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皇恩浩荡(27)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18-12-29 20:19:46 标签:生子 宫廷

  贺怀翎轻笑,祝云璟这个性,还真是叫人稀罕。
  难得的一夜好眠,祝云璟一直睡到了天大亮才醒,屋子里只剩他一人,他坐起身喊了一句,门口守着的小厮进来伺候他起身。
  更衣时祝云璟随口问小厮:“侯爷呢?”
  “侯爷半个时辰前就起了,正在楼下院子里练剑,他说等您醒了用过早膳就上路。”
  今日是个不错的晴天,祝云璟走出房门,果真听到楼下传来的利剑破风的唰唰声响,他站在走廊的扶栏边上向下望去,长剑在贺怀翎的手中有如行云流水一般,剑之所至,划出道道干脆利落的弧线。
  似是察觉到了祝云璟的目光,最后一击后贺怀翎一个漂亮的凌空旋身,长剑回鞘。他站直身,抬眼看去,正与祝云璟的视线对上,便下意识地勾唇一笑。
  祝云璟微怔,贺怀翎的额边挂着晶亮的汗珠,晨光在他的脸上完全地晕染开,衬得他脸上的笑愈加招摇,是最潇洒不羁的模样。
  在祝云璟还怔愣着时,贺怀翎已经快步上了楼来,牵着他回了屋:“外面风大,别着凉了。”
  祝云璟垂眸:“……哦。”
  用过早膳,他们再次上路,祝云璟的脸上重新易了容,即便他几乎都窝在马车里不出来,为防万一,还是小心为上。
  果真刚离开驿站没多久,车队便停了下来,碰上了那新任的京南大营的总兵路过,对方带了四个亲兵一起,许是刚从大营里出来,正要回京去。
  对方主动过来与贺怀翎打招呼,俩人在马上互相抱了抱拳,寒暄了几句。
  这位才十七岁横空出世叫满朝侧目的安乐侯世子姓梁,单名一个祯字,从前在京中十分的低调,淑和长公主的宴席也从未见他参加过,贺怀翎第一次见他便是在昭阳帝的御书房。皇帝对他似是十分喜爱,京中如今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他,只这梁世子上任之后就一直待在大营里,每十天才回京一日,旁的人就算想与他套近乎都不容易。
  听闻车外小厮的小声禀报,祝云璟将车窗推开了一条缝隙,远远望了一眼。骑在高头骏马上的那梁世子确实颇为出众,身形挺拔,长相亦是极其俊美,与贺怀翎可谓不相上下。只是祝云璟第一次见贺怀翎时觉得他虽外表看着冷却十分的正气,而这梁世子明明笑得温和,却莫名给人一种不舒服的邪肆之感。
  在对方的视线漫不经心地扫过来时,祝云璟立时拉上了车窗,梁祯目光微顿,微微一笑,与贺怀翎道:“侯爷带着这么多家丁去边关赴任,也着实辛苦了。”
  贺怀翎淡道:“此去路途遥远,需多些帮手,到了那边便好了。”
  又说了两句,梁祯告辞离开,他们本也就是在宫宴上一起喝过一次酒而已,本无多少交情,并无甚可说。
  行过京南大营屯兵的镇子,车队便转了向,从这里开始便要一路往西北边去了。
  贺怀翎上了车,将方才的事情说与祝云璟听,祝云璟点了点头:“我看到了,是个狂妄之徒。”
  “狂妄?”贺怀翎低笑,“这位梁世子明明笑得一脸春风和煦,你怎么就看出他狂妄来了?”
  “直觉,”祝云璟斜眼睨向贺怀翎,“别说你没看出来。”
  “嗯,与其说是狂妄,不如说是极度自信和自负吧,毕竟他才十七岁,就当上了正二品的京南大营总兵,也算是独一份了。”
  祝云璟冷哂:“你十七岁时已经在战场上杀夷人了。”又何必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我知你向着我,”贺怀翎丝毫不脸红,“但我说的也是实话,京南大营总兵这么重要的位置给了他,就注定他与众不同,不过关于陛下看重这位梁世子的原因,我倒是隐约听到一些流言。”
  “什么流言?”
  贺怀翎轻咳了一声:“有说……这位梁世子是陛下的私生子。”
  祝云璟:“……”
  若是这般倒也合理,把兵权交到亲生儿子手里,尤其这个儿子还是不能对人言、没资格觊觎帝位的私生子,确实比外人要放心得多,更何况,谁又能说这其中没有藏着皇帝想要补偿的心理。
  祝云璟沉了脸色:“这种流言哪里传出来的?”
  “不知,不过陛下下旨赐死你后卧病在床那段时日,这位梁世子确实时常进宫随陛下左右伺药,也不怪会传出这样的流言来。”
  祝云璟皱眉,见他神色不豫,贺怀翎轻拍了拍他的手背:“殿下,这事亦与你无关,别想了。”
  片刻后,祝云璟闭了闭眼睛,叹道:“罢了,确实与我无关,就算陛下有十个八个的私生子又如何,再宠他也不能把皇位给他们,也够不上威胁阿瑄。”
  祝云璟能想得开就好,贺怀翎笑着换了个话题:“再过两日便能出京畿,你便能自在些了。”
  祝云璟嘴角微撇:“以现下的行车速度,到边关怕是要一个多月吧?”
  “无碍,陛下也知这大冷天的行车不易,给的上任时限很宽裕,不用急于一时。”
  祝云璟不再说了,继续看起了昨日没看完的话本。
  贺怀翎靠过去伸手揽过他,祝云璟瞥他一眼,没有多言,将之当肉垫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
  贺怀翎低下头,淡淡的清香味萦绕鼻尖,明明是他一直以来都习惯了的熏香味道,祝云璟用了之后却觉得格外沁人心脾。
  给祝云璟用与自己相同的熏香,除了确实对他和胎儿都有益,贺怀翎也存了一些私心,用着同样的香,就像他们的气息都逐渐交融在一块,不分彼此。
  “雀儿……”
  “嗯?”祝云璟专心致志地看手中的话本,随意应了他一声。
  贺怀翎闷笑,昨天才说不许自己这么喊,今日便就忘了。


