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皇恩浩荡(24)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18-12-29 20:19:46 标签:生子 宫廷

  其实是看过的,很小的时候被母后抱在怀里时,就曾经胆怯又好奇地望着天上如银盘一般的圆月转不开眼睛,母后在他耳边轻声笑着喊他的小名,将切成小块的月饼喂进他的嘴里,那是他记忆里鲜有的关于中秋夜的美好记忆了。
  祝云璟道:“在宫里谁有心思真看这个啊,坐在一块说是赏月,心思都花在的讨好取悦陛下和太后上了,忒没意思。”
  贺怀翎点了点头:“民间过中秋其实还是有很多很有意思的玩意的,长安街上的花灯会就可以热闹一整夜。”
  “是吗?”祝云璟语气淡淡,并无向往,“我确实没看过。”
  “本想带你去看,只是你现下不方便出门。”脸还好说,戴个面具就行,可祝云璟挺着个五个多月大的肚子,贺怀翎实在不敢冒险带他去人多的地方。
  祝云璟低下了头,情绪似是更低落了一些,贺怀翎将切好的月饼递给他,再给他倒了一杯桂花酒:“酒是庄子上自酿的,月饼也是刚出炉的,你试试吧。”
  祝云璟夹起月饼,尝了一小块就放了筷子。
  “不好吃吗?”
  “尚可。”其实味道是不错的,却始终没有当年他母后喂进他嘴里的那般甜香软糯。
  祝云璟端起杯子,酒香四溢还带着桂花的甜腻,他直接一口闷了,还没尝出什么味道来,酒已经下了肚,心里却无端地发苦。
  贺怀翎见他这般也不好受,本想给祝云璟解闷逗逗他开心,却反叫他触景伤情了。
  祝云璟放下杯子,眼角发红,泛着水光的眸子看着贺怀里:“我还想喝。”
  “殿下……你不能再喝了。”
  “为什么啊?”祝云璟的眼里浮上了一抹委屈,“我只是想再喝杯酒,都不行吗?你只关心我肚子里这个,就不能让我如愿一回吗?”
  贺怀翎耐心哄他:“我是为你好。”
  “那就让我高兴高兴啊。”
  “……最多再一杯。”
  祝云璟心满意足,接过重新盛满了酒的杯子,晃晃悠悠地又倒进了嘴里。
  贺怀翎小声提醒他:“喝慢点吧,这样喝会醉的。”
  “喝醉了不好吗?喝醉了就什么都不用想,可以安安生生睡个好觉了。”祝云璟闭了闭眼睛,花香沁入鼻尖,他轻轻一叹,“真好啊,有花、有月、有酒……”
  贺怀翎不知该说什么好,沉默地陪着他喝完了这杯酒。
  祝云璟真的醉了,歪在椅子里醉眼迷蒙地望着贺怀翎,他的酒量本没有这么差,或许是因为心情不好才会这般,贺怀翎倾身过去,抬手抚上了醉鬼已经泛红了的脸。
  “不是说赏月吗?看着我干嘛?”祝云璟含糊嘟囔。
  贺怀翎的手指在他的侧脸上来回轻轻摩挲着,低声呢喃:“你好看。”
  “好看有什么用,”祝云璟说着轻笑了一声,“还是有用的,我要是长得不好看或许已经死了吧,你肯定不会救我了。”
  贺怀翎的目光沉了沉:“殿下……”
  祝云璟摇头:“也就只对你有用。”
  “你喝醉了。”
  “嗯,”祝云璟又胡乱点了点头,“是醉了。”
  “醉了……真能什么都不想吗?”贺怀翎轻声问他。
  “不能啊,还是不能,”祝云璟眼中的水像是随时都会滑落出来一般,“都没用,你怎么在这里,我又不想看到你。”
  贺怀翎轻叹:“我送你回去吧。”
  祝云璟愣了愣,被贺怀翎抱起来时也没有动,靠在了他的肩头闭上了眼睛。


