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皇恩浩荡(21)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18-12-29 20:19:46 标签:生子 宫廷

  贺怀翎看祝云璟一眼,又问道:“光吃药能行吗?”
  “主要还是得食补,不过他身子虚,不能补太过了,须得慢慢来。”
  贺怀翎与人道了谢,大夫退出去后房中的气氛变得愈加沉闷,相对无言许久,贺怀翎才先开了口,主动说起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陛下命人给你寻了块清静的地方下葬,一切从简,我在刑部死囚牢里找了个身量与你差不多的囚犯,易容成你的模样,在你被送出宫下葬时把你替换了出来。”
  皇帝到底还是没舍得把儿子的尸身丢去乱葬岗,给了祝云璟死后一个安身的地方,也是最后的体面,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祝云璟撑着身体坐了起来,靠在床头冷淡看着贺怀翎:“易容?”
  “嗯,北夷人擅长的一种伎俩,易容成另一个人的模样能有七八分相似,不过人死之后相貌本就有异,也不会有人仔细查验,便糊弄了过去。”
  “侯爷有心了。”祝云璟语气淡淡,并无多少感激之意。
  贺怀翎也不与他计较:“还有那京南大营的徐总兵,已经被抄家了。”
  “他与谢崇明有染,陛下早就想找由头料理他了。”祝云璟麻木道,“祝云珣他当上太子了?”
  “没有那么快,自你被废之后朝中确实有声音怂恿陛下立他,但陛下并未表态,而且因为你的事情,陛下又大病了一场,至今未起身。”
  祝云璟心中酸涩,想问他父皇怎么了,又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没有资格。
  “陛下无事,休养一段时日就能痊愈,”贺怀翎似是洞悉了祝云璟的心思,小声说与他听,“你别担心。”
  “我担心有用吗?也没人稀罕,”祝云璟哂然,“……若最后陛下立的人不是祝云珣,他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应当不至于,他是眼下最合适的,除非陛下现在不想再立太子。”虽然看皇帝的意思,很大可能暂时不会立太子。
  “呵。”
  贺怀翎踟蹰须臾,又将之前查得的王九的事情说了出来,祝云璟神色不变,似乎并不意外:“这几个月一直只有他一人能近身伺候我,那日本就是他把陛下引来东宫,又是他故意打碎了那个花瓶,他还刻意在狱中畏罪自杀,是他做的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与他主仆一场,这么多年我自认待他不薄,他却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背叛我,不过是我识人不明瞎了眼罢了。”
  “……那人也不能说是不相干的人,王九的师父待他恩重如山,他小时候刚进宫时吃了很多苦,差点活不下来,是他师父救了他,也是他师父帮他打点他才能进东宫伺候你,他受他师父临终所托,想要帮他师父保住唯一的根,在忠和义之间选择了后者,也算人之常情。”
  “所以他就可以背主吗?!”祝云璟不忿道,“我亏待过他吗?前几年他重病被撵去别宫等死,还是我特地派人给他送药他才有命苟活下来,他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贺怀翎叹气:“殿下,你只知高高在上地与人施恩,却从来不清楚下头的人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你知道被撵去别宫的人在那里过的是什么日子吗?王九从前跟着你不知得罪了多少人,去了别宫等死,下头那些人哪里会放过他,多得是人趁机落井下石踩上一脚,你送过去的药根本送不到他手上,反让人愈加嫉恨他,你也没有再派人去过问过,是他师父多方给他打点,他才能有命再回东宫。”
