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皇恩浩荡(34)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18-12-29 20:19:46 标签:生子 宫廷

  许士显怔了怔:“抱歉,是我逾越了。”
  祝云璟觉得没意思,岔开了话题:“你做的是什么买卖?好赚吗?”
  “绣品,江南的绣品运来这边,即便是品相最不好的,也能卖出至少十倍的价钱,大多数夷人并不懂得分别好坏。”
  祝云璟瞬间乐了:“是吗?没想到昔日清高孤傲的探花郎做起生意来,倒还有几分奸商本色。”
  许士显叹道:“殿下您说笑了,我这也是为生活所迫,逼不得已。”
  “你就没想过去闽粤之地与海商做生意吗?赚的未必就比现在少,那里离江南还近一些。”
  许士显有一些意外:“海商?”
  祝云璟解释道:“朝廷有意开海禁,消息灵通的大概都已听到了风声,现在去闽粤还能分到一杯羹,再晚就只能看着别人吃肉自个喝汤了。”
  许士显犹豫道:“我到底不是经商的那块料,这趟回去就不打算干了,不过多谢殿下提点,我家中还有人在做这个,兴许真能去那边碰碰运气也说不定。”
  “我倒是想去,”祝云璟摸了摸元宝的脑袋,“可惜被绊住了手脚,三五年内是去不了了。”
  许士显闻言愈加诧异:“殿下您想从商?”
  “总得找点事做,难不成一辈子待在侯府后院里吗?”祝云璟轻眯起眼睛,“若是有机会,去海上看看也是好的。”
  许士显无言以对,他不如祝云璟想得长远,如今唯一的念想便是想将老师的孙子抚养成人,至于他自己,志向抱负都已成了空谈,能不随波逐流已是侥幸。
  但祝云璟这么说,却是让他心下有了些模糊的想法,斟酌许久,许士显试探着道:“我有一族叔,家中做着小本生意,全家人都很本分,头脑也不错,若是殿下有意,我可以说服他们为殿下做马前卒,先去闽粤那边探探路,不求富贵发财,只求将来若有不测,殿下能顺手护一护他们,和我收养的那个孩子。”
  祝云璟看着他,眸色微微沉了沉:“……你倒是当真变了不少。”
  许士显苦笑:“从前我不思变通转圜得罪了太多人,到最后谁也帮不了谁也救不了,也该长长记性了。”
  祝云璟沉声提醒他:“你觉得我能护住你的族人和养子?我和你一样,亦是一无所有了。”
  “可您身后有定远侯府,有瑞王殿下。”
  祝云璟一愣,哑然失笑:“你啊你,看来我当初还真的是看走眼了,竟会觉得你心思简单。”
  真心无城府就不会换了他的茶逃走了,若没有那一出,如今又会是什么情形谁又说得定呢。
  许士显离开后祝云璟的心绪转了转,叫了府中管事过来。这管事从前就是贺怀翎的书童,跟在他身边的时间最长,对他的事情也最是清楚。
  祝云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道:“侯爷当年离开景州回京时,他的好友许公子是不是送过一对手刻的木雕给他?”
  管事犹豫着不知该不该说,祝云璟斜他一眼:“怎么?不能说吗?”
  “……不是,只是侯爷也不知道这事,当年侯爷回京之前,那许小公子确实将一对凤求凰的木雕交给我让我帮他送与侯爷,后来我抱着东西回去,进门时碰上来接侯爷回京的老将军,老将军将东西拿过去看了看,问了是谁送的后便让我什么都别说又将东西还了回去,还叮嘱我不许告诉侯爷,这么多年过去,这事若不是您提起我早都忘了。”
  “老将军?”
  “是,”管事为难地点了点头,“那许小公子当时只是寄住在县衙里头的一个落魄书生,老将军自然是看不上的。”
  “原来如此……行了,我知道了,”祝云璟挥了挥手,“这事你就继续当不记得了,烂在肚子里,下去吧。”


