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皇恩浩荡(9)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18-12-29 20:19:46 标签:生子 宫廷

  贺怀翎握住他的手,祝云璟似以为他要甩开自己,不依不饶地去抓他,贺怀翎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低头攥住他的唇,四唇相触,一发不可收拾。
  唇舌纠缠在一块,不断地碾磨舔舐,喉咙口不时被对方的舌尖探过,又酥又痒,祝云璟的身体不可抑制地战栗,嘴里无意识地溢出一声又一声含糊而甜腻的呻吟,尽数堵在彼此紧贴着的唇间。贺怀翎的气息和味道大大抚慰了他,在浑然不觉间他不断吞下对方的津液,尤不解渴,怎么都觉得不够。
  怀中之人甜美的味道也让贺怀翎几欲癫狂,他的手探进祝云璟的里衣里,肉贴着肉地摩挲他滑嫩柔软的肌肤,养尊处优的皇太子身上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好,贺怀翎的手指像被吸在他身上一般,从爱抚到加重力道地揉捏,爱不释手。
  在祝云璟几近窒息时贺怀翎的舌才从他的口中撤出,牵出道道黏腻银丝,祝云璟大口喘着气,迷离双眼中尽是水色氤氲,像是被欺负得要哭了一般。
  这副模样落在失了理智、完全被欲望本能支配的贺怀翎眼中,无异于火上浇油——
  房门之外,王九抬头看看天边已然偏西的日头,听着屋子里隐约传出的暧昧声响,自得一笑。殿下终于得偿所愿,似乎还颇为愉悦,短时间内怕是结束不了,这便最好不过了,过后他定能讨到不少赏赐。
  祝云璟并不知晓,这胆大妄为的狗东西为了讨好他,除了生子药还在那碗茶水里加了那助兴的媚 药,王九的本意确实是替祝云璟着想,即便他是个阉人,却也知道,男人嘛,谁不喜欢床上主动放浪些的,一板一眼上了床还跟条死鱼一样的那不是扫兴吗?
  他只以为上一回是那许士显的不解风情惹了祝云璟不快,这次为了帮祝云璟成好事,于是就有了这自作主张的一出。
  至于后果,至少这会儿屋外的人沾沾自喜,浑然不知已成大错,屋里的俩人,则尤在难分难解中。


