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皇恩浩荡(31)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18-12-29 20:19:46 标签:生子 宫廷

  祝云璟、贺怀翎:“……”
  窗户纸后面隐约可见房中交缠在一块的朦胧身影,那些声音在这静悄悄的夜里似是被放大了无数倍,祝云璟十分的不适,揉了揉自己的耳朵,狠狠瞪了贺怀翎一眼。
  贺怀翎轻拍了拍他的手背安抚他,将窗户纸拨开一些,把迷药送了进去。
  最后他们找到了男主人的书房,大大咧咧地取走了桌案上摆着的请帖,又原路翻墙出去,回了客栈去。
  祝云璟笑倒在榻上,轻轻踹了一脚过来拉他的贺怀翎:“你是故意的吧?”
  “真没有,我也没想到会那么不凑巧。”
  祝云璟“啧”了一声,翻着手里的请帖:“就这一张帖子,明日你一个人去吗?”
  贺怀翎点头:“只能这样了,你若是无聊,就再去四处逛逛吧,我找两个人陪着你一起。”
  祝云璟没有应,他仔细地看着请帖上的内容,犹豫道:“这上头不是说可以偕家眷一起去吗?”
  “你也想去?”
  “若是有机会找到线索,抓到齐王的把柄,去一趟很合算啊。”祝云璟道。
  贺怀翎轻咳了一声,提醒他:“我去就是了,你若是扮作家眷,不太合适。”
  “为何?”祝云璟问完便自个明白过来,扮作家眷,那可不就得扮女人了!
  他的脸上一阵红白交加,好不精彩,贺怀翎忍着笑道:“所以我说你不合适了。”
  祝云璟没好气道:“你懂什么,很多事情男人的嘴巴未必撬得开,反倒是那些女人坐一块闲扯谈的时候,能套出些有用的消息来。”
  “所以?”
  祝云璟的视线落在贺怀翎的脸上,眼中逐渐泛起了笑:“所以我扮作那男主人,你做家眷,如何?”
  贺怀翎:“……”
  “你长得与贺贵妃倒也有几分相似,扮作女人亦无不可,何必浪费了这张倾国倾城的脸。”
  贺怀翎无奈道:“殿下,相貌可以易容,但这个子……”更何况,要论倾国倾城,有祝云璟在怎么也轮不到他。
  祝云璟看看贺怀翎再看看自己:“我也不矮啊,扮女人多奇怪。”
  “你大概没看清,那位女主人是个夷人,夷人女人个子高一些并不稀奇。”
  但若是像他这般高大,就过于与众不同了。
  “……你绝对是故意的。”
  入睡之前,祝云璟依旧对这事耿耿于怀,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贺怀翎轻拍了拍他的腰:“别闹了,都什么时辰了。”
  祝云璟坐起身,一个翻身跨坐到了贺怀翎身上去,双手扯住了他的衣襟:“你老实说,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打的是这个主意?”
  “真没有……”贺怀翎的目光下移,见祝云璟的里衣领口大敞着,垂落下来的长发搭在胸前,不禁有些心猿意马,抬手勾起他的一缕发丝,喉结滚了滚,“雀儿。”