第35章 唯君而已
  十二月初,贺怀翎带着祝云璟一行终于抵达了茕关。
  茕关是大衍朝西北边连接北夷最重要的一处要塞关口,兵家必争之地,大衍开国两百余年,一直在此处屯重兵把守,总兵挂将军印,地位超然。从某方面来说,昭阳帝又的确给了贺怀翎极大的权利。
  从京城抽调来的兵马半月之前就已经到了,是同样被调来这边做参将的、贺怀翎先前的老部下姜演先一步带过来的。姜演带了亲兵行了三十多里路特地前来迎接贺怀翎,见着贺怀翎很是兴奋:“将军,您可总算是到了!”
  贺怀翎已经习惯了姜演的大嗓门,终归不是在京中不用再避嫌,他笑道:“天冷很多地方的路都冻住了,不好走。”
  “那是,偏偏赶在这大冷天的赴任,确实有够遭罪的,”姜演说着往后看了一眼,见贺怀翎带的人不少,长长的马队拖着一车又一车的行李,他笑着挤兑道,“若非知道将军您还未成家,我还以为您这是拖家带口一块过来了呢。”
  贺怀翎却淡定地点了点头,姜演瞪大眼睛,倒吸一口冷气:“您真带了家眷过来?”
  贺怀翎也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车队之中那辆不起眼的灰布马车,眼中泛着温柔的光:“以后你就知道了,暂时别说出去。”
  姜演“嘿嘿”一笑,一脸“我懂”的表情,他们将军虽说尚未娶妻但也二十二了,后院里总不可能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带上一两个过来也是人之常情。
  贺怀翎并未解释,只当是默认了。
  当日贺怀翎一行便被迎入了总兵府安顿,总兵府就在离关口最近的一个屯兵的镇子上,建得不算气派但颇为庄严,贺怀翎给祝云璟挑了间最清静隐蔽的院子,他带来的心腹家丁立刻着手收拾起来,他自己则去了前院,接见他的一众下属。
  两位副总兵、参将、守备……一屋子的人,除了姜演大多是陌生面孔,在这些人一面见礼一面暗自打量贺怀翎时,贺怀翎也在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们,两位副总兵性格看着似是截然相反,一个面无表情沉默寡言,另一个嘴角时时带着笑温文尔雅倒似文官,这俩人都是之前就从其他边塞之地调来的,贺怀翎并未与他们打过交道,只来之前看过他们的履历,知道大致的情况。
  贺怀翎勉励了众人几句,又叮嘱了一些事情,便让人散了,只把姜演单独留了下来。
  “你已经来了这里半月,对这些人可有了解?”
  一提到这些姜演就头大:“那两位副总不合,互相看不惯对方,那丁副总倒还好些,不苟言笑只闷头操练兵卒,就是待下苛刻了点,那位陈副总,与人打交道用的都是文官之间那一套一套的东西,身上哪有一点武将的气质,反正我是受不了,我听人说他还跟扈阳城里的那些商人走得颇近,时常会去城中享乐。”
  贺怀翎微蹙起眉:“扈阳城?”
  “可不是嘛,”姜演一拍巴掌道,“前两日我也进城去仔细见识了一下,他娘的看着竟都不比京城差,那些商人可真有钱,那宅子建的,一座比一座气派,将军您这总兵府可是半点都比不了。”
  扈阳城是离茕关最近的一座城池,只有不到六十里,这扈阳城是关内商人去往关外经商的必经之路,起初不过是一个供商人落脚歇息的小镇,开了些客栈、茶楼、酒肆的,后来往来的人多了,便渐渐发展了起来,尤其这关内关外倒买倒卖的生意实在太好赚,不少商人便干脆在这里扎了根,举家都迁了过来,买田买地建房子,小镇也逐渐建成了大城池,人口急骤增多,十年前朝廷便已在这里开了府。