  “我给他送药还送错了吗?!所以你现在是想说我被废被赐死都是我活该?!是我自作孽不可活,是我不得人心就合该受这样的冤屈?!”
  祝云璟气红了眼睛,贺怀翎放缓了声音劝慰他:“别生气了,我没有要教训你的意思,你确实不得人心,但比起祝云珣的无所不用其极,你这样坦坦荡荡的反而好些。”
  祝云璟冷笑:“坦坦荡荡?你不若直接说我蠢吧。”
  贺怀翎点头:“蠢也有蠢的好处。”
  “对!我就是蠢!不然也不会沦落于此受你奚落!”
  “殿下,我说的是实话,并非取笑你,你也并不蠢,只是过于信任身边人了,是他们辜负了你的信任,错不在你,你这样就很好,比任何人都要好。”
  贺怀翎的眼神热切,眼里闪动着灼灼光亮,祝云璟一时语塞,气势弱了几分,转开了视线,不再接腔。
  贺怀翎换了个话题:“你以后,有何打算?”
  “……这是哪里?”
  “我的一处私庄,庄子上都是绝对信得过的人,这里很安全,你可以安心住下来。”
  祝云璟扯开嘴角,自嘲一笑,成为阶下囚,再用假死的方式逃出生天,然后被困在一处庄子上形同软禁,当初的许士显如今的他,这或许算是报应吧。
  “我还能打算什么?怕是走出这里大门一步立刻就会被人发现吧?除了留在这里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贺怀翎轻眯了眯眼睛:“留下来,我照顾你,不好吗?”
  祝云璟的神色更冷:“侯爷这话是何意?”
  贺怀翎走上前,在床边坐下,手掌隔着丝被贴上了祝云璟的腹部,黑沉沉的双眼望着祝云璟:“我照顾你,和我们的孩子。”
  “他只是一个孽种!”
  “他是我们的孩子,我和你的。”贺怀翎沉声道。
  祝云璟用力挥开贺怀翎的手,瞬间便又红了眼眶:“贺怀翎你给我听好了!那日的事情并非你情我愿!我怀上这个孽种是逼不得已!你以为我想这样?!你少惦记那也有的没的!就算我被废被赐死,我也不是你关在后院的女人,你不能这么羞辱我!”
  贺怀翎微微皱眉:“你觉得我是在羞辱你?”
  祝云璟瞪着他,胸膛剧烈起伏着,似是气狠了。贺怀翎摇头:“无论是不是情愿的,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我不会不认,我也没想过拘着你,更不会羞辱你。”
  “你当然说得轻巧!怀上孩子受折磨的人又不是你!丢脸的人也不是你!”
  贺怀翎无言以对,他忽然有些怀念起三日之前那个躺在他怀里哭着哀求他,甚至任他为所欲为的祝云璟,刚刚逃出生天就翻脸不认人了吗?当真是变脸比翻书还快。
  僵持片刻后,贺怀翎无奈叹气:“是我逾越了,但是殿下,眼下你只能留在这里,你的身子……无论你愿不愿意,你得安心养胎,平安把孩子生下来,你自己才能无事。”
  至于孩子落地之后,祝云璟不想要,他总不能不要。
  祝云璟转过了脸:“我不想见到你,你以后少来碍我的眼。”
  虽是贺怀翎救了他,但只要一想到祝云珣,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孽种,祝云璟就没办法心平气和地面对他。
  贺怀翎:“……先把药喝了吧。”
  下人把熬好的药送进来,看着那黑漆漆的苦药汁,祝云璟不由地皱眉,好些日子没喝这安胎药,却也没见肚子里的小孽种出什么毛病,倒是把他自己给折腾得够呛。
  看到祝云璟皱着张脸吞药汁,贺怀翎心中软了些许,在他喝完之后递了颗糖过去:“甜甜嘴吧。”
  祝云璟一阵干呕,也不知是药苦反胃,还是嫌弃贺怀翎。
  到底他还是把糖吃了,脸上虽依旧面无血色,总算不那么难受了,只情绪愈加低落,贺怀翎轻叹了一声:“你可要用膳?”
  “吃不下。”
  “那就晚点再吃吧,我让人去准备着,我也不烦着你了,你再歇一会儿,外间有人守着,你需要什么喊人就是。”
  祝云璟神色麻木,不再吭声,贺怀翎微微摇头,退了出去。
  祝云璟呆坐着,愣愣看着床顶的木梁,许久,才抬起手抹去眼角滑落的眼泪。


