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皇恩浩荡(39)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18-12-29 20:19:46 标签:生子 宫廷

  “少跟我装!不是你做的还能是谁?!”
  细想起来他们自以为府中多了个孩子的事情能瞒得滴水不漏,但有心之人,只要留意府上日常采买的东西便能看出端倪来,他们盯着这陈博,陈博又怎会不花心思盯着他们。
  陈博沉下了声音,提醒祝云璟:“夫人,我亦是朝廷命官,您这是要对我动私刑吗?”
  贺怀翎按了一下祝云璟的肩膀,示意他放下剑,又抬了抬手,身后跟着的兵卒上前了一步:“进去搜。”
  陈博的瞳孔微微一缩:“您虽是大将军,也无权随意搜我府上吧?何况后院都是女眷,我夫人也在,您派这些人进去搜,让她们以后还怎么做人?”
  贺怀翎与他晃了晃手中的圣旨:“我调任过来前陛下就已密旨我查钱总兵的死因,我现在怀疑他的死与你有关,证据就藏在你府上,可以进去搜了吗?”
  陈博眸中闪过一抹异色,依旧镇定道:“将军可想清楚了,您这么派人闯进去搜,若是最后什么都没搜找到证明您冤枉了我,这事可没法善了了,我定会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奏与陛下。”
  “随你。”
  贺怀翎亲自领兵进去,带人在里头搜找了整整一个时辰,每一个角落都来来回回地搜了三遍,连水井之中都没放过,陈府上下鸡飞狗跳,结果却是一无所获,既没找到儿子,也未发现任何可疑之处。
  陈博坐在门边施施然地喝着茶,待到贺怀翎出来才似笑非笑问他:“将军可是找到了我刺杀钱将军的证据了?”
  贺怀翎没有理他,冲等了许久分外焦急的祝云璟微微摇了摇头,留下了一队人依旧在这陈府门口守着,拉着气急败坏的祝云璟上了车:“先回去。”
  坐进车里后祝云璟忍了许久的眼泪瞬间掉了下来,揪着贺怀翎里的衣袖哑着嗓子道:“元宝怎么办……”
  这是贺怀翎第二次看到他哭,上一回还是在那冷宫里,祝云璟以肚子里的孩子哭求自己救他,这一次却又是为了他们的孩子。
  “你先别急,元宝一定能找回来,他不会有事的。”贺怀翎低声安抚着祝云璟,他心中的焦急和担忧并不比祝云璟少,但祝云璟已经慌了神,他必须得保持镇定。
  祝云璟抬手胡乱抹了一把脸,声音哽咽:“我当真是太没用了,元宝本该是这个世上最尊贵的嫡出皇长孙,我不但给不了他这些,现在连人都给弄丢了,他要是有个万一……”
  “不会的,”贺怀翎打断了祝云璟的话,“别自己吓自己了,把孩子偷走的人必然有所图,暂时应当不会对元宝怎么样,我们快些把人找回来就是了。”
  “可他还只有那么点大,要是渴了饿了害怕了怎么办?”祝云璟越说越揪心,贺怀翎一时无言,轻拍了拍他的手,无声地给他安慰。
  回府之后姜演匆匆来报,说是已带人去扈阳城的杏花街搜过了,陈博养在那里的外室虞香儿不见了踪影,也是昨日半夜消失的。
  闻言贺怀翎的眸色黯了黯,沉声吩咐道:“你现在就去大营里拨五千兵马,一会儿随我再去扈阳城,以搜找混进关内来的夷人细作为由,让全城戒严,挨家挨户去搜,务必要把孩子找出来。”
  虽然不知道为何贺怀翎连儿子都生出来了,这时也不是问这个的时候,姜演担忧地提醒道:“将军,搞这么大阵仗,会不会不太好,那扈阳城毕竟人多眼杂……”
  “无事,你去吧。”
  叮嘱了姜演,贺怀翎又吩咐人去传话给丁洋:“告诉丁副总,让他亲自盯着关口,任何货物进出都务必盘查清楚,所有打关口过的人都要一一盘问,有任何可疑直接扣下。”
  一直木愣愣的祝云璟忽然出声:“我跟你们一起去。”
  贺怀翎心下一叹,劝阻的话到嘴边到底没说出口:“好。”


