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皇恩浩荡(22)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18-12-29 20:19:46 标签:生子 宫廷

  “能怎么办,”祝云璟打了个哈欠,“生下来再随便给找个生母糊弄过去,反正也不会缺了他一口饭吃。”
  贺怀翎无言以对,或许祝云璟没有说送走甚至掐死,就已经是大发慈悲了。
  祝云璟又道:“可惜他命不好,还没出生就跟着我一起成了阶下囚,也不知道是他克我,还是我克他。”
  原本即使做个东宫庶子前途亦是一片光明,如今连祝云璟都不愿意去想以后,更别提肚子里的这个东西。
  沉默片刻,贺怀翎沉声说道:“他会是定远侯府的世子。”
  方才大夫已经私下与贺怀翎说了,祝云璟肚子里这个孩子,十有八 九是个男孩,不过对贺怀翎来说,男孩女孩都没太大差,他的存在就已经足够让贺怀翎欣喜了。
  祝云璟倏然睁开了眼睛,怀疑地望向贺怀翎:“侯府世子?我没听错吧?非嫡出不能立世子,侯爷你打算怎么与人解释他的出身?”
  贺怀翎抬手撩开祝云璟鬓边垂下来的一缕发丝:“他会是我唯一的孩子,是侯夫人所出。”
  “你哪里来的侯夫人?”
  贺怀翎深深看着他:“他的生母便是。”
  祝云璟一愣,别开了视线:“不知所谓。”
  贺怀翎轻叹了一声,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沐浴更衣完毕,祝云璟浑身都放松了下来。贺怀翎让他坐下,给他擦拭湿漉漉的头发。祝云璟只着了里衣,领口大开着,贺怀翎站在他身后,微一低头便能看到他露出的一段脖颈和锁骨,祝云璟无知无觉,舒服地眯起了眼睛,任由贺怀翎将他的长发笼到脑后,细致地帮他擦拭干净。
  “侯爷很少干这伺候人的活吧,倒是难为你了。”
  明明是道谢的话,从祝云璟嘴里说出来听着却像是讥讽,贺怀翎淡道:“无碍。”
  祝云璟仰起头看向他,见贺怀翎神情专注,从这个角度看也很有些新鲜,他的眼珠子转了几转,忽然道:“你帮许士显也做过这种事情?”
  贺怀翎:“……殿下,我与他只是至交好友,仅此而已。”
  祝云璟嘴角微撇,至交好友,那就是还没发展到那一步而已,不然这侯府夫人早就有了。
  贺怀翎抬手按了按他的肩膀:“坐好,别乱动。”
  擦干了头发,贺怀翎吩咐人传膳,就摆在外间,菜色都很清淡,祝云璟看着实在没什么胃口:“我要喝酒。”
  “不行。”贺怀翎一口回绝,早知道祝云璟有了身子,他压根不会往东宫送酒。
  祝云璟冷道:“你之前说会敬着我,这就是你所谓的敬?”
  “殿下,你不要任性,就算不顾着你肚子里的那个,好歹也顾着你自个。”贺怀翎不为所动,说不让喝酒就是不让喝,吩咐人送来了青梅汁,“喝这个吧,一样是开胃的,只没有酒味而已。”
  祝云璟瞪视他片刻,低下了头,沉默地用起了膳食。
  贺怀翎给他夹菜,亦不再多言。
  许久之后,祝云璟忽然抬眸:“你想要我做你的侯夫人?”
  贺怀翎看着他:“你若是需要一个新身份,这是最方便的。”
  “可以,但是我有条件,你帮我杀了祝云珣,一切都好说。”
  贺怀翎:“……”
  “怎么?不舍得?也是,他毕竟是你表弟。”
  贺怀翎微微摇头:“我不能答应你。”
  祝云璟哂道:“许士显出了事,你费尽心思帮他翻案,我被祝云珣陷害至此,你怎么不帮帮我?如此厚此薄彼可不好。”
  “我会继续帮你查巫蛊案和冷宫里发生的事情,但背地里杀人,不行。”
  “要是查不出来呢?祝云珣敢做会轻易留下把柄吗?要是什么都查不出来呢?我就只能自认倒霉吗?”
  贺怀翎沉下目光:“徐徐图之,留待将来。”
  “徐徐图之?”祝云璟冷笑,“我哪里还有将来?我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你还有五殿下,陛下下旨赐死你那天他为了替你求情磕破了头,血流了满面,你下葬时也只有他执意去送了你最后一程。”
  祝云璟愣住,片刻后轻闭了闭眼睛:“罢了。”
  他也不过是说气话而已,刺杀皇子,尤其是很大可能成为太子的皇子,哪有那么容易,祝云珣若是真出了事,贺怀翎一旦败露他自己也跑不掉,说不定还会牵连到祝云瑄,哪怕是为了祝云瑄,他也不能冒这个险。
  用完膳天色已晚, 祝云璟又开始哈欠连天,身子愈重之后他愈是嗜睡,如今一下从战战兢兢中解脱出来,也没了别的盼头,更是提不起劲来。
  贺怀翎叫人进来给他点香,不是祝云璟惯用的龙涎香,而是一种极淡的有着青草香味的熏香,和贺怀翎身上常年沾染着的味道一样。
  祝云璟皱眉:“我用不惯这个。”
  “用不惯也得用,龙涎香那是贡品,我这里没有,而且大夫说你也不能再用那个,这种香料也能安神,对你和胎儿都有益,适应了就好了。”
  听到“胎儿”两个字,祝云璟头都大了,狠狠瞪了贺怀翎一眼,贺怀翎不以为意,低声提醒他:“你好好休息吧,我要回府了,过几日再来看你,你自己小心一些,若是觉得闷,可以去园子里走走,这庄子上的人都信得过,只要不走出去就没事。”
  祝云璟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贺怀翎不再多言,亦不再烦着他,出了门去。
  离开庄子上之前,贺怀翎将管事叫来,细细叮嘱了一番,最后道:“好生照顾他,有任何事都立刻派人来告知我。”
  “诺。”
  回头看了一眼还点着灯的院子,贺怀翎轻叹一声,踏进了夜色里。