第28章 侯府夫人
  傍晚,贺怀翎再次来敲祝云璟的门,祝云璟依旧靠坐在床头发呆,见着他进来,才低声道:“我要沐浴。”
  “好。”
  下人将烧好的热水抬进来,一桶一桶的热水倒进浴桶里,祝云璟起了身,冷淡看着贺怀翎:“你还要留在这里?”
  贺怀翎的目光下移,落在祝云璟散落下来的发丝间半遮半露出的一段白皙脖颈上,眸色沉了沉,道:“我叫人备了膳,在外头候着。”
  贺怀翎没有走,就在外间坐了下来,目光落在屏风之后朦胧不清的身影上,眼中的情绪被茶杯里袅袅而生的热气模糊,逐渐沉入眼底。
  两刻钟之后,祝云璟略显沙哑的声音从里头传来:“叫个人来给我擦背。”
  贺怀翎的眼神黯了黯,放下茶杯站起身,走了进去。
  祝云璟闭着眼睛趴在浴桶边缘,热气蒸腾中苍白的脸上总算有了一些血色,长发披散下来,搭在圆润的肩头上,精致的锁骨在水中若隐若现,明明是十分引人遐想的画面,贺怀翎看着却不由地蹙起了眉。
  他走上前去,蹲下身轻声喊祝云璟:“殿下?”
  祝云璟耷拉着的眼皮子半晌才动了动,觑了他一眼,又困倦地重新闭了起来。
  贺怀翎抬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并未发热,应该就只是倦怠了。
  “你帮我擦背。”祝云璟闭着眼睛哑声吩咐他,对祝云璟来说,来伺候他的人是贺怀翎也好,其他人也好,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明知道贺怀翎心思不纯,他骂也骂了,赶也赶了,对方厚着脸皮硬要凑上来,他也实在没力气计较了。
  罢了,都已经这样了,哪怕是苟且偷生,也总比死了的好。
  贺怀翎轻咳了一声,捏着布巾,小心翼翼地揉按上了祝云璟过于单薄的肩背。
  祝云璟这段时日遭了不少罪,但十几年养尊处优下来,细嫩白皙的肌肤依旧晃眼得很。那日在凤凰山的庄子里发生的种种不期然地又闯进了贺怀翎的脑子里,少年沉浸在情欲中时诱人的媚态、甜美动听的呻吟和在自己身下完全绽放开的柔软身体,每一样都让贺怀翎每每在午夜梦回时不自觉地沉溺。
  明知不应该,却又忘不掉。
  祝云璟轻‘嘶’了一声,拉回了贺怀翎的心绪,见祝云璟眉头紧皱着,手搭在肚子上蜷缩起了身体,贺怀翎扶住了他的肩膀:“殿下?”
  祝云璟咬着牙根不再吭声,额上滑下豆大的汗,还没忘了瞪贺怀翎一眼,贺怀翎的手滑落下去,贴上了祝云璟隆起的肚子。
  祝云璟已经没有力气拍开他的手,被他这样肉贴着肉的抚摸,肚子里的那玩意儿似乎安分了一些,祝云璟恨得牙痒痒,却听贺怀翎几不可闻地低笑了一声。
  “他好像在动。”
  贺怀翎叹道,语气中带着鲜有的柔情,祝云璟听着牙都要酸倒了,轻哂:“他每天要这么折腾百八十回,就是不想让我好过。”
  贺怀翎垂眸笑着呢喃:“才五个月不到就这么厉害吗?”
  祝云璟气结。
  贺怀翎心中遗憾,之前祝云璟一直病恹恹的,他竟从未考虑过这样的可能性,早知道……可谁又能想到高高在上的一国储君会以男子之身受孕呢,虽然其中的原由,很大可能是他自作自受。
  肚子里的动静渐渐小了,祝云璟再次闭上了眼睛,贺怀翎看水有些凉了,又叫人提了几桶热水进来,继续给祝云璟擦背。
  见祝云璟的眉头依旧不得舒缓,贺怀翎轻声问道:“怀孕……很辛苦吗?”
  祝云璟懒洋洋地回答他:“辛不辛苦你自己怀一个不就知道了。”
  “若是没有这些事情,这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推荐文章

叛儿嬉春

逆水横刀

奉旨拆婚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和亲公子

林公子药罐子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热夏

丹霄万里

焚心[ABO]

你个骗子

温香艳玉

浮生梦

天骄

沉溺

上一篇:叛儿嬉春

下一篇:昔年万里封侯路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要看格局格局大的我推荐你去看将进酒
真的好看,甜甜的恋爱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我记得太太说过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受也是个太子,太子下嫁也算是皇恩了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