第12章 恨意滔天
  夜色渐深,许久听不到屋子里的动静,王九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压着声音询问里头的人:“殿下?可要打水进来?”
  木榻之上,祝云璟的睫毛轻颤了颤,缓缓睁开了眼睛。身体被禁锢在另一个人温热的怀中,浑身上下如同被车碾过一般,稍一动就酸痛难忍,祝云璟依旧有些昏昏沉沉的脑子钝了半晌,才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猛地挥开身后之人搭在自己腰上的手,挣扎着爬起身,又吃痛地摔了回去,疼得咬牙切齿。
  贺怀翎亦被惊醒,黑沉沉的双眼对上祝云璟饱含嗜血怒气的目光,下意识地蹙起眉,那些旖旎迷乱的画面瞬间涌进脑子里,贺怀翎一贯处变不惊的脸终于失了血色。
  祝云璟跌跌撞撞地从榻上下来,全然顾不得身体上的酸软无力,猛地抽出了墙壁上挂的一柄长剑,剑尖直指向贺怀翎的喉颈。
  “贺、怀、翎,”祝云璟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余滔天愤怒,“你欺辱孤至此,合该千刀万剐,死有余辜!”
  贺怀翎闭起眼睛,没有任何挣扎和反抗,竟是一副甘心受死之态。
  “殿下?您醒了吗?可需要热水和膳食?”
  王九的声音自屋外传来,祝云璟的手微微一颤,往前送的剑尖堪堪停了下来。
  没有听到里头的回应,王九再次敲了敲门:“殿下?”
  “你给孤闭嘴!不许进来!”祝云璟忽然一声暴喝,王九吓得腿一软,险些跪到地上去,再不敢吭声。
  意想中的疼痛久久未至,贺怀翎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面前双目通红愤恨至极的祝云璟,抬手捏住了那指着自己的剑刃,哑声道:“殿下,今日之事是臣之错,臣无可辩驳,您若要杀臣,臣甘愿受死,只是在臣死之前,还请殿下放了许翰林。”
  祝云璟怒极反笑:“原来你是为了许士显来的,死到临头还惦念着他,好,好!孤今日就让你们一起下地狱做一对亡命鸳鸯!”
  祝云璟手中的剑直往前送,贺怀翎侧身避过,再次用手捏住了剑刃,祝云璟冷笑:“怎么?刚才不还说甘愿受死吗?现在这又是什么意思?”
  “只要您把许翰林放了,臣这条命任由您处置,否则,一旦今日臣死在这里许翰林又未出去,太子殿下窝藏朝廷钦犯一事立刻便会传得人尽皆知,亦会有人上奏弹劾殿下。”贺怀翎沉声威胁,刚才他是愧疚之心占了上风,才没做反抗,被外头的人一打断,却是想起了他今日来这里的目的,欺辱皇太子的人是他,这事没什么好说的,祝云璟要杀要剐他都认了,但许士显,他依旧要救。
  祝云璟的瞳孔狠狠一缩,眼中滑过一抹狠戾,一字一顿,咬牙切齿道:“你敢要挟孤?”
  “许翰林是臣的友人,他被殿下软禁在此,臣必须救他,还请殿下恕罪。”
  祝云璟哂然:“你对他可真够情深义重的,为了他连命都可以不要,嘴上说的这般好听,却对孤做下这等寡廉鲜耻、畜生不如之事,你对得起他吗?你找孤要他?只怕他这会儿早已经跑了吧,不然你以为今日之事为何会变成这样?!”
  祝云璟已逐渐冷静下来,也迅速想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是他误食了下了药的茶,失了神智,才会被贺怀翎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占了便宜。
  至于许士显,恐怕早就跑了。
  贺怀翎目光微沉:“许翰林当真已不在这里?”
  “贺怀翎!现在是孤要取你狗命!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问东问西!”
  俩人的对峙陷入了僵局,却似乎谁都没有意识到他们此刻还俱是未着寸缕,直到贺怀翎的视线不经意地下移,落在祝云璟布满了红痕的白皙身体上,他的大腿根处正不停往下淌着白 浊,若非此刻祝云璟手里持着剑目光凶狠,眼前这一幕实在称得上香艳。有什么情绪在贺怀翎的心头猛跳了一下,他不自在地挪开目光,不敢再看。
  祝云璟却没有错漏过他眼神的变化,瞬间便意识到了贺怀翎正在想什么,脑子里轰的一声,刚刚平息了些的怒气再次腾起,将他的理智焚烧殆尽。
  长剑猛地向前送去,锋利的剑刃划破皮肉,再用力抽出,上面已是一片鲜红。
  这一次贺怀翎没有再躲,祝云璟手中的剑穿透了他的左肩,贺怀翎一声未吭,任由祝云璟发泄。
  祝云璟甩掉已经染了血的剑,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贺怀翎捡起自己的衣物,从里衣上撕下一条布,迅速在伤口上缠了两圈,穿上外衫后小声说了一句“谢殿下宽宏”,没有再刺激祝云璟,沿原路离开。从窗口翻身出去前,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面沉如水、周身寒气四溢的祝云璟,身影消失在了漆黑夜色中。
  祝云璟说的应当不是假的,许士显或许真的已经逃出去了,既然如此,祝云璟又愿意留他一命,他便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
