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皇恩浩荡(48)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18-12-29 20:19:46 标签:生子 宫廷

  祝云璟道:“既然把持朝政的是那个二王爷,你杀了汗王也没什么用吧,反倒是帮那二王爷提早登上汗位了。”
  贺怀翎笑道:“那倒不尽然,汗王看似昏庸不理朝政,早年的威信还在,拥戴他的大臣也不少,二王爷行事狠辣却有勇无谋,很多人其实都不满他,以后这玉真国难得太平了。”
  总之,能给这些夷人添些麻烦便是好的。祝云璟点了点头,没再多问,贺怀翎望了一眼外头黑漆漆的夜色,轻拍了拍他的腰:“还早,你睡一会儿吧,要走的时候我再叫你。”
  祝云璟并无睡意,顺口提起了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昨日夜里他被劫进王府,白日贺怀翎一直在处理事情晚上又进了王宫,他们还一直没有好好聊过这些。打仗的事其实没什么好说的,贺怀翎在陆续寄回来的几封信里把该说的都说过了,倒是祝云璟怕他在外头分了心,一直没把京中的那些消息告诉过他。
  “你知道……贺家的事情吗?”
  贺怀翎轻声一叹:“造反一事我已知晓,贺家被满门抄斩,小弟早就把事情原委写信告知我了。”
  祝云璟一时不知当说什么好,即便贺怀翎与他祖父二叔不睦关系尴尬,那也是他的至亲,他们与祝云珣因谋反而全家被诛,告发之人还是他的亲弟,怕是换了谁都很难无动于衷。
  贺怀翎道:“小弟并无过错,既为忠君也是为了保全家人,若非如此,只怕我定远侯府亦难逃一劫。”
  祝云璟的眼中滑过一抹欲言又止之色:“……你能想通自然是好的。”
  贺怀翎捏住他的下巴:“雀儿,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说?”
  祝云璟望着他,黑亮的双瞳里隐隐有难言的苦涩:“阿瑄的信里虽未明说,但看他字里行间的意思,陛下应当已经知道了我还活着。”
  贺怀翎怔忪了一瞬:“他是如何知道的?”
  “茕关兵里还有当初京里来的三万人,他们当中或许有见过我的认了出来,又或许更早的时候……”祝云璟摇了摇头,当初选择用谢夕雀这个名字便已是十足大胆,他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这里头本就藏了一分他期待皇帝知晓的心思。
  或许在他内心深处,始终不相信他的父皇会对他绝情至此。结果一如祝云璟所想,昭阳帝并未对他赶尽杀绝,但真相却更叫人难以接受。
  贺怀翎道:“陛下已经知道了你是受人诬陷,又知晓你还活着……他是何反应?”
  祝云璟自嘲一笑:“还能如何?我已经是个死人了,难不成还能死而复生回去继续做皇太子吗?”
  不能回去他并不遗憾,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回不去的原因,仅仅是为了给人腾位置。
  皇帝与那安乐侯世子的真实关系之前就有传言,他原以为即便是真的,一个私生子而已对祝云瑄也够不上威胁,现在才如醍醐灌顶,别说是祝云瑄,连他在皇帝心中的地位都是远比不上那人的。
