝直接停了才有风声传出来,很快便已传得满城风雨。天未亮贺怀翎听到家中管家来禀报外头的传言,当即起了身,匆匆赶去皇宫。
  宫门口的禁卫军守卫比往常翻了倍,来上朝的官员被拦在宫门外,三两聚在一块议论纷纷,俱是惊忧不已。
  “早朝都停了,还是回去吧,这事……吾等掺和不了。”
  说话的是一位内阁阁老,旁的人面面相觑,平日里最话痨的官员这会儿都不敢轻易开口了,皇太子在东宫行厌胜之术诅咒皇帝,这事确实不是他们能掺和的,历史上多少血淋淋的教训、前车之鉴摆在那里,谁敢出来冒这个头。
  贺怀翎忧心忡忡,找上了一位相熟的禁卫军领队:“你可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方压低了声音:“具体的其实我也不清楚,就算知道也不敢胡乱说,不过这次,皇太子怕是彻底栽了。”
  “他人还在东宫吗?……他还好吗?”
  “还在东宫里头,不过东宫里的宫人都被带走下狱了,里头究竟怎么个情况我也说不清。”
  贺怀翎抬眸,望向面前高耸在夜色中冰冷巍峨的宫墙,眼里尽是担忧。
  祝云璟……他该怎么办?


第24章 废黜太子
  停朝五日后,宫门终于再次开了,平日里懒懒散散时常以各种事由告假的众朝臣一个不落地出现在了朝会之上,昭阳帝没有多言,直接让人宣读诏书,以皇太子祝云璟德行卑劣、目无法纪、不忠不孝废黜储君,告天地、宗庙、社稷。
  无人敢劝亦无人想劝,只谁都没想到皇帝会这么干脆利落,直接就下旨废太子了,不过这倒是遂了不少人的意,朝中风向瞬息巨变,朝会结束后便已有人凑上来与贺怀翎套近乎,毕竟谁都知道祝云璟倒台了,这太子之位就是同样深得圣宠的二皇子祝云珣的囊中之物,贺家自然也要跟着青云直上。
  贺怀翎没有理人,他走出大殿,站在台阶上回首看着东宫的方向,深邃双目中藏着掩饰不去的担忧。
  这几日宫中发生的事情已经传遍了京中的每一座府邸,皇帝命皇宫禁卫军与大理寺共同审理东宫巫蛊案,在种种严刑拷问下,东宫宫人有人屈打成招,有人耐不住酷刑自戕,祝云璟身边的首领太监王九招无可招,也在狱中咬舌自尽。而祝云璟被圈禁在东宫之内,任何人都不得见。
  废太子诏书已下,当日皇帝身边的太监便去了东宫传旨,祝云璟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地跪在地上,听完之后怔愣了许久,才颤抖着双手接了旨。
  传旨太监对他还算客气,好言好语地提醒道:“殿下,您简单收拾一下,一会儿会有人过来帮您搬宫。”
  祝云璟抬起赤红的双眼,看向对方:“父皇当真不肯见我吗?”
  “您有什么话,奴婢可以替您转告陛下。”
  祝云璟冷笑:“罢了。”
  传旨的太监弯了弯腰就要退出去,祝云璟却又叫住他:“王九在狱中都招了什么?”
  “他什么都没说,既没喊冤也没招供,后头就畏罪自尽了。”
  “畏罪自尽,”祝云璟咀嚼着四个字,“他既然什么都没招,怎么就成了畏罪自尽了?谁给定性的?”
  太监不再多言,又朝着祝云璟行了个礼,带人退了出去。
  祝云璟呆坐在地上,半晌过后,闭起眼睛讽刺一笑。
  连王九都背叛了他,他可当真是一败涂地。
  一个时辰后,祝云璟被人押出了东宫,什么都没带走,踏出东宫大门时他最后一次回头看了看身后金碧辉煌、雕梁画栋的宫殿,漆黑双瞳里只余一片麻木的漠然。
  皇帝给祝云璟定的新住处是皇宫西北角一处偏僻荒芜的废弃宫室,祝云璟被禁卫军押过去,路过宫人见了他依旧下意识地行跪礼,祝云璟目不斜视,即使沦为阶下囚了,脊背仍挺得笔直,不愿让人看轻了自己。
  半道上祝云瑄忽然出现,一路撞开了试图阻拦他的禁卫军,扑到了祝云璟面前,满脸都是眼泪。
  有禁卫军上来拉他们,被祝云瑄一脚踹开:“你们别太过分了!我们说几句话都不行吗?!太子就算被废了也还是皇帝的儿子!你们最好给我放尊重点!”
  领队的犹豫了一下,给祝云瑄留下句“殿下有话请尽快说,还请殿下不要为难我们”,便带着人往后退开了些距离,却依旧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
  祝云璟抬手帮祝云瑄抹了一把脸,安慰他:“别哭了,我没事。”
  祝云瑄的眼泪掉得更凶:“你都变这副样子了还说没事,我去了东宫好几回,他们拦着不让我进去,我想去求父皇他也不肯见我……”
  “别傻了,”祝云璟打断他,“不想父皇迁怒你,以后都别再来找我了,你自己多保重吧。”
  “那你怎么办啊!”祝云瑄又气又急,“那种冷宫是人待的地方吗?!你真的就这么认了吗?!”
  “不然还能怎么办?”祝云璟苦笑,“我说我没做过,父皇信吗?东西是在我的寝殿里搜出来的,我根本解释不了。”
  “可是……”
  “别可是了,你记住那日在别宫时我与你说的话,你也是皇子,一定不要忘了自个的身份。”
  祝云瑄哭着摇头:“不行,不行的,我一个人真的不行的……”
  “我说你行你就一定行!”祝云璟冷下声音,“你走吧,以后你就当没有我这个兄弟,记住,不要随意相信任何人,你唯一能信的只有你自己。”
  祝云瑄不肯动,执拗地拽着祝云璟的衣袖,泪眼婆娑地望着他,祝云璟心下一叹,抬手抱住了祝云瑄的脑袋,将他按进怀里,贴近他耳边沉声说道:“阿瑄,你必须得争,祝云珣他必不会放过你,为了我也好,为了你自己也好,你得争气,还有,不要像我一样意气用事,以后你只能靠你自己了,谨慎为上,万事小心。”
  祝云璟退开了身,狠狠心将衣袖从祝云瑄手里抽了出来,随禁卫军离去。

推荐文章

叛儿嬉春

逆水横刀

奉旨拆婚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和亲公子

林公子药罐子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金风玉露

暗火

热夏

丹霄万里

焚心[ABO]

你个骗子

温香艳玉

浮生梦

上一篇:叛儿嬉春

下一篇:昔年万里封侯路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要看格局格局大的我推荐你去看将进酒
真的好看,甜甜的恋爱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我记得太太说过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受也是个太子,太子下嫁也算是皇恩了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