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皇恩浩荡(3)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18-12-29 20:19:46 标签:生子 宫廷

  就有这般难受吗?
  房门被一脚踹开,祝云璟怒气冲冲而出,大步离去,守在门口的王九惊了一跳,赶紧小跑着跟上去:“殿下,您这是怎么了?”
  “闭嘴!”祝云璟一脚踹翻了回廊上的一尊落地花瓶,“哗啦”一声,花瓶碎了一地。
  王九大惊,当即扶住了他:“殿下您当心!仔细受伤了!”
  他使了个眼色,身后几个下人麻利地上前来收拾满地狼藉,祝云璟犹不解恨,看谁都不顺眼:“滚!通通给孤滚!”
  王九赶紧领着人手忙脚乱地退了下去,他没敢走远,就在回廊外候着,片刻后果然听到祝云璟没好气地喊他:“王九!”
  王九立马又滚了回来,赔着笑脸:“奴婢在,殿下您有什么吩咐?”
  祝云璟斜眼睨向他,似有些欲言又止,顿了顿才犹犹豫豫道:“你觉得孤是那下流龌龊之人吗?”
  王九心下一突,吓得腿一软就跪到了地上去:“当然不是!是哪个不知死活的敢这般污蔑殿下?!”
  “那许士显为何视孤有如洪水猛兽,孤就有这般让人不能接受吗?”
  王九心中暗暗叫苦:“那是那许翰林不知好歹,殿下看得上他是他的福气,他不识抬举!”
  祝云璟的眸光闪了闪,沉默片刻后仿佛泄气了一般,踱步到回廊边上坐下,怔怔望着外头院子里略显萧条的冬景。
  王九爬起身,不远不近地立在祝云璟身后,也不免暗自埋怨起那许士显。外人都道皇太子殿下风流,东宫里的大小宫女都要挑最漂亮的伺候,可王九从小就跟在祝云璟身边却是看的真真切切,祝云璟连那些宫女的手都没摸过,有的时候自己还会撺掇他,殿下却不屑一顾,他头一回对人生了心思,便是对那翰林探花,对方还不领情。
  祝云璟心里窝着火,想到许士显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就厌烦,却又不甘就这么放过他。如许士显所说,他想要什么样的美人都要得到,他宫里那些伺候的宫人,也有好几个绝色,可那些人要么对着他战战兢兢逆来顺受,要么就挖空了心思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皮囊再美他都无甚兴趣,难得看上一个,怎么就这么难呢?
  离征远大军回朝只余几日,祝云璟再没了空闲出宫,每日都得与礼部的官员商议迎接大军凯旋的种种事宜,祝云璟对这事其实没太大耐心,但昭阳帝十分看重,他便不得不安分下来把差事办妥帖。
  这日礼部尚书来东宫呈上拟定的流程,祝云璟心不在焉地浏览了一遍,又看了一眼立在下头一脸忐忑的礼部尚书,将之扔了回去,诘问道:“这流程是谁拟的?让贺怀翎率三万兵马入城?你们是打算敞开城门让他来逼宫?”
  礼部尚书满头大汗地跪地请罪:“臣并无此意,还请殿下明察!只是这大军凯旋惯例如此……”
  “最多放五千人进来,其余的就在城外扎营等候。”祝云璟压根不给对方争辩的机会。
  “……诺。”
  “还有进城之后直接领人来皇宫就是了,这还要在京城大街上绕几圈特地安排百姓夹道欢迎做什么?你们当他是皇帝出巡?”
  礼部尚书已经快被祝云璟的惊人之言吓破胆了,再一想到他的前任就是因为几句话得罪了这位皇太子殿下就被他一脚踹进了鬼门关,更是出了一身的冷汗,赶紧小心翼翼地解释道:“臣绝无此意!只是北方大捷民心沸腾,即使不刻意安排,当日想必也会有无数百姓自发涌上街头欢迎大军凯旋,不多绕些路太多人聚集到那几条街上,怕会生出事端来……”
  祝云璟一看面前的礼部尚书这窝囊样就不痛快,这流程也不知道是谁弄出来的,讨好贺怀翎未免太过明显了些,他看不顺眼礼部这群汲汲营营的酒囊饭袋已久,如今更是不想给好脸色,冷声道:“绕路就免了,流程中那些逾制的地方全部改了,你知道孤在说什么,至于其它的你们自己想办法,真生出了事端那就是你们无能!”
  礼部尚书苦了脸,这有点强人所难啊……