第49章 鸡飞狗跳
  扈阳城里彻夜灯火不眠,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列队整齐的兵马,挨家挨户搜找夷人细作,有商户仗着与官府关系深厚有所抵抗,直接被贺怀翎叫人押下,扔进了狱中,首当其冲的就是曾家。
  傍晚进城之后贺怀翎与祝云璟便带兵直奔曾家大宅,曾家管家带着护院上百人拦在门口不让他们进,祝云璟冷笑不已,昨日他铺子被烧他一离开家元宝就出了事,谁知道是有预谋还是巧合,曾家与那陈博本就是一丘之貉。
  好巧不巧曾近南带着两个大儿子去了南边提货,只留下曾耀祖这个草包在家中看家,曾耀祖正在饮酒作乐被人叫出来本就不耐烦,看到围了一门口的官兵还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大声嚷嚷着谁敢动他们曾家定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闻讯赶来的知府张柳壬听到曾耀祖喊出的那句“在这扈阳城老子就是王法”差点没厥过去,只恨昨日没有将人拿下狱,意思意思就将之放回了家,结果这才一天就又出来给他惹麻烦了。
  见张柳壬出现,祝云璟冷眼扫向他:“这位曾少爷烧了我的铺子害死了人,竟还如此嚣张,张大人昨日说的秉公处置就是这样处置的吗?”
  张柳壬苦着脸与他和贺怀翎解释:“是下官疏忽了,他昨日说受了教训承诺会赔偿夫人的损失,下官便信了……”
  “罢了,现在不是说昨日之事的时候。”贺怀翎冷淡打断他。
  “将军,真有细作……进了城中来吗?”
  张柳壬问得犹犹豫豫,愁眉不展,他管辖的这边境城池,一直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有细作也不稀奇,只要没闹出大乱子,他惜命为上都懒得管,如今贺怀翎这么大张旗鼓地全城搜人,谁知道混进来的是什么重要人物,真要是出了事,别说升官发财,他怕是小命都要不保。
  那曾耀祖犹在叫嚣:“有细作与我曾家何干!我又不认识什么细作!”
  贺怀翎抬了抬手,立刻有人上去将曾耀祖一干人等拿了下来,那些三脚猫功夫的护院在官兵面前更是不值一提,三两下就被按到了地上,贺怀翎冷声道:“曾耀祖阻拦官兵办差,有窝藏细作之嫌,先将人押下再审。”
  “你们谁敢!”那曾耀祖还要喊,刚开口便被堵住了嘴,拖了下去。
  贺怀翎带兵进了曾宅里头去搜找,张柳壬擦着额头上不断冒出的汗,小心翼翼地问祝云璟:“夫人,您和将军到底在找什么人啊?”
  祝云璟黑沉沉的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曾家大门,冷淡道:“你若是知晓陈博与曾家以及扈阳商会之间的勾勾搭搭,最好从实招来,侯爷或许还能保住你,否则,这些人出了事,你……呵。”
  张柳壬心中一惊,脑子里瞬间涌出无数猜测,更是慌了神。
  祝云璟没再理他,贺怀翎将曾家翻了个底朝天,亦是一无所获,孩子不在这里,这曾家也十足谨慎,家中后院的大片仓库里不该有的东西一样没有,竟是一点把柄都未留下。
  夜色渐深,城中的官兵不断增多,人心惶惶。贺怀翎与祝云璟滴水未进,不知疲惫地挨家搜找着人,却始终未有结果。
  亥时时,张柳壬再次过来见他们,还带了几个商人过来,这几人都是扈阳商会里头的,却是排不上号的小商户,贺怀翎没空接见他们,出面的依旧是祝云璟。
  张柳壬与祝云璟介绍,说这些个人虽也加入了商会,却不得曾近南等人的器重,他们都是老实本分的生意人,并不敢跟着曾近南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买卖,但商会里的事情还是知道一些的。
  这扈阳城的商人能有几个老实本分的,这话里也不知有几分真,祝云璟懒得揭穿他们。不过这些人既然来了,想必是之前贺怀翎将曾耀祖扔下狱的举动吓到了他们,这才准备投诚了,祝云璟不动声色道:“说吧,关于陈博的事情,你们都知道多少。”
  几人七嘴八舌说起了他们知道的事情,这陈博确实与曾家以及商会几个大的商户早就勾搭上了,每次他们几家的货从关口过,无论运什么都能很顺利地过去不会有人查,他们会选择特定的时候送货出关,都是事先就与陈博打好了招呼安排好了的。
  “再有就是那些东西应当都是从南边运来的,具体哪里我们也不清楚,不过他们每回去南边提货,回来的时候都会在离扈阳城不远的那下阳县待个两日,我估摸着那些东西就藏在那里,然后分批运出关去。”
