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皇恩浩荡(14)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18-12-29 20:19:46 标签:生子 宫廷

  郑司文与杜庭仲是同科同榜,私交甚笃,之前就一直为他的事在奔走,谁都没想到郑司文他竟然当真能拿到这样确实的证据,还在朝会之上当众发难。
  那之后,任凭刘礼谦再如何喊冤,昭阳帝依旧叫人先将之拖了下去,收监候审,再下旨将方成鹏、廖炳丰等人押解进京。
  满殿寂静,群臣噤若寒蝉,昭阳帝冷声问一众阁臣:“杜庭仲的前一封奏疏,为何未呈到御前?”
  首辅张阁老跪下请罪:“陛下恕罪,此事臣等亦是第一次听说,臣也没有见过那封奏疏啊!”
  “荒谬!”
  如此说来,竟是有人敢私下拦截奏疏,妄图欺上瞒下,祸乱朝纲!
  “朕要彻查此案,”昭阳帝压着怒气,目光冷冷扫过一众朝臣,最后落在了人群之中的贺怀翎身上,“定远侯!”
  “臣在。”贺怀翎出列。
  “此案由你主理,务必彻查清楚!”
  “臣遵旨!”这样的安排并不出乎贺怀翎的意料,他是刑部侍郎,此前又一直在边关,与京中、江南的官员都无甚交集,由他来查,最合适不过。
  早朝结束后无人再敢逗留,俱是匆匆回了各自部衙去,贺怀翎被昭阳帝叫去交代事情,祝云璟则心事重重地回了东宫。
  王九奉上祝云璟每日都要喝的安胎药,祝云璟揉了揉肚子,最近这几日似乎已经能摸到些微的凸起了,腹中的孽种在一日日长大,他却是遭了大罪,腹痛尚且能忍,那种闻着什么都反胃欲呕的感觉则更是难受。药刚端到面前,祝云璟便已经趴下身干呕了起来。
  王九赶紧放下药碗,扶住祝云璟给他递帕子:“殿下,您就算捏着鼻子也得喝啊,要不一会儿肚子真闹起来,遭罪的还是您自个。”
  祝云璟没好气地将人推开:“闭嘴。”
  他端起药碗,闭上眼睛咬咬牙一股脑地将药汁灌下了肚,再狠狠将碗给砸了。
  王九叹气,这样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半个时辰后,谢轩明来了一趟东宫,是祝云璟特地叫他来的。谢轩明进来先请了安,见祝云璟神色恹恹,关切地问候了他几句,祝云璟挥手打断他:“早朝上的事,你和舅舅都听说了吧?”
  “……是。”谢轩明犹犹豫豫地点了点头。
  祝云璟叮嘱他:“此案牵连甚广,孤看着江南官场大半官员都得被拖下水,舅舅从前交好过的那些人,若有牵扯进来的,能撇清关系尽量撇清了,无论如何,不能引火上身。”
  “知……知道,”谢轩明舔了舔嘴唇,神色似有闪烁,“不会,殿下放心。”
  祝云璟倚在软榻里,因着身子不适说话时有些心不在焉,便没有注意到谢轩明语气中的迟疑。
  谢轩明小心翼翼地问道:“殿下,那江南巡抚……这次是不是定要栽了?”
  祝云璟冷哂:“那佥都御史有备而来,手中证据确凿,杜庭仲因为这事全家都丢了性命,若是证实父皇当真被人蒙蔽错杀了忠良,这圣怒自然得有人来承受,更何况贩卖私盐本就是大罪,牵连到整个江南官场,方成鹏死一万次都不够。”
  皇帝当然不会承认是自己错了,哪怕之前是昭阳帝亲口说的杜庭仲写的那诗是反诗,那也都是被下头的人给骗了,既然说了要彻查,就不可能高高拿起再轻轻放下。更别说,被钦点负责查案的人是贺怀翎,即便是为了许士显,他也会铆足了全力,将案子查个水落石出。
