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皇恩浩荡(17)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18-12-29 20:19:46 标签:生子 宫廷

  贺怀翎抬手,按住了过于激动的祝云璟的双肩:“殿下,您别再说了。”
  祝云璟瞪着他,半晌之后,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第22章 敬与不敬
  皇太子寝宫。
  王九倒出酒坛子里最后一滴酒,叹气道:“殿下,已经没有了。”
  祝云璟放下筷子:“那孤不吃了。”
  王九着急劝他:“殿下您不能因为酒没了就膳都不用了啊,就算不顾着您自个,好歹也得顾着肚子里的小殿下……”
  祝云璟冷眼睨过来,王九立时闭了嘴,讪讪然道:“奴婢说错话了,殿下恕罪……可膳食,您多少还是用一些吧?”
  这段时日祝云璟每顿都得靠贺怀翎送来的青梅酒开胃才吃得下东西,如今酒已告罄,他的胃口也跟着没了。
  祝云璟勉为其难地拿起筷子,刚吃了两口胃里一阵反酸之感便直冲喉口,于是又扔了筷子,躺回了软塌上去,任王九怎么劝都不再理人。
  王九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心下哀叹,殿下自从有了身子之后当真是越来越难伺候了。
  下午的时候,祝云瑄过来看祝云璟,自祝云璟被禁足后这个小弟弟已经来过他这里好几回,这却是祝云璟第一次让人进门来。
  祝云瑄一看到祝云璟病恹恹的样子就红了眼眶,当场就要掉下眼泪来,再没了平日里嬉皮笑脸的模样。祝云璟有气无力地安慰他:“孤没事,死不了的。”
  祝云瑄抹了抹眼睛,哽咽道:“太子哥哥你之前为什么不肯见我,我很担心你。”
  祝云璟抬手拍了拍祝云瑄的脑袋:“孤这不是没事嘛,孤是不想把你也牵扯进来,这事跟你没关系,你没必要蹚这滩浑水。”
  祝云瑄忧心忡忡:“可我听人说那些朝臣都在上奏要治舅舅死罪,还要废太子,真有那么严重吗?”
  “有人借题发挥而已,父皇不是没理他们嘛,”祝云璟疲惫地摇了摇头,“你放心,父皇不会这么轻易废了孤这个太子的。”
  “可事情闹得这么大,父皇他真的会从轻处置吗?”
  “孤是他钦定的皇太子,只要没有触及他老人家的底线,他不会动孤的,那些人打错主意了,再者说,就算孤真的倒了,不还有你吗?”
  祝云璟深谙昭阳帝的心思,只要他没有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他父皇就一定会保住他,哪怕有再多人非议诟病,也无济于事。不过经过这些事情,他父皇对他失望了却也是真的,以后他得更加小心,再不能行差踏错分毫。
  祝云瑄慌了神:“我不行啊,太子哥哥你可千万别说这种话,你一定得好好的,我不行的,真的不行。”
  “没什么不行的,”祝云璟冷下了神色,“孤早说过,你和孤一样是嫡子,比祝云珣他们都尊贵,不许看轻了你自己,真有那么一天,你不行也得行。”
  祝云瑄哭丧着脸不知该怎么反驳,祝云璟揉了揉眉心,放缓了声音:“还没到那一步,现在还不需要你操心,你以后也小心一些吧,至于谢家……别管了,随他们去吧。”
  祝云瑄犹豫着点了头:“我记着了。”
  祝云璟叹气道:“你心里有数就好,你自小聪慧,何必在外人面前藏拙,以后多用些心思到课业上头,也好让父皇看看,你并不比任何人差。”
  “我哪有啊……”
  “有没有你自个清楚,母后早逝,这阖宫上下只有你与孤是最亲近的,孤防着别人但不会防着你,孤也相信你是唯一不会叫孤失望的,你在孤面前不必如此,你要是再更争气一些,日后无论是帮孤还是帮你自己,总会有益处的。”
  “太子哥哥……”祝云瑄扑到祝云璟身上嚎啕大哭。
  祝云璟无奈抬手隔开他,没让他碰到自己的肚子,将帕子递过去:“别哭了,你都十五了,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
  祝云瑄胡乱抹掉眼泪,眼红得跟只兔子一样,心中依旧不安:“你真的不会有事吗?”
  “不会,至少现在不会。”
  祝云璟的猜测是对的,昭阳帝虽然恼恨他不争气,却并没有动过废黜太子的念头,弹劾祝云璟的奏本全部被他压了下来,还借别的事情处置了一个闹得凶的御史,这下群臣算是看明白了,除了个别别有心思的,绝大多数人都安分了下来。月底,昭阳帝更是直接下了圣旨,给祝云璟指了一个正妃两个侧妃,都是勋贵高官家的女儿,便是明明白白地告诉所有人,皇太子依旧是皇太子,谁都动不得。