  这些事情并不难猜,祝云瑄信中虽说得语焉不详,但仅是只言片语,熟知他的祝云璟轻易便能猜到他的意思。
  比起皇帝认定他要谋反而赐死他,这样的真相对祝云璟的打击更加致命,只好在,如今他身旁还有贺怀翎和元宝。
  贺怀翎亦未想到事情真相竟是这样,一时唏嘘不已,更是心疼祝云璟,当初谁人不知是皇帝对太子太过纵容溺爱,才养成了皇太子这般跋扈张扬的个性,谁又能想到,到最后他却又为了别的儿子,还是一个私生子,亲手赐死了祝云璟。
  祝云璟纵有千般错,对皇帝的一片孺慕之情别人或许不清楚,贺怀翎却是看得真真切切。
  祝云璟闭了闭眼睛,半晌,忽然嗤笑了一声:“他这么费尽心思为了这个私生子,又是废太子腾位置,又是树活靶子,还特地准备了个傀儡给他,做得这么面面俱到,别是因为这个儿子是他亲自生的吧。”
  不怪祝云璟会这么想,换做是他也会想把最好的都给元宝,否则那梁世子又凭什么胜过十几年来几乎是昭阳帝亲手带大的他?
  贺怀翎低咳了一声:“陛下那样的人……应当不会的。”
  皇帝心思深沉、喜怒无常,亲自生孩子?怎可能……
  祝云璟斜眼睨向他:“万一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呢?你以为我当初很愿意把元宝生下来吗?”
  贺怀翎并不想与他争辩这个,握住了祝云璟的手,宽慰他:“雀儿,过去的事便过去了吧,不必过于纠结,何必一直惦记着给自个找不痛快?”
  祝云璟收了玩笑的心情,神色黯了黯:“罢了,你说得对,纠结也是自寻烦恼。”
  反正也回不去了,他们父子此生怕是都再无缘得见,父子情分既已斩断,又何必再念念不忘。
  说了一会儿话俩人还是迷迷糊糊地眯了一阵,寅时刚至,家丁便来敲门提醒他们,说外头街上突然出现了许多官兵,正在挨家挨户地搜人,城门似乎也暂时不会开了。
  很显然,汗王被杀之事已经事发,贺怀翎假扮的这三王爷又在同一时间失了踪,要搜的人自然是他。
  祝云璟道:“早知如此还不如暂且留在那王府中。”
  贺怀翎摇头:“我是最后一个离开王宫的,本就嫌疑最大,即便我们不走,也一样会怀疑到我身上,到时候更难脱身。”
  “现在要怎么办?”
  “不用紧张。”
  官兵搜到他们这栋宅子破门而入时已快天亮,几个家丁假意拦了几下便让他们闯了进来。正屋的门被人一脚踹开,床帐之后交叠抱坐在一块的人骤然停下了动作,长剑唰地挑开纱帐,贺怀翎反应迅速地拉起被子,盖住了祝云璟光裸的肩背,祝云璟趴在他怀里羞得不敢抬头,依旧在低喘着气。
  领头之人看到这香艳一幕愣了一愣,粗声粗气问道:“这里就你们俩?你们是做什么的?可有看到可疑的人进来?”
  贺怀翎皱眉道:“这屋子里只有我和夫人,你们这般闯进来,要我夫人以后还如何做人?”
  跟进来的家丁着急问道:“官爷,你们在到底找什么人?我们是来这里经商的,租了这栋宅子暂住而已,真没见着什么可疑的人啊,你们这样闯进来实在是……”
  那人看了一眼贺怀翎怀中瑟瑟发抖的小娘子,又仔细瞅了贺怀翎几眼,贺怀翎由家丁帮他重新易了容,在本来的相貌上做了修饰,与那假陈博并无半分相似之处。
  其他人已经将几间屋子翻了个底朝天,确实未发现可疑之处,那领头的撇了撇嘴,带着人又去了下一户。
  脚步声渐渐远去后,祝云璟才从贺怀翎的怀中坐起了身,没好气地推了他一下:“这样能蒙混过去吗?”
  贺怀翎笑了笑:“东躲西藏的人谁还会惦记着这档子事,放心,他们不会再回来了。”