  想到贺怀翎,祝云璟心中忽然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惴惴不安,京中有人敢拦外臣呈给皇帝的奏疏,是什么人会有这么大的能耐和本事?他下意识地看了谢轩明一眼:“舅舅与那江南巡抚没有往来吧?”
  “当然没有!”
  祝云璟皱眉,谢轩明的反应似乎过于激动了些,对上祝云璟怀疑的目光,谢轩明讪笑,心虚地别开了眼睛:“哪能啊,殿下您多心了……”
  “真没有?”
  “真没有,父亲早没差事了,不沾官场上的事已久,又怎么会与一个南边的官员有往来。”
  “没有就好,”祝云璟想想似乎也不大可能,那方成鹏从未做过京官,与谢国公不该会有交集,便没有再细问,“总之,你记着提醒舅舅,不要掺和这事,尽量低调免得被殃及池鱼。”
  “……诺。”
  谢轩明急急慌慌地回了国公府去,平日里这会儿定在府中戏园子里听曲的谢国公此刻正背着手在书房来来回回地走动,坐立难安。
  谢轩明将祝云璟说的话转告给谢崇明:“爹,殿下还不知道……真的不告诉他吗?”
  “告诉他也没用,”谢崇明沉着脸道,“陛下去江南拿人的圣旨都下了,事情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那怎么办啊?”谢轩明哭丧着脸,“要是查出我们做的事,再牵扯出当年……这次陛下定不会放过我们国公府了!”
  “死人是不会开口的,”谢崇明恶狠狠地咬牙,“只要方成鹏死了,便是死无对证!”
  御书房。
  进来之后贺怀翎先跪了下来请罪,昭阳帝不解道:“你这是做什么?”
  “回陛下,今日之事,臣早已知晓,郑御史手中的东西都是臣给他的,在朝会上弹劾江南巡抚等人也是臣的主意。”
  昭阳帝蹙眉,深深看着镇定跪在地上身形挺拔坚毅的贺怀翎,片刻后又缓缓舒展开了眉头,叹气道:“你手中既有证据,不直接呈与朕,却选择让御史在早朝之上当众弹劾,是担心朕会将事情压下去吗?”
  贺怀翎垂首:“臣不敢。”
  昭阳帝摇头:“你却是这么想的,朕错杀了忠良,所以你觉得朕会因为顾忌着朕的脸面,不愿承认是朕做错了。”
  “错的不是陛下,是那些欺上瞒下之徒。”
  “终究也是朕之过失,”昭阳帝闭了闭眼睛,“罢了,只是为何你手里会有这些东西?”
  “被牵连的前翰林编修许士显是臣之旧友,杜巡抚出事之前将奏疏和证据交给了他的一个密友,后来他那位密友找到臣,将之交到了臣手中。”贺怀翎说的半真半假,即使事到如今,他也不能将许士显还活着的事情说出来,他死了便就是死了,否则计较起来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昭阳帝闻言叹道:“你也算有心了。”
  贺怀翎没有再接话,只要打消了昭阳帝的顾虑,接下来他查案便不需要再有顾忌了。
  从宫里出来后贺怀翎没有去衙门,而是直接回了府,将之前替他去江南查案的心腹手下叫了来,吩咐道:“你速带人再去一趟景州,即刻启程,多带些高手,务必要护住方成鹏和廖炳丰几人的周全,确保他们被平安押解到京中。”
  “可是事情有变?”
  贺怀翎沉下声音:“小心一些总不会错,你这就去吧。”
  “诺!”