  祝云璟眸色微沉,之前贺怀翎说过这扈阳商会卖给夷人的铁器都是从江南的齐王妻家林家那购买来的,至于林家的铁矿到底在哪里却一直未有查到,若是能将曾家人人赃并获,揪出他们背后的林家便不是难事了。
  只是现在元宝还未找到,他并没有什么心思想这些事情。
  “关于陈博的事情你们还知道什么?除了杏花街那里养着的那个外室,他在这扈阳城里还有别的去处吗?”
  张柳壬犹豫着问祝云璟:“那杏花街里的人,可是出了什么事?”
  祝云璟冷冷瞥向他:“那个女人是你献给陈博的吧?现在她失踪了,你觉得她可能去哪里?”
  张柳壬叫苦不迭,以为祝云璟是说那虞香儿也是细作,赶紧解释道:“我本以为她就是一个普通的歌妓,陈副总喜欢我便送给了她,我是真的不知道她会去了哪里啊……”
  祝云璟闭了闭眼睛,忍耐着怒气:“你不知道?”
  那其中一个商人忽然道:“我记起来了,两个月前有一回我跟张老板喝酒,他是曾会长的儿女亲家,跟着曾家一起做事的,他当时喝醉了提过一句曾会长送了个庄子给陈副总,在……在,就在城北的半山上!”
  扈阳城北面的半山本是一座荒山,扈阳城建起来之后城中商人附庸风雅便在这山上种花种草种树,盖起了一座座的私庄。祝云璟和贺怀翎带着人过来时一辆小小的马车刚从山中一座不起眼的庄子里出来,正欲下山,漫山遍野的火把亮起来后赶车的人立即调转了车头,进了一旁的林子里去。
  他们迅速带人追上去,车子越跑越快,最后竟是停在了悬崖边,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从车上下了来,正是那虞香儿,手里还抱着个睡着了的孩子,就是元宝。
  祝云璟用力握紧了拳头,死死盯着她手中的元宝,那女人满脸冷静,面朝着他们一步一步往后退,直至退到了悬崖最边上。
  祝云璟的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你停住!有什么话好好说!别再往后退了!”
  虞香儿冷笑一声:“还说什么?我还有活路吗?”
  “你不想死自然不会让你死!”祝云璟急道,“你把他还我!我保你和你腹中孩子平安无事!”
  虞香儿低头看了一眼元宝,又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摇了摇头:“我不信你们,你们不会让我生下这个孩子的……”
  贺怀翎小声吩咐身后的姜演:“立刻回去城中,找夫人铺中的掌柜问他要一个叫虞馥儿的女孩,以最快速度将人送来。”
  姜演领命而去,两刻钟便把人送了过来,虞香儿依旧站在崖边,痴痴傻傻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不断重复着没有活路的话,身体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掉下去,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却又不敢贸然接近她以免刺激了她。
  虞馥儿被姜演从马上抱下来,见到虞香儿眼泪立时就流了下来,哭喊着“阿姐”扑了上去,跪倒在她面前,哭求道:“阿姐,你把那孩子还给他们吧!我求求你了!是他们救了我他们给我赎了身,还让我跟着那些绣娘学手艺,没有他们我就没有今天,我求求你了!看在我的份上别伤害那个孩子!”

推荐文章

叛儿嬉春

逆水横刀

奉旨拆婚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和亲公子

林公子药罐子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热夏

丹霄万里

焚心[ABO]

你个骗子

温香艳玉

浮生梦

天骄

沉溺

上一篇:叛儿嬉春

下一篇:昔年万里封侯路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要看格局格局大的我推荐你去看将进酒
真的好看,甜甜的恋爱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我记得太太说过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受也是个太子,太子下嫁也算是皇恩了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