  臀部似是被什么东西顶住了,祝云璟面上一僵,意识到那是什么时一张脸立时红得能滴出血来,身体也跟着僵住了,完全忘了要从贺怀翎身上下来,直到贺怀翎双手都搭上了他的腰间。
  隔着一层衣料,祝云璟完全能感受到他手心的炙热,像是连自己的皮肤都要烫化了一般,他无意识地呻吟了一声,一漏出口,自己先愣了住,脸红得愈加厉害。
  贺怀翎将人拉近自己,唇贴到了他的耳边:“殿下,方才……你都看到了什么?”
  祝云璟轻哼:“谁要看啊,隔着窗户纸也看不清楚。”
  贺怀翎低笑,温热的吐息直往祝云璟的耳朵里钻:“是吗?”
  祝云璟嗔道:“你又看到了什么?有那么好看吗?登徒子。”
  “我也没看清楚,倒是想起了一些事情。”
  “什么?”
  “那日在凤凰山殿下你的私庄里……”
  “闭嘴!”祝云璟低呵一声,打断了他,像是掩耳盗铃,又似自欺欺人,“别说,别说。”
  贺怀翎的手在他的腰上轻拍了拍:“你在害怕什么?”
  短暂的停顿后,祝云璟憋出一句:“有辱斯文。”
  “做都做过了,还在意这个?”
  “……那是你强迫我的。”
  “殿下,这我们得好好说道说道了,当时明明是你先贴上来缠着我不放的。”
  “闭嘴……我不记得了,你胡说。”
  祝云璟的声音更低,摆明了耍赖却又没什么底气,贺怀翎颇有些啼笑皆非:“算了,就算是我强迫你的吧,我跟你道歉,都是我的错。”
  “你知道错就行。”祝云璟立马顺杆上,总算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从贺怀翎身上爬了下去,背过身去缩进了被子里。
  贺怀翎躺下,将祝云璟揽进怀里,下身轻轻撞了撞他:“雀儿,这个要怎么办?”
  “你自己解决。”被子里的祝云璟瓮声道。
  “我帮你解决?”贺怀翎故意曲解他的话,一只手已经探了过去。
  祝云璟仿佛被踩着尾巴的猫,浑身都要炸毛了:“别……”
  “试试吧,你别动,就让我来伺候殿下好了。”
  带着薄茧的手钻进去握住了那要命的东西,祝云璟闷哼了一声,便不会动了。
  压抑的低喘混着不明显的呻吟不时从被子下传出,祝云璟的整个脑袋都缩了下去,身子却被贺怀翎牢牢禁锢在怀中。贺怀翎怕他憋坏了,想要帮他将被子拉下去一些,祝云璟却不肯,死攥着被角不放,贺怀翎无奈一笑,只得作罢,加快了手中的动作,卖力地取悦他。
  过于强烈的刺激下,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仿佛沉溺其中,身后的贺怀翎是什么时候贴上来黏着自己蹭动的祝云璟已经记不得了,到后面他已全然神智恍惚,脑中像有烟花不断炸开,身体如漂浮在云雾中,不知昨日今朝。
  极致之后是冗长的沉默,房中只余偶尔响起的些微喘气声,过了许久贺怀翎才赤着脚下了床去,端了热水进来,仔细地帮祝云璟擦拭泥泞不堪的下身,祝云璟一声未吭,也没有转过身,由着他摆弄。
  收拾干净后贺怀翎重新躺回床上,揽住祝云璟,一个亲吻落在他光裸的肩上:“睡吧。”