第04章 英雄救美
  昭阳十八年腊月初二,京城,德胜门。
  城门大开,皇太子祝云璟率兵部、礼部官员辰时未到便在此等候。寒风凛冽,好在连着下了半个月的雪在昨日终于停了,不至大军进城时太过狼狈。
  “还要多久?”
  祝云璟的声音自车中传出,侯在外头的王九赶紧答道:“奴婢刚才已经着人去问过了,最多再一刻钟,大军就能到城门口。”
  “嗯,”祝云璟声音淡淡,“吩咐下去,让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来,下车下马候着,一会儿大军就到了,别出了岔子。”
  “诺。”
  即使迎接大军凯旋这事着实让人心潮澎湃,但在寒风之中等了一个多时辰,也委实不好受,这些养尊处优的官吏,怕是没几个能受得了这个罪。祝云璟不待见贺怀翎这个征远军统帅,却也不想见这帮子京官在征远将士面前丢人现眼。
  巳时二刻,凯旋归来的征远大军出现在了城门一里地外,远远的,就闻军旗猎猎、马蹄橐橐,浩浩荡荡的兵马踏着呼啸的寒风而至。为首的高大骏马上,一身乌金铠甲的男人肃杀威严,仿若破雪而出的一柄利剑,锋寒逼人,正是贺怀翎。
  贺怀翎纵马行至皇太子仪卫队前,利落下马,单膝跪地行军礼,嗓音沉沉:“臣贺怀翎,叩见皇太子殿下。”
  祝云璟下了马车,居高临下地审视着面前的男人,他本该立刻上前将人扶起,再褒奖几句,以示天家恩宠。祝云璟却偏不,他甚至没有第一时间喊人起来,就只是这么高高在上地打量着贺怀翎,试图从他身上窥见些什么。
  贺家不愧是有倾国美貌的贵妃的母家,贺怀翎的长相亦是极好的,鼻梁挺直,眉眼硬朗,身量高大挺拔,跪在地上气势亦不减半分,周身气息冷冽,还带着常年在战场上浸染出来的杀伐之气,轻易就能叫人忽视他其实还只是个刚过弱冠之龄的少年将军。
  片刻之后,祝云璟勾唇一笑:“贺将军一路辛苦了,平身吧。”
  贺怀翎起身,祝云璟才发现自己竟然要仰视他,这让祝云璟心中略有不快,没有再多寒暄,转身上了车,直接进城。
  贺怀翎重新上马,挥了挥手,身后的兵马跟上。身材魁梧、浓眉大眼国字脸的副将姜演纵马至贺怀翎身边,不忿道:“皇太子这是什么意思?给将军您下马威吗?”
  刚才那一幕贺怀翎身后的亲兵都看在眼里,祝云璟的傲慢实在是叫这些刚刚打了胜仗回来志得意满的兵痞子们难以接受。姜演是贺老将军留给贺怀翎的心腹,一贯的心直口快,丝毫不避讳。
  贺怀翎眸色微沉,沉声提醒姜演:“这里是京城,皇太子是储君,以后这样的话不许再说,小心祸从口出。”
  顿了一下,他又道:“传令下去,从今日起,所有人务必恪守军规、低调处事,有违背者,一律严惩。”
  姜演一愣,似乎从贺怀翎这话里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想明白后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妈了个巴子”,很快便又闭了嘴,不再吭声,沉默地跟着贺怀翎进了城。
  从德胜门到皇宫,沿途人声鼎沸、锣鼓喧天,一如之前预料的那般,无数百姓涌上街头,只为争相一睹征远大军,尤其是主帅贺怀翎的风采。
  皇太子仪卫队在前,后面是跟随前来的二部官员,再之后才是征远军的队伍,浩浩荡荡、长不见底。车马队打从繁华热闹的鼓楼大街上过时更是人山人海,两边的酒肆茶楼上俱是人满为患,兴奋激动得面红耳赤的百姓们高喊着“征远军威武!大衍朝万岁!”,更有热情大胆的姑娘们娇笑着朝着街上的英勇之师抛下手中的鲜花和香囊。
  大衍朝民风开放,抛花和掷香囊贯是姑娘们表达爱慕的方式,这群在战场上摸爬打滚的大老粗显然没见过这样的阵仗,一个个的骑马走路的步调都乱了许多。恰巧被一只香气扑鼻绣工精致的香囊砸进怀里的姜演闹了个大红脸,城门口的那点不快早就抛到了脑后,只顾着傻笑。
  相比之下,被最多人青睐,几乎快要被不断从天而降的鲜花香囊埋了的贺怀翎则淡定得多了,他神色不变,手里拉着缰绳一路前行,冷峻的面庞在晨光中更显英气逼人。
  马车之中,祝云璟听着外头的喧嚣不免有些心烦,却忽闻一声尖叫,接着便是一片慌乱的短兵相接声,还夹杂着王九气急败坏的“护驾”喊声。
  祝云璟心下一凛,下意识地推开了车窗,一枚飞镖倏地从窗口掠过,钉进了他身旁的车板上,祝云璟堪堪躲过,立刻将车窗拉回,不敢再轻举妄动。