  祝云璟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椅子,他当然不是不舍得杀了贺怀翎,他恨不能将那无耻之徒碎尸万段,却又不能当真这么做。贺怀翎敢来这里找人,必然不会是单枪匹马,今日他若是死在了自己庄子上,怕是即刻便会有人告到他父皇那里去,不单偷天换日窝藏许士显的事情会曝光,他妄杀功臣更会被千夫所指。就算他说误以为贺怀翎是私闯庄子的刺客也压根不会有人信,难不成要让他去跟他父皇说他被贺怀翎给欺辱了?又或是告诉天下人他被定远侯给强上了?
  今日之事,他注定只能忍气吞声,暂且咽下这口恶气。
  王九缩着脖子走进屋子里,一眼就看到了只披了件里衣呆坐在榻边的祝云璟,见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满是斑驳痕迹,头发披散着,眼角发红恍若失了神,脚边还躺着把染了血的剑,王九心中一凛,低声喊了一句“殿下”,腿软地跪倒在地匍匐下去,身体瑟瑟发抖。
  屋子里似乎还有未散去的淫靡气味,另一个人却不见了踪影,王九并不傻,眼前这情形怎么看祝云璟都像是被欺负了的那个,但……怎么会?
  半晌之后,祝云璟的目光移向跪在地上的王九,哑声问道:“为何孤喝的那杯茶里会下了药?”
  王九着急辩解道:“奴婢按着您的吩咐把下了药的那杯茶摆在许大人那边,并未放错,决计没有啊!”
  祝云璟轻眯起眼睛,回想起之前许士显忽然转变的态度,冷笑一声,他还当许士显当真有那么不通世故呢,分明他也是有心计的,那茶定是他趁着自己不注意时给换了:“你之前为何没告诉孤,那药吃下之后还会让人神志不清失了本性?”
  王九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一些,好半天,才吞吞吐吐地哽咽道:“是……是奴婢的错,奴婢自作主张……本是想给殿下添些乐子,才……才在里头加了……助兴的药……”
  祝云璟将手边早就冷了的茶杯狠狠砸向了王九,王九不敢躲,不停磕头请罪:“奴才死罪,殿下息怒……”
  祝云璟几欲呕血,手指用力掐进掌心,好悬才忍住将这狗东西掐死的冲动,咬牙问道:“那生子药……是否一定会起效?”
  王九只觉五雷轰顶,额上已经磕出了血:“奴婢知错了,殿下您杀了奴婢吧,都是奴婢的错!”
  “回答孤的问题!”
  王九含糊道:“是……是……”
  “是什么?!”
  “是会起效……只要双方身子都康健……运气好的话一……一次就能起效……”
  另一只杯子也砸了过来,王九痛哭嚎啕:“殿下您杀了奴婢吧!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混账!奴婢死不足惜啊!”
  杀了一个王九有什么用?杀了他今日之事就能当没发生过吗?祝云璟气到极致反而渐渐平静了下来,深呼吸后他吩咐王九:“你去找林太医问问,有什么办法能把胎打了,只问法子,旁的一个字都不许多提。”
  “使不得啊!这使不得啊!”王九惊吓极了,苦劝道,“这药极其霸道,怀上了就不能打,否则便会一尸两命,从前有人不信邪,吃了女人用的打胎药,最后肠穿肚烂死相极其可怖,殿下您千万三思啊!”
  祝云璟一脚踹过去:“你不会让林太医想其他办法吗?尽说这些没用的做什么?!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孤要你有何用?!”
  若非他还需要人伺候,又不想让更多人知道今日之事,他第一个杀的就是面前这个胆大包天的狗东西!
  王九还想再劝,但见祝云璟暴怒之态,只得唯唯诺诺应下,祝云璟冷声提醒他:“孤现在不杀你,留你一条狗命,若是今日之事传出去……”
  “奴婢不敢!”王九赶紧表忠心,“殿下若是不放心,割了奴婢的舌头便是!”
  祝云璟烦躁地打断他:“滚下去吧,给孤打热水来,孤要沐浴。”
  打发走王九后祝云璟无力地躺倒在身后的榻上,闭上眼睛那些不堪的画面似乎又浮现在了眼前,那人粗重的喘息声犹在耳边,祝云璟心中恨意滔天,这笔账……这笔账他迟早要算!


第13章 一封奏疏
  许士显跑了,庄子上的管家带人去湖对面的竹林里搜找过,遍寻不着人影,那竹林后方就是悬崖没有旁的路,也不知他是掉下去了,还是当真逃出生天了,祝云璟没心情再过问许士显的事情,转天清早就回了宫。
  那之后连着好几日祝云璟都没有出现在朝堂之上,说是身子抱恙,东宫也闭门谢客了,昭阳帝派了几个太医去看,都让祝云璟叫人给打发了出来。
  这日早朝过后,祝云珣叫住正欲离开的贺怀翎,笑问他:“表兄今日衙门里若是事情不多,不如去我那里喝杯茶?”

推荐文章

叛儿嬉春

逆水横刀

奉旨拆婚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和亲公子

林公子药罐子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热夏

丹霄万里

焚心[ABO]

你个骗子

温香艳玉

浮生梦

天骄

沉溺

上一篇:叛儿嬉春

下一篇:昔年万里封侯路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要看格局格局大的我推荐你去看将进酒
真的好看,甜甜的恋爱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我记得太太说过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受也是个太子,太子下嫁也算是皇恩了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