第43章 手刻之礼
  贺怀翎在婚礼前一日回了总兵府,府中处处张灯结彩,一应东西都已置办妥当,每一个忙碌着的下人脸上都带着喜气洋洋的笑意。
  贺怀翎径直往祝云璟住的院子去,还没进屋门便听到元宝的叫唤声,他笑了一笑,脚步轻快地走了进去。
  许士显也在,正与祝云璟对弈品茗,元宝趴在祝云璟的腿上,好奇地瞪着棋盘,嘴里不时发出意味不明的声响。
  贺怀翎没想到祝云璟还真帮他把许士显给招待周到了,且看俩人相处这般平和淡然,倒是稀奇。
  贺怀翎低咳了一声,正下棋的俩人目光同时转过来,贺怀翎走上前去,笑问道:“你们怎么在下棋?”
  “打发时间而已。”祝云璟摆弄着棋子,声音淡淡回答他。
  许士显站起了身:“你们聊吧,我先回去了,就不扰着你们了。”
  贺怀翎道:“一会儿一块用晚膳,我叫人备酒,我们一起喝两杯。”
  “好。”
  许士显离开后贺怀翎随手抓起搭在榻边的毯子,盖到祝云璟身上:“天还没热呢,你怎么穿得这么单薄,别着凉了。”
  被忽视了的元宝仰起脑袋,努力想要从毯子下钻出来,挥着手嘴里咿咿呀呀发出不满的抗议声,祝云璟狠狠瞪了贺怀翎一眼,赶紧把人捞出来:“你想闷死他?”
  贺怀翎笑着把元宝接过来,抱着人上下飞了飞,元宝立马眉开眼笑,乐不可支。
  听着傻儿子的咯咯笑声,祝云璟无言以对,典型的被人卖了还能帮人数钱的傻东西。
  陪着元宝玩了一阵,贺怀翎叫嬷嬷将人抱走,挨着祝云璟坐下,揽住了他的腰:“我又惹你不高兴了吗?几天没见都不给个笑脸啊?”
  祝云璟懒得动,靠着贺怀翎只抬了抬眼皮子:“你怎么不干脆明日才回来?”
  原来是嫌弃他回来晚了,贺怀翎忍着笑解释道:“出了点事情耽搁了。”
  “什么事?”
  “前日收到消息,东北边的玉真国对他旁边的另两个部落小国出兵了,动作很快,那两个小国毫无招架之力,已经上奏了朝廷请求我大衍施以援手。”
  祝云璟闻言拧起了眉:“会对茕关这边有影响吗?”
  “暂时没有,玉真国离茕关这边很远,不过以防万一,我还是加强了军中警备,这两日都在处理这些事情,所以回来晚了点。”
  “朝廷会作何反应?”
  “还不好说,且看看吧。”贺怀翎摇了摇头,转而说起了别的,“你和……你们处得挺好啊?”
  听出贺怀翎语气中的那一点酸意,祝云璟嗤道:“你自己把人留下来的,我在这闷得无聊,叫他来陪我下棋怎么了?”
  “……没怎么,你高兴就好。”贺怀翎侧头,在祝云璟的耳垂上轻轻亲了一下,“真的很闷吗?”
  “有一点,”祝云璟诚实道,“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是挺无聊的。”
  “那你想去外头吗?”
  一个“想”字到嘴边,祝云璟又犹豫了:“罢了,等过两年再说吧。”
  “好……你与他都聊了些什么?”
  “他说他家中有族人从商,得知我有意去闽粤做海上生意,说愿意帮我先去探探路,我们达成了口头约定,这样也好,免得到时候我去了一无所知无所适从。”
  贺怀翎酸溜溜道:“你这么信他?”
  祝云璟睨他一眼:“他是你的知己、挚友,你不信他?”
  听着他刻意地咬重那几个字,贺怀翎失笑:“我自是信的。”
  “那就行了,你信他,我信你便是。”
  贺怀翎心头一热,抱紧了祝云璟:“雀儿……”
  当日晚膳时,贺怀翎还把姜演也叫了过来,姜演头一次见到了明日即将过门的侯夫人,双眼瞪得比铜锣还大,“你你你”了半天都没说出句完整的话来,祝云璟对他无甚好感,压根懒得理他,贺怀翎将人按坐下,提醒他:“你心里清楚就行,可千万别在人前露了馅。”
  这是贺怀翎与祝云璟商量之后做出的决定,贺怀翎的这些手下,只有姜演是从京里跟过来的,贺怀翎也信得过他,不如让他知晓实情。
  姜演终于从震惊中回过了神,不管皇太子是怎么变成将军夫人的,既然已经是了,那便是自己人,他一拍胸脯,保证道:“将军您放心,我虽是粗人一个,分寸还是有的,不该说的绝对不与任何人说!”