第40章 天姿国色
  天未亮,祝云璟便迷瞪着眼睛坐到了镜子前,开始梳妆打扮。一个丫鬟给他梳头,一个丫鬟给他上妆,动作很麻利,都是贺怀翎的手下找来的人。
  贺怀翎在他身后弯下腰,看着镜子里祝云璟有些茫然的眼神,轻轻笑了笑:“雀儿,你若真的不愿意,便算了吧。”
  祝云璟没有理他,回过神仔细打量起镜中自己已经上了胭脂的脸,啧啧一叹:“我自己看着都要心动了。”
  “好看。”贺怀翎中肯道。
  祝云璟本就生得好,眉目精致、面似冠玉,丫鬟并未给他上浓妆,只略施薄粉,将他的五官勾勒得愈加艳丽饱满,英气的眉毛稍加修饰,额间贴上艳红的花钿,上挑的凤眸更显妩媚,活脱脱就是个艳若桃李的俏娘子。
  他的长发被编成了夷人女人最常编的满头细辫子,缀以小巧的金玉珍珠,长长的夹耳坠衬得他裸露在外的一节脖颈愈加纤细修长,再换上夷人女人穿的一身红色掐金丝十分艳丽的裙衫,别说是贺怀翎,连那两个丫鬟都看直了眼。
  祝云璟不自在地转了转眼珠子:“这样能行吗?”
  贺怀翎低笑:“很好。”
  临到出门时祝云璟还是觉得哪哪都不对,女人穿的精致绣鞋穿上脚,差点连怎么走路都忘了,浑身都别扭,他扯着裙子瞪贺怀翎:“都是你出的馊主意。”
  贺怀翎很无奈:“我早说了我一个人去了。”
  “……走吧。”
  辰时刚过,曾家宅门大开,客似云来,待客的圆桌几乎要摆到大门口,无数丫鬟小厮穿梭期间,忙碌不停。扈阳商会的会长曾近南领着几个半大的儿子,正喜气洋洋地站在门边亲自迎客。
  贺怀翎扶着祝云璟从车上下来,他易了容,贴上了大胡子,与那位被他们迷晕了的商人相貌一般无二,祝云璟挽着他,红纱遮了面,只露出一双水波荡漾的漂亮眼睛,却是叫路过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上一眼。
  贺怀翎偕着祝云璟去与那曾近南寒暄,并送上寿礼,曾近南笑呵呵道:“李老爷客气了,快里面请吧。”
  贺怀翎假扮的这姓李的茶商初到扈阳城,没什么根基,商会也是好不容易才托关系加入的,曾近南对他们算不上热络,却也客气,倒是他旁边那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却是一个个的看祝云璟看得丢了魂,眼神热切得几乎要将之吞了,丝毫不懂得掩饰。
  祝云璟垂眸,若是换做从前,他定要挖了这几个臭小子的眼珠子。贺怀翎不着痕迹地用身体挡住那些人的视线,揽着祝云璟进了里头去,祝云璟抬手,在他腰间狠狠拧了一下。
  刚走进门,便有丫鬟过来将祝云璟领去后院的女宾席,贺怀翎轻拍了拍他的手:“小心一些。”
  祝云璟嗤他:“吃你的酒去。”
  与贺怀翎分别后,祝云璟随着领路的小丫鬟走去后院,一路留心地四处打量着,这曾家不愧是扈阳城首富之家,家宅建得十分的气派,雕梁画栋、金碧辉煌,看着到处都是逾制的地方,但在这边境地带也无人会管,难怪他们会选择在这里扎根。
  后院里也开了酒席,这里聚满了穿金戴银、珠光宝气的女人,祝云璟随意扫了一眼,这些人个个看上去都十分的富贵,但若要论气度论仪态,与京中那些世家贵妇却是差得远了,商户到底只是商户。
  祝云璟出现时便已有不少打探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无它,只因他的姿容太过绝色,女人之间在外貌上永远都存着攀比的心思,更别说他扮的还是个大多数人心中都鄙夷的夷人女人。
  祝云璟倒是不怕别人瞧,他大大方方地落座,别人看他他便也淡定回视回去,最后先移开视线的那个肯定不会是他。
  他越是这样便越叫人不痛快,有人故意说起谁家老爷纳了个北夷来的男妾,生得比他们部落的女人还美,还会跳肚皮舞,暧昧哄笑中带着毫不掩饰的鄙夷,便又有人故意把话题往祝云璟身上引,问他:“听说夷人都会跳那肚皮舞,是真的吗?李嫂子可也会跳?”
  祝云璟还稍稍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这句“李嫂子”是在喊他,他:“……”
  不过这说话的人可没怀什么好意,七八双等着看好戏的眼睛落在他身上,谁不知道在大衍肚皮舞这种艳 舞那是青楼妓馆的人才会跳的,祝云璟心中好笑,一脸无辜地望着她们,却不说话。
  原来这李老板正儿八经娶回家的夷人却是个哑巴,生得再美又如何,还不是不能说话!这么一来旁的人更瞧不上祝云璟了,连奚落几句都没了兴致,纷纷将注意力从他身上移开,不再搭理了他。
  祝云璟乐得自在,坐在一旁安静地剥着花生喝着茶,不动声色地分出心思听人交谈唠嗑。
  女人的话题不是家长里短便是新的衣服款式、新的首饰花样,祝云璟越听越无聊,就见那位方才还刻意挤兑他的女人抬起手,一面给旁的人看自己手腕上戴着的碗口那么粗的镶了宝石的金镯子,一面装着不以为然地笑着说道:“我家老爷前几日从关外回来时给我带的,戴着别提多累人了,他还一定要我戴,说好看,他懂什么叫好看啊。”话说完,引得一片艳羡的赞叹。

推荐文章

叛儿嬉春

逆水横刀

奉旨拆婚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和亲公子

林公子药罐子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热夏

丹霄万里

焚心[ABO]

你个骗子

温香艳玉

浮生梦

天骄

沉溺

上一篇:叛儿嬉春

下一篇:昔年万里封侯路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要看格局格局大的我推荐你去看将进酒
真的好看,甜甜的恋爱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我记得太太说过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受也是个太子,太子下嫁也算是皇恩了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