第29章 兄弟相见
  清早,贺怀翎刚起身,管家便进来禀报,说是侧门那边有个小公子求见:“他说不进来就在侧门那等您,这是他递过来的东西,说您看到了必会去见他。”
  贺怀翎看着管家递到手里来的玉佩,瞳孔微缩,这便是那差点要了祝云璟性命的东西。
  一刻钟后,贺怀翎走出侧门,看到了停在门边的一辆不起眼的马车,车辕上只有一个小太监模样的人,他走上前去,恭敬地问候:“五殿下。”
  祝云瑄的声音从里边传来:“带我去见我哥。”
  贺怀翎似有犹豫,祝云瑄又道:“我知道他还活着,是你救了他,我要见他。”
  趁着天色尚早,马车低调地出了城,去往了贺怀翎在城郊的私庄。
  他们到的时候祝云璟正趴在池塘边的凉亭里发呆,有一搭没一搭地往水里扔着鱼食,脸上没有多少精神气,满眼黯然和麻木。
  一旁立着的小厮见到他们赶紧与贺怀翎问安,听到声音,祝云璟才微微偏了偏头,朝着他们望了过来,与祝云瑄的目光对上,他有一瞬间的错愕,祝云瑄则当下就红了眼眶。
  贺怀翎示意小厮退下,他自己也离开去了前院,把空间单独留给他们兄弟。
  祝云璟微微皱眉:“你怎么来了?”
  祝云瑄抹了一把夺眶而出的眼泪:“下葬的那个人根本不是你,别的人认不出我不会认不出来,你最后见的人是定远侯,定是他帮了你,我才去找了他。”
  祝云璟叹气:“你心里知道就行了,又何必一定要来,被人看到了就麻烦了。”
  “我已经很小心了,”祝云瑄走上前,跪蹲在祝云璟面前,握住了他的手,哽咽道,“哥,你以后要怎么办啊?”
  祝云璟微微摇头:“没事的,我现在不好好的吗?这里挺好的,也不用再担心会被人算计会掉脑袋,日子过得比以前还自在些。”
  “可你能在这里待多久啊?定远侯他又能帮你多久?他和祝云珣的关系……”
  “他不会的,至少现在不会,”祝云璟抓着祝云瑄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你看,我这里有他的世子呢,他不会拿我怎样的。”
  祝云瑄倏然瞪大了眼睛,搭在祝云璟腹部的手微微颤抖,不可置信地望着祝云璟,眼泪流得更凶了,猛地站起了身:“我要去杀了他!”
  “你别!”祝云璟费力地拖住祝云瑄,头疼不已,“别这么冲动,这事也不能全怪他,反正现在已经这样了,我也是靠这个才保住了命,以后再说吧,走一步算一步。”
  祝云瑄又气又恼:“你怎么能这样!就算再落魄你也是皇子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祝云璟苦笑:“我是被陛下亲口赐死的废人,能保住一条命哪里还计较得了那么多,阿瑄,你以后就知道了,逼不得已的时候不想低头也得低头的。”
  祝云瑄愣住,低下了脑袋:“我就是心疼你……定远侯他真的能对你好吗?”
  “若是他忌惮着你,或许会吧,以后你一个人一定要小心,祝云珣他不是个东西,惯用下作阴私的手段,你要多加提防着他。”
  “我知道,”祝云瑄哽咽着点头,“我会的。”
  “还有……小心齐王。”
  “齐王?”
  “嗯,他与贺贵妃有染,与祝云珣未必没有勾结,祝云珣一个去年才入朝堂的皇子哪里来的那么大能耐,很多事情都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办到的。”