第31章 夜半私话
  依旧是那一盏小小的灯笼在前头领着路,晃晃悠悠的烛火映在祝云璟迷蒙双眼中,他在贺怀翎耳边轻轻笑了一声。
  贺怀翎垂眸:“你笑什么?”
  “你放我下来自己走啊。”
  “你喝醉了。”
  “又不是走不了路,”祝云璟小声嘀咕,“你怎么总喜欢抱着我,什么毛病。”
  贺怀翎眸色微沉:“方才来的时候你就差点摔了。”
  “哦,你怕把你的世子摔没了啊,不会的,他厉害着呢,怎么折腾都折腾不掉。”
  祝云璟说话时鼻息就在贺怀翎颈边,带着一点点的酒香,贺怀翎的喉结无意识地上下滑动了一下:“没有,我是怕你摔到。”
  祝云璟哼笑,似乎并不信。
  说话间他们已经回到了祝云璟住的院子,进房门后,贺怀翎将祝云璟放上榻,在他身边坐下,祝云璟闷哼了一声:“头疼……”
  贺怀翎让他枕到自己腿上,温柔地帮他揉按太阳穴,祝云璟安静地闭着眼睛,烛火映照着他如玉的面庞,贺怀翎目不转睛地看着,手中的动作愈加轻柔。
  祝云璟醉得并不厉害,脑子里其实清醒得很,安静了许久,他低声呢喃:“我没想到……你今日会来这里。”
  “……我来陪你,不好吗?”
  祝云璟的声音更轻:“我不需要人陪,你又何必要来呢?”
  “我更想接你回府,只是府中人多嘴杂,我怕他们露了你的行踪,也担心他们会冲撞了你。”
  祝云璟弯了弯唇角:“你难不成还真想要我做你的侯夫人?别异想天开了,你家里人那里就没法交代,你要怎么与他们解释我的身份?陛下那关又要怎么过?”
  “这些不需要你担心,我会安排妥当。”
  祝云璟缓缓睁开了双眼,与贺怀翎低垂下来的目光对上,难以言说的情绪在他依旧泛着水光的眸中流转:“……可我不想,我不想一辈子都被拘在你的庄子上或是府中,担惊受怕会被人发现。”
  贺怀翎沉默,半晌之后叹气道:“你先安心养胎吧,等孩子生下来……你若是执意要走,无论你想去哪里,我都会送你去。”
  祝云璟看着他:“真的吗?”
  “嗯,我想过了,你留在京里也不安全,去了外头或许还能自由一些,不过,你有打算过要去哪里吗?”
  祝云璟眯起眼睛,当真认真思索了起来,想了很久,才回答贺怀翎:“要不去闽粤一带吧。”
  “闽粤?”贺怀翎很意外,他还以为祝云璟会想要去江南。
  祝云璟点头:“陛下一直有开海禁的意向,前些年是被北边的战事绊住了手脚,如今北部已平,海禁迟早会开的,我想去那边开开眼,或许还能做些生意,去南洋甚至更远的地方看看。”
  贺怀翎不赞同道:“殿下,闽粤之地古来荒蛮偏远,还是自我朝开始商户地位提升,那边做买卖的人多了才逐渐发展了起来,可饶是如此,那里依旧多瘴气,水土也与北边这里截然不同,我怕你去了身子会受不住。”
  “总能适应的,”祝云璟淡道,“我没有那么娇气,离了皇宫也好,至少自由,天南海北到处都能去,总好过一辈子都困在那一亩三分地里头,至高无上的权利也不过就那样。”
  “可即便你能适应那里的气候,那靠海的地方也时时有水寇,出海更会碰上种种意想不到的困境,你……”
  “没事的,”祝云璟打断他,“到时候再说吧,若是真不能适应,我便再去别的地方,我这条命是偷来的,不会再轻易又给丢了。”
  贺怀翎心情复杂:“……一定要这样吗?”
  祝云璟看着贺怀翎眼中不加掩饰的犹豫和担忧,轻笑了一声:“侯爷,你刚才还说我想去哪里都送我去呢。”
  “我只是,不想你去冒险。”
  祝云璟不再说了:“……我想歇下了。”
  贺怀翎叹气,起身把人抱回里间去,放上了床,又仔细地帮祝云璟脱了外衫和鞋袜,叫人打了水来给他擦脸。祝云璟一直看着他,四目对上,贺怀翎的动作顿了顿:“怎么?”
  祝云璟微微皱眉:“你不用这样的,这些都是下人干的活。”
  “没关系,你身子不便,我帮你做这些应该的,以前我父亲也为母亲做过。”
  祝云璟轻咳了一声:“老将军在夫人去世后没多久,似乎就娶了续弦了吧?”那么之前的那些夫妻恩爱、情深义重岂不是一场笑话?