第61章 新旧交替
  三年后。
  元宝呼哧呼哧从外头跑进屋子里来,兴高采烈地嚷嚷:“下雪了!下雪了!爹爹下雪了!”
  祝云璟皱着眉放下手中的书,抱住一爬上榻就往自己怀里栽的元宝,没好气地教训人:“下雪了有什么好高兴的?你是没见过雪还是怎的?都多大的人了还咋咋呼呼的一点规矩都没有。”
  元宝浑不在意自己爹爹训斥的话语,伸手就去够点心,啃得满嘴的点心渣,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望着祝云璟:“父亲什么时候回来?我什么时候可以跟父亲去军营玩?”
  祝云璟头疼不已,儿子活泼好动是好事,但活泼过了头,整天惦记着打打杀杀,去个军营都能闹得鸡飞狗跳就不怎么美妙了。祝云璟的手指点上儿子的脑袋:“小没良心的,你爹我辛辛苦苦养大你,你父亲成天没个人影不着家,你倒是惦记着他。”
  “我最喜欢爹爹了!”元宝圆滚滚的脑袋在祝云璟怀里用力蹭,祝云璟黑了脸,你嘴擦干净了吗?
  在外头玩累又吃饱了的元宝终于消停了,躺在榻中很快睡了过去,祝云璟帮他把毯子盖好,轻轻拍了拍小家伙的肚子。
  窗外的雪愈渐缠绵,纷纷洒洒地覆盖了整间院子,祝云璟看了一阵,想着贺怀翎今日也不知能不能回来,心下总有些莫名的焦虑不安。
  当年他们自玉真国回来后,贺怀翎便将所探得的事情全部疏呈了朝廷,又是一大批人因勾结夷人通敌叛国而获了罪,在处置了这些内患之后昭阳帝终于下了旨,不再接受夷人的假意称臣,由贺怀翎再次领兵出关,以图永绝后患。
  这三年贺怀翎一直在外奔波四处征战,几乎踏平了北夷,还与番邦人交手了好几回,一直到三个多月前,才终于尘埃落定,回到了茕关。
  已经四岁大的元宝这几年就没见过贺怀翎几次,贺怀翎刚回来那半个月父子俩还有些生疏,后头贺怀翎带着他去军营玩了几回,这傻儿子便满心满眼惦记着要跟着贺怀翎去骑马射箭,对着贺怀翎一口一个父亲叫得亲热无比,让贺怀翎得意了许久。
  今日是贺怀翎从军营回来的日子,祝云璟从一大早起就眼皮子直跳,原本早上就会回来的贺怀翎一直未有出现,连个口讯都没传回来。这会儿都晌午过后了,祝云璟正犹豫着要不要着人去问,守在院外的小厮便匆匆进来禀报,说是侯爷回来了。
  贺怀翎快步走进来,脸上却无半分笑意,神色凝重,祝云璟当即蹙起了眉:“怎么了?”
  贺怀翎目光复杂地望向他,顿了顿,沉声道:“陛下驾崩了。”
  祝云璟愣住,良久之后,才呐呐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十日前的夜里,今早消息才传到这边。”
  祝云璟无意识地握紧了拳头,抬眼看向贺怀翎:“继位的新帝……是谁?”
  贺怀翎回视他:“是瑞王殿下。”
  祝云璟的肩膀骤然一松,脱力一般泄了气。
  贺怀翎扶住他,握紧了他的手:“别担心了,事情已经过去了。”
  祝云璟问他:“你没骗我?”
  贺怀翎道:“我怎可能用这种事情骗你?继位的确实是瑞王,但过程并非如你所想。”
  祝云璟的眉头瞬间又紧拧了起来:“怎么说?”
  “陛下一驾崩,首辅张阁老就取出了先前陛下放在他那里的传位圣旨,那份圣旨上说的是传位于九皇子,并以昭王为摄政王代理朝政,众内阁大臣辅政。”
  祝云璟闻言倏地瞪大了眼睛,贺怀翎摇了摇头:“传位圣旨已出,百官本已要参拜新君,那昭王却突然跳出来说张阁老手里的传位圣旨是假的,他这里的那份才是真的,而他手中的圣旨所拟定的继位之人却是瑞王殿下。”
  “……后来呢?”
  贺怀翎的眸色沉了沉:“昭王把持着两京大营,京卫军也由他统领,连皇宫禁卫军都听他的,张阁老即便是百官之首在他面前也讨不到好,俩人争执不下,后六位内阁大臣亦分成了两派,有三人倒戈向了昭王,最后昭王以假传圣旨谋朝篡位的罪名将张阁老与其他两位阁老一并拿下,这才拥护了瑞王殿下登上帝位。”
  祝云璟久久无言:“……阿瑄从未说过,昭王与他交好。”
  昭王便是那位深得昭阳帝宠幸权倾朝野的梁世子,他先是京南大营的总兵,后京北大营总兵以老乞休之后两京大营便由他一并统率,在京卫军统领与祝云珣勾结谋反被诛之后,连京卫军都交到了他的手中,这几年皇帝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对他却分外器重到无一日不留他在宫中随侍的地步,半年前更是封了他为异姓王,给的封号还是与帝号相同的“昭”字,满朝文武都以为,哪天皇帝直接把帝位给了他都算不得稀奇,却谁都没想到,这位昭王会放着摄政王不当,一力拥护了瑞王问鼎。

推荐文章

叛儿嬉春

逆水横刀

奉旨拆婚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和亲公子

林公子药罐子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热夏

丹霄万里

焚心[ABO]

你个骗子

温香艳玉

浮生梦

天骄

沉溺

上一篇:叛儿嬉春

下一篇:昔年万里封侯路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要看格局格局大的我推荐你去看将进酒
真的好看,甜甜的恋爱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我记得太太说过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受也是个太子,太子下嫁也算是皇恩了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