  祝云瑄心中惴惴不安,祝云璟又道:“我教不了你太多,我自己也是一败涂地,你别学我,我就是太信任谢家太信任自己身边的人才会落得今日的地步,以后要怎么办你要自己想办法,我帮不了你。”
  祝云瑄心里哽得更厉害了些:“哥,你别再说了……你以前帮我够多了,以后换我帮你。”
  祝云璟微微一笑,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好。”
  中午祝云瑄留在了庄子上陪祝云璟一块用膳,对贺怀翎的态度与来之前却是截然不同,见了人便怒目而视。贺怀翎看他小心翼翼地扶着祝云璟,知晓祝云璟已经把有孕一事说与了他听,自知理亏便只能受着。
  祝云璟的胃口还是不大好,贺怀翎已经让人换着花样一日三餐的给他补着,他能吃下去的却并不多,整个人无精打采的,倒是几日不见肚子似又大了一些。
  贺怀翎给祝云璟夹菜,大大方方地照顾着人,并不在意还有一个祝云瑄在,祝云璟默不作声地吃着,也不再拒绝贺怀翎的示好。而祝云瑄的目光在他们之间来回转,将俩人的互动看在眼里,若有所思。
  用过午膳祝云璟便催促着祝云瑄回宫:“以后别来了,为了你自己好也为了我好,有事传个口信过来就行。”
  祝云瑄又红了眼睛,要哭不哭地看着祝云璟,祝云璟叹气道:“别哭了,回头被人看出来就麻烦了,你不是小孩子了,在外人面前别总是掉眼泪。”
  祝云瑄抹掉眼泪,将那玉佩塞给祝云璟:“我帮你要回来了,你收好吧。”
  祝云璟心情复杂地将东西收下:“好。”
  祝云璟行动不便,贺怀翎替他送祝云瑄出门,离了祝云璟,祝云瑄的神色立时变得严肃起来,脸上也再没了凄哀之色,上车之前,他冷冷看着贺怀翎,问道:“侯爷有何打算?”
  贺怀翎不动声色回道:“不知殿下是何意?”
  “我哥,和他肚子里的孩子,侯爷不会打算把他们关庄子上一辈子吧?”
  贺怀翎镇定道:“他会是定远侯府的另一个主人,他肚子里的会是以后的侯府世子……若是有可能,有朝一日,我也希望殿下能给我一个许诺。”

推荐文章

叛儿嬉春

逆水横刀

奉旨拆婚

迎‘男’而上·江湖有喜

和亲公子

林公子药罐子

儿子你还要吗?

一觉醒来怀了崽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热夏

丹霄万里

焚心[ABO]

你个骗子

温香艳玉

浮生梦

天骄

沉溺

上一篇:叛儿嬉春

下一篇:昔年万里封侯路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要看格局格局大的我推荐你去看将进酒
真的好看,甜甜的恋爱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
我记得太太说过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受也是个太子,太子下嫁也算是皇恩了
我一直以为,太子最后还是会当上皇帝的,毕竟名字叫皇恩浩荡。。。结果啥也没,就俩人谈了恋爱,额。。。对不起,文还不错,就是格局小了点。不是我的菜,看的有点憋屈,文荒可阅。