  许士显问他们:“不是说还有京中过来的几万人吗?难保他们当中没有人见过殿下。”
  “出门我会尽量戴帷帽,小心一点就是了,万一真被人认出来,那便只能自认倒霉。”祝云璟不在意道。
  贺怀翎捏了捏他的手,笑道:“被认出来我们就一起再逃一次就是了。”
  姜演是第一次看到这副模样的贺怀翎,免不得啧啧称奇,祝云璟却不领情:“算了吧,怎好误了你的前程,我也不想再丢了小命,自会小心。”
  贺怀翎笑着摇头,口是心非。
  许士显的目光在他们之间来回转了一圈,更释然了几分,他举杯笑道:“既如此,我便先祝殿下与侯爷恩爱两相知,白首不分离。”
  许士显说完便仰头将酒倒进了嘴里,祝云璟笑着撞了撞贺怀翎的胳膊,眼神中带上了一丝揶揄,贺怀翎莫名其妙,没有想太多,也把酒喝了。
  姜演红着脸憋出一句:“那我祝你们早生贵子!”
  祝云璟:“……”
  贺怀翎差点没把刚喝下去的酒又给呛出来。
  这总兵府上上下下都是他从京中带来的心腹家丁,多出了个孩子的事情硬是没有走漏半点风声,犹豫之后贺怀翎到底没说出来,未婚生子这事,也委实有点不光彩,便算了吧。
  到后头四个人都喝多了,明日还要举行婚礼,贺怀翎不得不喊停,叫人送了姜演回去,又安顿了许士显,这才抱起已经醉眼迷蒙的祝云璟,回了屋去。
  贺怀翎将人放上榻,叫人去备了醒酒汤来,祝云璟软绵绵地靠着他,打了个酒嗝,眯着眼睛呢喃道:“你叫人去给我弄一截木头来。”
  “你要那个做什么?”
  “你别管,你叫人去弄就是了。”
  贺怀翎只当他是喝醉了耍性子,顺了他的意,当真叫人去找了一块木头来,祝云璟拿到手里颠了颠:“不行,太细了。”
  “那换一块吧。”
  “这个也不行,太短了。”
  最后贺怀翎让人弄了一桌子木头来给他,祝云璟从中摸出最满意的一块,又问贺怀翎要匕首,贺怀翎不放心道:“你到底要干嘛?别伤着手了。”
  祝云璟迷瞪着眼睛,不耐烦道:“你给我就是了,管那么多干嘛?”
  贺怀翎无可奈何,将匕首递过去,仔细盯着他的动作,随时准备抢回来。祝云璟不再搭理了他,握着匕首,在那块木头上雕雕刻刻,十分地专注。
  贺怀翎哭笑不得:“雀儿,你在刻什么?”
  “不干 你的事。”
  祝云璟头也不抬,明明醉得神志不清,却又全神贯注着手中的活儿,贺怀翎递过去的醒酒汤也不肯喝,不时眯一下眼睛,脸上全是酡红的醉意。
  贺怀翎盯了他一阵,见他誓有不刻完不罢休的架势,便随他去了,拿了本书一心二用地翻了起来,时不时看祝云璟一眼。
  半个时辰后,祝云璟颓然地扔了手里的东西:“不刻了。”
  贺怀翎捡起来看了看,歪七扭八地看不出刻的是什么,就听祝云璟嘀嘀咕咕地抱怨道:“别人能刻凤求凰,我刻的凤凰还不如鸡,难怪你觉得我蠢……”

推荐文章

叛儿嬉春

逆水横刀

奉旨拆婚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和亲公子

林公子药罐子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热夏

丹霄万里

焚心[ABO]

你个骗子

温香艳玉

浮生梦

天骄

沉溺

上一篇:叛儿嬉春

下一篇:昔年万里封侯路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要看格局格局大的我推荐你去看将进酒
真的好看,甜甜的恋爱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我记得太太说过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受也是个太子,太子下嫁也算是皇恩了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