  贺怀翎虽说在这边境之地待了五年,只一直都在塞外行军打仗四处征战,两回经过这扈阳城都是来去匆匆,就连这回过来也是抄最近的路,并未在城中做停留,他知道这扈阳城繁华,但到底繁华到什么程度,还当真没细看过。
  或许祝云璟会喜欢吧,贺怀翎想着,在这边境地带也有座繁华的城池,兴许能把祝云璟留住,否则别说祝云璟会觉得无聊,将人强留在身边他亦过意不去。
  贺怀翎回来时祝云璟住的院子和屋子都已经按照他的喜好收拾妥当了,祝云璟正站在窗边望着窗外一株光秃秃的枯树发呆,贺怀翎走上前去,扶住了他的肩膀:“去坐会儿吧,要不一会儿肚子里那个又该闹你了。”
  祝云璟慢吞吞地点了点头,挪到了一旁的榻边坐下。在路上行了一个多月,每日风尘仆仆对他一个孕夫来说实在是个不小的负担,中途还病了两场,好在是平安到达了目的地。
  大夫进来给祝云璟诊脉,祝云璟闭上眼睛,遮去了眼中的疲惫。
  安静片刻后,大夫说道:“看着最多十余日就该生了,这一路颠簸的,或许还会提前,好在脉象还算平稳,不用过于担心。”
  贺怀翎哪能不担心:“他一直觉着头晕,没精神。”
  “路上走太久了便是这样,好生休息几日就好了,生之前需得把精神养足了。”
  祝云璟哑声问道:“……要怎么生?”
  那大夫耐心解释道:“待到发动后在腹部切开一道口子,孩子取出后再缝合便行。”
  “开膛破肚?”祝云璟的眉头蹙得更紧了一些。
  “只要事先服下一味草药,便不会有痛感了,那药是用南疆的一种野草研制而成,十分有效,就是待药效过后会难受几日。”
  大夫离去后贺怀翎在略微失神的祝云璟面前坐下,握住了他的一只手:“殿下……”
  祝云璟垂眸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好半晌,才低声道:“总算能把这个东西掏出来了。”
  贺怀翎捏着他的手紧了紧:“等孩子生了,你身子养好了一些,我带你去四处看看,扈阳城很热闹,还有关外,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推荐文章

叛儿嬉春

逆水横刀

奉旨拆婚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和亲公子

林公子药罐子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热夏

丹霄万里

焚心[ABO]

你个骗子

温香艳玉

浮生梦

天骄

沉溺

上一篇:叛儿嬉春

下一篇:昔年万里封侯路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要看格局格局大的我推荐你去看将进酒
真的好看,甜甜的恋爱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我记得太太说过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受也是个太子,太子下嫁也算是皇恩了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