第19章 有花堪折
  夏五月辛巳,昭阳帝奉皇太后幸北海别宫。
  北海的别宫是大衍朝开国时就建了的,亭台楼阁俱依水而筑,青山环绕碧水,其间峰峦隐映、松桧隆郁,秀若天成。据说是当年开国皇帝为了讨好心爱的皇后,才大手笔地修建了这隐于山水之间的避暑别宫,后世的皇帝每到盛夏便会来这里小住一两个月,已是定例。
  祝云璟一直到辰时将过才起,这般懒散被昭阳帝知道了定又要教训他,他这段时日却总是这样,精神不济、困倦嗜睡,好在来了别宫之后早朝都改成了三日一次,他也能喘口气。
  王九伺候着祝云璟换上了一身石青色绣着金丝暗纹的锦缎常服,日渐炎热之后他再畏寒也不好穿得太多,幸好这会儿他肚子只有些微的凸起,轻易就能遮掩。
  用完早膳吃了药,太后身边来人请祝云璟过去,却没说是什么事,祝云璟本也无聊,便径直去了。
  在路上遇到念书念到一半偷溜出来的祝云瑄,说是要跟着他一块去,祝云璟不解:“你不念书跑出来跟孤凑什么热闹?”
  祝云瑄嘻嘻笑:“太子哥哥你还不知道吧,皇祖母今日请了好多官家小姐过来,这会儿都在园子里赏花呢,全都是父皇给你挑的那些太子妃备选,皇祖母叫你过去,是让你去亲眼看看人。”
  祝云璟还确实不知道:“……所以你又是去干嘛的?”
  “帮你一起挑未来皇嫂啊。”祝云瑄一脸理所当然。
  祝云璟对此事没有丝毫兴致,只想着能拖则拖。到了园中,果然远远地就能听到荡过来的娇声笑语,十数少女分坐在皇太后两侧,与之一起赏花品茗、说笑逗趣。
  祝云璟目不斜视,走上前去与太后请安,饶是如此他也能察觉到那道道落在自己身上或好奇、或打量的目光,祝云璟心中十分不快,这哪里是他选妃,倒像是他被人围着评头论足一般。
  太后将他叫到跟前,见他脸色不太好,关切问了他几句,祝云璟心不在焉地应着,太后顺口提了一句方才谁谁作了首诗颇有些意境,祝云璟却半天没有接话,还是一旁的祝云瑄凑上来与太后逗趣,替他解了围。
  祝云璟冷冷扫了一眼下头坐的众女,他的目光移过去,原本在偷眼打量他的少女们都娇羞笑着低下了头,祝云璟皱眉,有什么好笑的?
  只待了片刻,祝云璟便借口还要去给昭阳帝请安先走了,祝云瑄意犹未尽地跟着离开,笑问他:“太子哥哥,你怎么刚刚那样的场合都能走神啊?那王阁老的孙女可是出了名的才女,那诗写的当世大文豪都说好,你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
  “哦。”
  祝云瑄叹气:“你真的一个都没看上?那王阁老的孙女斯文貌美、周尚书的女儿活泼娇俏,我看都是很好的嘛。”
  祝云璟斜他一眼:“全都送给你好不好?”
  “那哪行啊,人家都是要做太子妃的。”
  “你也不小了,可以娶妃了。”
  “我才十五不到,不急不急,”祝云瑄老神在在地摇头,压低了声音,“太子哥哥,你这也看不上那也不喜欢的,不会是真的还惦记着那个许翰林吧?”
  祝云璟冷下了声音:“孤惦记一个死人做什么?”
  “噢……那是我弄错了吧。”不怪祝云瑄会这么想,他就没见过祝云璟对许士显之外的人正眼相待过,也想象不出祝云璟到底会选个怎样的太子妃,他都没好意思说,刚才那些姑娘,加起来都还没他太子哥哥长得好看,让祝云璟选她们,其实也怪委屈的。
  可要说选个男妃吧,又还是觉得不合适,哪怕是许士显那样品貌出众的,做太子妃都总让人觉得有哪里不对。
  打发走了祝云瑄,祝云璟摇了摇头,去了昭阳帝那里。
  贺怀翎也在,像是在与皇帝禀报查案的进展,祝云璟进去时他便停下了说话,先与祝云璟行了个礼。祝云璟没搭理他,与昭阳帝请了安,昭阳帝笑问道:“你可是刚从你皇祖母那里过来?你皇祖母今日宴请各家的女儿,你都见到了吧?可有喜欢的?”
  祝云璟没想到昭阳帝会当着外臣的面就与自己说起这个事,尤其那个人还是贺怀翎。
  贺怀翎眸色微沉,便听祝云璟说道:“都挺好的,儿臣觉得各有千秋,父皇和皇祖母做主就行。”
  昭阳帝不信:“就没有特别看得上眼的吗?”
  祝云璟笑了笑:“父皇说笑了,那么多姑娘家的在一块,儿臣哪好意思盯着瞧啊,其实儿臣都没看清楚她们长什么样。”

推荐文章

叛儿嬉春

逆水横刀

奉旨拆婚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和亲公子

林公子药罐子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金风玉露

暗火

热夏

丹霄万里

焚心[ABO]

你个骗子

温香艳玉

浮生梦

上一篇:叛儿嬉春

下一篇:昔年万里封侯路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要看格局格局大的我推荐你去看将进酒
真的好看,甜甜的恋爱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我记得太太说过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受也是个太子,太子下嫁也算是皇恩了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