  昭阳帝病了一场,祝云璟主动去探望,态度诚恳地认了错,总算让皇帝宽心了一些。六月中,昭阳帝以身子不适为由,下旨提前回宫。
  祝云璟倒是更喜欢别宫这里,但皇帝说要回去,他便只能吩咐下头的人收拾东西。
  王九指挥着人搬东西,手忙脚乱中打碎了一个白玉花瓶,正在闭目养神的祝云璟听到声音,皱着眉睁开了眼睛:“怎么回事?”
  王九赶紧请罪,祝云璟瞥他一眼:“你这两日是怎么回事?怎么总是心不在焉的?”
  王九低下了头,呐呐道:“无……无事。”
  祝云璟烦躁地挥了挥手:“罢了,叫人来收拾了吧。”
  两刻钟后,王九再次进来与祝云璟禀报,说是定远侯又派人送了几坛子那青梅酒过来。
  祝云璟瞪向他:“你跟他说的?”
  王九小声解释:“前两日侯爷又过来了一趟,就在门外站了站,没进来也没让奴婢与您说,他问起您,奴婢就顺口说了您喜欢他上回送的青梅酒,奴婢也是看您这些日子胃口又不好了才与侯爷说的。”
  “你倒是乖张,孤的事情竟敢随意跟一个外人说?”
  王九跪了下来请罪:“奴婢就只说了这个,旁的一句不该说的都没说,殿下恕罪!”
  “真的什么都没说?”
  “真没有!”
  “谅你也不敢,”祝云璟没好气,“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不过那一日,有了贺怀翎新送来的酒,他倒是难得地多吃了半碗饭。
  启程回宫那天,祝云璟在车队里见到了特地过来与他请安的贺怀翎,贺怀翎站在车边,隔着车窗帘子问候祝云璟:“昨日送去给殿下的酒,殿下可还喜欢?”
  祝云璟声音冷淡:“侯爷有心了。”
  车外响起了一声轻笑,贺怀翎叹道:“殿下喜欢就好,下回再没了臣再让人送去东宫。”
  “多谢。”祝云璟并不客气,自己肚里这小孽种贺怀翎他也有份,送几坛子酒而已,又算得了什么。
  “殿下不必与臣客气。”
  “定远侯这般众目睽睽之下来与孤请安,不怕惹人猜疑吗?”祝云璟讥讽道,“如今人人都对孤这个皇太子避之不及,倒是侯爷巴巴地贴上来,也不知旁人看了会作何感想。”
  “殿下言重了,您是太子,谁又敢对您不敬。”贺怀翎想象着祝云璟说这话时的模样,定是扬着眉,一双漂亮的凤眸微眯着,生气勃勃。贺怀翎眼中的笑意加深,带着点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出来的温柔。
  “不敬孤的人多了去了,侯爷又何必说这些违心的话。”
  祝云璟这话倒也不假,前两日昭阳帝已经下了圣旨,收回了谢崇明的爵位,将之与那江南巡抚和其他涉案官员也一并革职流放,没有下杀手也不知是不是顾及着祝云璟,毕竟如若别的人都从重处置了,对同样涉案的皇太子却丝毫不问责也委实说不过去,既然皇帝铁了心要保太子,其他人自然说不得什么,但在这风口浪尖上,谁都不会缺心眼的往祝云璟跟前凑。
  只有贺怀翎,似乎根本不在意别人怎么看。
  “至少臣是敬着您的。”
  你敬个屁!就是你对孤做了最大不敬的事情!
  祝云璟不欲再与他多说,吩咐人出发。
  贺怀翎站在一旁,目送着皇太子的车辇逐渐远去,眸光逐渐变得幽沉。
  “表兄似乎格外在意太子?”
  祝云珣的声音没有预兆的在身后响起,贺怀翎收了笑,回身与他问安:“殿下还不走吗?”
  “时候尚早,不急,”祝云珣微微摇头,“我只是没想到,表兄与太子竟有这般熟稔。”
  显然方才他与祝云璟的对话,祝云珣全部听进了耳朵里,贺怀翎并不在意,淡道:“殿下误会了,太子殿下他并不乐见我。”
  “这样吗?”祝云珣勾唇笑了笑,“那也不稀奇,太子他就是那个脾气,盛气凌人惯了,能得他高看一眼倒是难得,更何况表兄你姓贺,太子他最不待见的怕就是贺家人。”
  祝云珣意有所指,贺怀翎只装不知,反提醒他:“殿下与太子殿下是亲兄弟,理应和睦共处才是,您又何必总是挑他的不是。”
  “我倒是想,可太子他也不乐见我,我也没有办法啊。”祝云珣笑道,“我可没有故意挑他的不是,我说的那不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吗?”
  贺怀翎没有再说,祝云珣和祝云璟天生就是对立的关系,他只言片语的劝说并不能改变什么,他也不想掺和进去。
  贺怀翎告辞离开,祝云珣望着他的背影,神色微黯,片刻后眼底又浮起一抹似笑非笑,转身大步上了车。