  贺怀翎自然地在祝云璟身前蹲下,握住他的双脚按进温水里,揉捏着他圆润饱满的脚趾,淡然解释道:“我父亲与母亲是年少夫妻,伉俪情深,母亲因病去世时弟妹年岁还小,为了照顾弟妹,父亲才又续娶了继母,继母人很和善,对弟妹也都很好,我很敬重她。我自封侯后便与贺家分了家,带着继母和弟妹搬了出来,如今侯府里就只有我们一家,没有那么多是非。”
  祝云璟的耳根微微有些发红,脚心生起的痒意一直痒到了心尖,他随口接话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你祖父祖母不是还健在吗?会同意你分家?”
  “祖父自己有爵位,以后是要给二叔的,早点分了也好,二叔那一房与我们这房之间有些龃龉,祖父母偏宠二房,父亲在战场去世后那几年继母和弟妹在家中过得并不顺心,受了不少委屈,我只能把他们带出来。”本是家中阴私,贺怀翎却并不介意说给祝云璟听。
  祝云璟嘴角微撇:“我还以为贺家这样的武将之家,家中不会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事情呢。”
  不过要说起来,贺家最厉害的几个都为国捐躯交代在战场上了,剩下的除了贺怀翎俱是些汲汲营营之辈,倒是活得潇洒受着逝去之人的荫庇,也当真是讽刺。
  贺怀翎摇头:“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祖父和二叔他们都是全力支持贵妃和祝云珣的,贵妃虽已薨逝,二殿下如今在朝中势力却是如日中天,而家父一直以来都秉承着中立的态度,并不愿意在储位之争上站队,亦始终教导我只效忠陛下一人就够了,也因为此,祖父一直不喜父亲。”
  祝云璟道:“可陛下对你,却未必有那般信任。”
  “我知道,皇帝都多疑,陛下至少并未拿我怎么样,照样给我加官进爵了。”
  “你还当真想得开,但你如今在查祝云珣的事情,就已经不中立了。”
  贺怀翎抬眸,深深望着他:“是,之前我以为可以,但其实不行。”为了祝云璟,为了他们的孩子,他只能选择支持祝云瑄。
  祝云璟转开了视线,不再接话。
  盆中的水已经有些凉了,贺怀翎将祝云璟的双脚抱到自己的腿上,仔细地帮他擦拭干净,低笑了一声,小声道:“殿下连这个地方,都生得比旁人的好看。”
  祝云璟冷哂:“你还看过几个旁人的这个地方?”
  “殿下你误会了,”贺怀翎笑着解释,“战场之上都是大老爷们,行军的时候时常往地上随便一躺就能睡个囫囵觉,并没有人会去在意那些小节,脱光了一起跳河里洗澡也是常有之事。”
  “……你也脱光了与人跳河里一块洗澡?”
  “那倒不会,我毕竟是统帅,就算我不介意,下头那些人也会不自在。”
  贺怀翎说着再次捏了捏祝云璟的脚趾头,祝云璟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瞪他一眼:“侯爷这样活像个登徒子。”
  贺怀翎叹道:“殿下,我并非轻浮之人,在你之前,我连姑娘家的手都未碰过。”
  祝云璟不以为然:“你本也不喜欢姑娘吧。”
  贺怀翎失笑:“殿下何出此言?”

推荐文章

叛儿嬉春

逆水横刀

奉旨拆婚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和亲公子

林公子药罐子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热夏

丹霄万里

焚心[ABO]

你个骗子

温香艳玉

浮生梦

天骄

沉溺

上一篇:叛儿嬉春

下一篇:昔年万里封侯路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要看格局格局大的我推荐你去看将进酒
真的好看,甜甜的恋爱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我记得太太说过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受也是个太子,太子下嫁也算是皇恩了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