  外头已经乱了套,谁都没想到在这迎接大军凯旋夹道欢迎的百姓当中还藏了刺客,先是一枚飞镖裹在鲜花中从路边的茶楼上扔下,插在了皇太子座驾前的侍卫胸口上,接着便有数十不知道打哪来的刺客从各个方向涌上来,目标明确地直奔祝云璟的马车,迅速与皇太子的护卫队缠斗在了一块。
  前方的动静也惊动了后面的人,跟来的官员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即使有心救驾也无济于事,再后方的征远军在混乱中被人潮隔断,这里不是战场,到处都是平民百姓,刺客混在其中,他们想做什么都无从下手。
  千钧一发之际,贺怀翎从马上一跃而起,竟是一路踏着横冲直闯的人群飞身到了祝云璟的马车顶上,有如从天而降的神兵,一剑挑开了那已经跳到了车辕上来的刺客,高大的身躯跃下,挡在了车门前。
  祝云璟似有感应,小心翼翼地拉开了一道车门缝,一片混乱中他看得不甚真切,只见那人从容地剑挑刺客矫健如豹的背影,和沾上了鲜血更显肃杀的侧脸。
  当最后一个刺客也被贺怀翎一剑拿下,骚乱终于按了下去,贺怀翎将人扔给战战兢兢前来请罪的京卫军统领,回身问候了祝云璟一句。
  祝云璟推开车门,贺怀翎恰好抬眼望过来,俩人目光短暂的相触后贺怀翎垂眸,告退回了后方的马上去。
  祝云璟冷声吩咐那京卫军统领:“别让人死了,问清楚哪里来的,留待陛下处置。”
  京卫军统领赶紧应下:“诺。”
  迎接凯旋之师却演变成了一场刺杀闹剧,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得受牵连,自是晦气,后半程由京卫军开道,一路加快速度,直接进了宫。
  祝云璟回了东宫去,大街上发生的事情自会有人去与昭阳帝禀报,不需要他多嘴,况且这会儿昭阳帝还要接见有功的将士,并没有功夫搭理他。
  晌午之时,祝云瑄跑来东宫蹭吃蹭喝,顺便慰问受到了惊吓的太子哥哥。祝云璟倒没真的吓到,就是心情颇为复杂而已,祝云瑄显然已经听说了刺杀一事,缠着祝云璟问东问西,似是对贺怀翎十分感兴趣。
  “听说是贺将军神功盖世、从天而降,以一敌百救了太子哥哥,才一个早上而已,就已经传得阖宫尽知了,他真有那么厉害吗?”
  祝云璟冷笑:“是啊,大出了风头,在众目睽睽之下救了孤,别说这宫里,恐怕这会儿已经满京城都传遍了。”
  战场上再多神勇不凡的传说都比不上亲眼所见来得震撼,今日这一出过后,贺怀翎在京中的声望更要大涨了。
  祝云瑄哈哈一笑,并没有体会到他太子哥哥快要吐血的心情,反而更好奇了:“那贺将军到底长什么样?真像传闻中那般青面獠牙凶神恶煞吗?”
  祝云璟十分不耐烦:“晚上父皇设宴慰劳有功将士,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
  贺怀翎虽是贵妃侄子,但外戚也不能随便进宫,在随父出征之前贺怀翎还不曾入朝堂,别说那个时候年岁还小的祝云瑄,便是祝云璟,在贺怀翎的声名大噪前,也并不知道贺家还有这样一个人物,今日亦是第一次得见。

推荐文章

叛儿嬉春

逆水横刀

奉旨拆婚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和亲公子

林公子药罐子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热夏

丹霄万里

焚心[ABO]

你个骗子

温香艳玉

浮生梦

天骄

沉溺

上一篇:叛儿嬉春

下一篇:昔年万里封侯路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要看格局格局大的我推荐你去看将进酒
真的好看,甜甜的恋爱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我记得太太说过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受也是个太子,太子下嫁也算是皇恩了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