第23章 巫蛊之祸
  半夜,祝云璟从睡梦中惊醒,坐起了身,一身的冷汗,下一刻却又捂着肚子倒了下去。
  睡在外间榻上的王九听到动静,匆匆进来,点了灯,跪到床边捏着帕子给祝云璟擦额头上的汗,担忧问道:“殿下可是又做噩梦了?”
  “去把香点了,”祝云璟闭着眼睛,声音虚弱,“孤歇一会儿,无事。”
  “可是那香……”
  “别可是了,去点了吧。”
  香熏炉里重新点起了龙涎香,祝云璟惯用这个,尤其是有了身子之后,全靠这种香料安神才能入眠,但这香对胎儿是有损的,祝云璟却顾不得这些。
  “过两日奴婢再陪殿下出宫一趟,去找民间大夫看看吧?”王九小声与祝云璟提议。
  好半晌,祝云璟才轻轻“嗯”了一声,他这辈子都受过的罪都没有这几个月受得多,全拜肚子里的小孽种所赐。
  见祝云璟翻过身抱着肚子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王九帮他把被子掖好,就在一旁守着,无声地叹了口气。
  白日里祝云璟窝在东宫足不出户,昭阳帝虽然解了他的禁足,却并没有让他重回朝堂的意思,或许是想要他暂避风头,除了太傅会过来讲学,祝云璟便再没见过别的外臣。
  他的身子已有四个多月,肚子的凸起已经肉眼可见,不出门免了麻烦,反倒好些。
  原以为过了头三个月就能少遭些罪,但祝云璟肚子里这个显然不是个安分的,一日不闹腾就过不得,祝云璟恨得牙痒痒,无数次想着等兔崽子出来了先抓着打一顿屁股再说,心里才能稍微好受些。
  饶是如此,天气一转凉,他便又病倒了,连床都下不了。
  寝殿内,王九将药碗端来给祝云璟,祝云璟皱着眉头灌着药,刚喝了一半,便有小太监进来禀报,说是陛下遣了太医过来。
  祝云璟神色微变,问王九:“怎么回事?”
  王九小声与他解释:“半个时辰前陛下派人来传话,说是传您一块去陪太后逛园子赏菊,您当时昏睡不醒,奴婢叫了您好几声都没应答,便与人回话说您身子不适不过去了。”

推荐文章

叛儿嬉春

逆水横刀

奉旨拆婚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和亲公子

林公子药罐子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热夏

丹霄万里

焚心[ABO]

你个骗子

温香艳玉

浮生梦

天骄

沉溺

上一篇:叛儿嬉春

下一篇:昔年万里封侯路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要看格局格局大的我推荐你去看将进酒
真的好看,甜甜的恋爱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我记得太太说过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受也是个太子,太子下嫁也算是皇恩了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